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舊區孕育創作非天方夜譚 屬於深水埗跟你的四闋歌

2019/7/12 — 16:37

【文:瀧澤勳】

聽說嘉頓山下,曾經有個深水的海灣,但在這百年間,大海頓成平地,碼頭沒有了,船隻早也見異思遷了,但那裏卻奇妙依然,繁盛依然。僅僅數街之隔,遊人可聽鴨寮汝州的喧囂,又能嗅到基隆大南的咖啡香;大量雜價商店既成港人典型印象,但近年不少藝文共創雲集於此,則為它換上新裝,吸引更多港人重踏此地,在窄巷長街中漫溯,在古廈內外留下足印。繼年初城西一別,MaD (Make a Difference / 創不同協作) 驅動的人人影樂社又在深水埗落地生根,再度為藝術創作和社區互動牽起紅線,編織出另一段聲影猶存的婚姻。筆者見證來自五湖四海的素人參加者的創作歷程,由敞開心扉親身遊歷,轉而接受藝術家的引導和啟發,最後分別創作出四闋歌曲,筆者不難洞悉到這些歌曲,不啻紀錄街坊與參加者之間的對話,亦好讓他日舊地重遊時,我們能有歌作伴,教每步都踏着鮮暖的回憶,雙手牽着恆久的連繫。

廣告

阡陌間的不徐不疾 帶我重新認識這裏

傾聽着分享會上第一首作品《窮富翁遊記》時,筆者就被濃厚的 Bossa Nova 色彩吸引着,身驅隨節拍輕曳,擺脫肩上披着的煩憂,置身於兩位「窮富翁」Warren 和 Willis 所描繪的深水埗。大南街一帶,街巷井然,極像農地上的阡陌,左右穿梭,大可樂個半天。所以與其走馬看花,歌者選擇領着你我,不徐不疾的,細味每一幢樓宇、每一個門牌的獨特氣息。旋律兀自推進,偶爾音符錯落,律動稍見起伏,就如踏步有快有慢,令輕鬆自如的氛圍更添隨性,也讓中英混雜跟口語入詞變得順理成章。當歌詞中接二連三地出現深水埗地標,《窮富翁遊記》就不斷提醒聽眾,這裏永遠都如此色彩斑爛。

廣告

如果《窮富翁遊記》是一幅畫,背景大概就是一片暮色,蘸染着一種慢活又朦朧的生趣,在狹縫中自得其樂的生趣。常言道深水埗人煙極稠密,生活環境惡劣,但街坊又碰撞出自己獨有的生活方式,忙碌而閑適,難熬而自在,宛如那些茁壯於石縫的花,象徵一種自若的堅毅。《窮富翁遊記》透過行板紀錄街坊的生活節奏,跟你訴說,縱然生活有幸與不幸,但在我們為不幸之處駐足留戀的同時,也要學會向可愛之處邁步過去。然後你會發現,當自己身處記憶和感受之間,穹蒼已漸華燈初上。

夜了與你促膝長談 傾聽你的娓娓自白

入夜的街道,緣份和相遇總來得更妙,迎面也總碰上幾個特別的人,正如窮富翁也可遇上天涯孤客。《天涯孤客》承接《窮富翁遊記》的氛圍,以雷鬼 (Reggae) 曲風深化跳脫步調,起首歌者 Sunny 與鋼琴手 Arthur 一答一和,恰似音樂劇中的點題歌曲,諧趣鮮明。和弦悲涼凋零,用以刻劃主人公的可憐身世最好不過,但旋律卻沒有按照此理發展下去,反而另闢蹊徑,Winki 及 Minna 來個風趣的轉折,將命運化為幽默的呼喊。那個斷腸人,在孤獨的天涯盡處,由衷吐露自己身世種種,過千篇一律的活,憂沒有盡時的苦。雖則內容沉重頹唐,卻語氣從容,份外豁達,乍聽對比如斯,筆者不禁一問,那是怎樣的一種生活哲學?筆者只知,那是糖衣,讓那些不為外人道的苦生活略變可口,教你我趁機知一斑,窺全豹。

