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舊建築群裡的香港設計(一):大館的有容乃大

2019/5/17 — 20:40

「這是全人手製作的Vintage,中國衫好神奇,不用拉鍊不用任何配件,一塊布就可以做出不同衣服。」本地品牌Loom Loop(碌祿) 創辦人之一Polly Ho說。我們眼前是一幅掛在牆上的黑膠綢斜襟立領唐裝,平面剪裁貼在黑色底框上,如像一幅畫,也惟有東方有這種隱沒己身的平面剪裁,卻又同時有容乃大,任何身形也可安穩地包裏在內。這牆上衣有時間痕跡,不只因為款式有時代印記,亦見諸黑膠綢上的刮痕、邊緣的磨蝕,叫人想知道它經歷過怎樣的故事,穿衣的人又到哪兒去了⋯⋯

身處Loom Loop大館的分店,在何處看見這衣物,也不及在這兒遇上更應景——把時間回撥半小時,沿長天橋向上步向大館,在荷李活道與奧卑利街交界閘口進入,經檢閱廣場,右邊是建於1864年的營房大樓,見出維多利亞時期特色 ,左邊是落成剛好一百年的警察總部大樓,屬愛德華時期建築風格 ,走在其中,如像把過往的時間都壓縮一起,然後循營房大樓而上,在一樓其中一室內遇上這麼一件同樣壓縮了時間的服裝。

Loom Loop:新舊交融的故事底蘊

廣告

Polly說,黑膠綢本身就是時間的產物。「做紗綢太繁複,需要十一個月,是細水長流的事,當時被這種物料觸動就是因為當中有記憶。試過有個婆婆看見我用綢仔布做新式長衫,跟我說想試試,因為加了新設計元素,如像有了新生命,但又可以讓她回到舊時歲月。」

大館也給Polly同樣舊時歲月的感覺,讓她想到自己和這城市的關係,「我喜歡舊建築物,尤其是加了新元素去保留舊日特色的,我的品牌也是這樣,無論黑膠綢還是中式元素,我都想用設計將它們延續下去,裡邊有關於我自己的文化與記憶。」黑膠綢舊衣下是她設計的新系列,當中一樣有過往。「比如我近來就發現嫲嫲教我做的傳統鈕結,原來我媽媽不懂得做,若我也不將這些記憶保留下去,就沒有人記得的了。」

廣告

這全新系列的Lookbook就正正在大館裡拍攝,拍攝時Polly因此多留意了監獄長樓那弧形入口裡的牆,那處以前是小教堂,每周讓囚犯進行宗教活動,由是她對這地方裡壓縮的時間與記憶,那些人們複雜的情感念念難忘。她又說起有時在店裡留得久了,會畫下身處建築物的各種細節,由門窗、石柱到對面的瓦頂,或許這各式形態不久就會出現在她的設計中,又或許各種壓縮在建築物裡的秘密漸漸會成為她創作的底蘊。

Harrison Wong:將舊日廓形化為時尚item

當Polly思考怎樣將大館的細節融進設計中時,她樓上的Harrison Wong已將大館光影化為充滿現代感的T恤。「那是為大館一周年而設計的紀念T恤,我捨繁取簡,只留建築物的silhouette,而且採取black on black的方法,在T恤上以刺繡呈現廓形。」

不驚訝Harrison這樣處理,一直走簡約路線,以黑白灰為主色,近年才多添了一些彩色。但他的簡約非只留外形,而是仍保其韻,只是原本建築群不同時代的建築特色被取代為刺繡工藝,black on black又是另一重心思了。

未遷入大館時,Harrison已常在工程中的大館外經過,後來終於可以一窺全相,他有時空交錯之感。「進來後望向四周,外間全是高樓大廈,這兒卻保留了另外一段歷史。香港特色最老土的說法當然是中西合壁,另一角度來看是這兒什麼元素都吸納,香港人的品味好國際化,我的品牌就是創作給香港人穿。」

正是因為什麼都吸納,Harrison簡約的設計與大館並不相違,要知道本身大館就融和了維多利亞式建築風格、本土風俗的中式瓦頂、愛德華式建築特色 等等不同時代的元素。Harrison希望這兒能聚集多些香港設計師,讓更多香港人與遊客知道本地設計師的不同風格。

Blind by JW:舊時代新故事

因此Harrison遷進大館不久後,就介紹了Blind by JW的兩位設計師Jessica Lau及Walter Kong 進駐大館,他們的select shop售買自家品牌及其他精選品牌,但關鍵詞離不開回憶與共鳴。有趣的是Jessica是從英國回流,大館補足了她心中缺失的香港回憶。「那時在英國看《義不容情》,想不到回來後在這兒就可以看到監獄古蹟,既有英國味道,又有中式瓦頂。」一如Jessica夾雜在兩種文化中,倒因此有更多不同角度看待事情。「我們在設計中將傳統廣彩瓷的紋飾圖案印在絲巾上,但你仔細看會見到新圖案,如動物或食物,但其實以前的廣彩瓷也會因應時代不同加進新紋飾,我們既是增加了新意又同時不違傳統。」

這亦是她拍檔Walter口中新舊共融的情意,「有些來大館的遊客是移民海外再回來探親的,他們看見大館特別有共鳴,因為那是他們以前的日常。我們的設計也是,年輕人會覺得好玩、有他們不理解的過往,年長的人又會在我們的設計裡看見他們曾經的生活。」

那些日常有些過去了,有些仍在眼前,這天Walter與Jessica在他們店外的走廊,指著檢閱廣場跟我們說:「有時我們會在樓下的cafe坐一會兒,什麼也不做,就望著紅磚與白牆 建築,想它們百幾年來經歷過什麼,又或看著那些來來去去的人,猜想他們在舊建築內看見新店舖時,有些什麼想法,而我們進駐、他們的到來就是一直為這兒加進新故事。」

(本文為立場新聞 × 大館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