外間看天涯孤客生活可悲,誰知孤客卻又甘之如飴,苦中作樂?同樣,每位參加者既有各自認識深水埗的切入點,即使是同一個腳本,也有每人的演繹方式,那就是化學作用之所在,亦是人人影樂社給參加者的最大啟蒙。聽着《天涯孤客》,筆者油然想起兩個多月前參加者在社區伙伴「街坊帶路」的引領下,在長街拾起對深水埗的印象剪影,於歸途上沉澱觸動的回憶碎片,但更重要的,就是敞開心,聆聽其他夥伴的體會。只有吸收眾人的心聲,腦際兀自興建的社區,才變得立體實在。這種概念,貫穿整個企劃,由音樂漸見雛型,來到四首歌曲羽翼漸豐的時刻,依然永存。

清脆結他的民歌前奏,在舉行作品分享會的合舍響起,把筆者飄開的思緒牽回當刻的時空。且說欲意打開心窗說亮話的,又豈只天涯孤客一人?筆者當然也要數到《深宵》的主人公。

「深水埗看似灰暗,但也許越黑暗的地方,就越需要有光。」那是年輕創業者走入老區大展拳腳的初衷,也就是讓《深宵》創作班底覓得靈感的一家咖啡室店東的寫照。Stanley、Alex 和Kwun Ho 利用這位守業者的心路歷程,以第一身角度入詞,與你我秉燭夜談,道出人情世故,以及小店的生存之路。而在這個百花齊放的藝文社區中,每塊櫥窗裏面,都彷彿上演着這樣的共鳴戲碼。所以創作班底以咖啡室的場景,拓印出和弦基調,及後三人就手執各自的樂器,探索長夜裏每一串仍亮着的燈火,每一個仍燦爛着的靈魂。

二胡、結他和鋼琴交織出一段雲淡風輕的自白,長夜裏隨風盪開。中西合璧的配器,沒有半點違和,反與深水埗的新舊風貌不謀而合。筆者近月屢次走訪昔日有大量皮革店舖聚集的大南街就發現,是的,皮革店少了,但依然可見騎樓之下的老字號,附近亦有歷經數十年不衰的麵家、辦館、小食店。每個門牌外,只傳來獨有的氣味,氣味封印記憶,記憶由是如昔不變。可是新式咖啡室跟共創空間,卻恰恰坐落在舊店之間,混和着啡香皂香。如果二胡代表老字號,鋼琴和結他象徵藝文思潮,也許大南街的左鄰右里,亦如《深宵》一樣,建立出獨特一套相處模式吧。

如果印象只有黑白 這歌就是色彩斑爛

在《深宵》促膝長談,長夜委實如梭逝去,迎來的《隨深・畫》就是晨曦。上文談起新舊合一,不得不說這首歌承載着些重量,也有很大力量。歌曲靈感來自街上一道道被繪上鮮明標誌的大閘,統統在街坊心中烙下記認,此曲非但紀錄社區的變遷,更進一步回應深水埗的店舖生態。筆者認為深水埗街頭是一個偌大的共創空間,不論櫥窗內掛着怎樣的葫蘆,每個人都可以跨過門檻,進店隨心交流,所以不論新舊及形式,東主之間共享資源,共享時光,也許,還共享快樂。正如《隨深・畫》Pong 及 Elaine 兩把聲音飾演兩個世代,可以想像合唱部分就是一段直截了當的呼告:世代之間不一定是鴻溝,卻可是密不可分的同行夥伴。即使經歷社區更迭遞嬗,但那結局卻永不只是這樣,故事依舊待續。只要以不同感官和角度體驗,個人印象才被顛覆,築起嶄新的構想,那種構想足以望達永遠。

初晨放眼深水碼頭,你不再嗅得輪船的白霧,卻呼吸着城市的人煙,豐富多樣的,百味紛陳的,無形而常變。願你知,故事沒有曲終人散的一天,當下我們還有很多足印要留,亦有很多張臉要記,就似四首歌曲即使輪廓漸清,社區每天還是會向遊人發問不一樣的謎,靜待你我如歌的思考過程。那就似一道圓周率的數學題,不存在破解的終極定律,卻需要你每天將固有認知疊加、歸零、取捨的耐性。對的,社區生長不斷,歌曲生命不盡,所以此刻擱筆,筆者已知你我很快再見。

(待續)

人人影樂社・眾說深水埗

日期:2019年7月27日(六)

時間:下午4時至晚上6時 

地點: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黑盒劇場

地址:九龍石硤尾白田街30號

活動:音樂演出|短片放映|開放舞台

費用:免費(須預先登記,座位有限,先到先得)

▶詳情: http://www.mad.asia/programmes/socially-engaged-art/604

▶立即登記:https://www.art-mate.net/buy_ticket/5434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