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舊建築群裡的香港設計(二):大館的時裝隱喻

2019/5/22 — 17:19

De Stijl(荷蘭風格派)代表,1872出生的Piet Mondrian不知道1965年時,Yves Saint Laurent以他的三原色畫設計出十條蒙德里安裙(robe Mondrian),也不知道百多年後,香港另一設計師同樣從他的藝術中獲取靈感。這天在大館「巴叻樓」,亦即建於1864年的營房大樓﹐時裝設計師Harrison Wong娓娓道來他的新系列,「我想將一個西方的現代藝術主題,帶入一個中西合壁、充滿歷史感的建築物裡。」
 
同一時間,另外兩個香港時裝品牌Loom Loop與Blind by JW則以其他故事豐富在大館的體驗和創作,而無論是前者的「上下山老虎」隱喻,還是後者融入廣彩瓷元素的新作,都不約而同訴說著這個地方的故事。

Harrison Wong:在大館形成香港設計群

De Stijl強調以幾何抽象來表達,將一切簡化至最純粹的圖形與顏色,亦因此有份催生講究功能性的德國Bauhaus,Harrison一度沒甚留意自己對簡約的崇尚與大館中西合壁的殖民地風格建築有何相互回應之處。其實這個歷史追溯至1841年的大館建築群,同時包括了東方與西方、古典與現代的建築風格,同樣有其簡約與著重功能的部分,如早期的殖民地建築較少裝飾性細節,他所處的營房大樓的遊廊,就有通風遮陽的功能,亦是從前警察觀察操場情況的看台。
 
「今季男裝靈感來自Piet Mondrian,以黃藍白為主色,藝術感重些,放在大館這融合各種不同時代建築特色的地方正合適。我相信這個地方,因為對香港設計師來說,商場的定位未必適合,這兒的氛圍更適合香港設計師。」Harrison說起他多年的零售經驗,希望大館可以聚集更多香港設計師,讓他們各自突顯香港設計的不同特色。

廣告

Loom Loop:在快速的城市珍惜自然生成的文化

廣告

說起香港特色,店舖同樣在營房大樓的Loom Loop創辦人之一Polly懷念香港舊郵筒,珍惜每天說的廣東話,她喜歡中上環這個地方,每天因出入大館而上落山道。她發覺街道上有發掘不完的故事:「有次在鐵皮屋攤檔遇上兩幅繡花畫,分別是上下山老虎,攤檔老闆跟我說下山虎因肚餓所以惡些,而覓食完畢回巢的上山虎則意氣風發,將要大霸地盤,我將這個典故用了在我們秋冬季主題。我很喜歡香港,這些文化全是自然生成的,有新有舊,並非一式一樣,這都是我的養份,如果沒了這些就不知怎算了。」
 
大館建築群也是自然生成的,有新有舊,結合不同時代不同風格,比如建於1850年代的紫荊樓呈不規則五邊形、前中區警署的建築群有金字形屋頂與鋪上瓦片,而1862年建成的D倉,內裡頂部是磚砌拱頂天花,外部則是金字瓦頂(後來改為平頂)。Polly不希望遊客來到大館只是拍照打咭就算,至少了解建築物的背景與故事,也知道香港有自己的設計師。「始終我好喜歡香港,這兒很神奇,沒有什麼不能在24小時裡完成,在香港只要堅持信念,就可以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文化是我品牌的核心價值,顧客買一件衣服回去,或許未必察覺,但這是我心裡的價值。」

Blind by JW:細看那些被遺忘的文化細節

Blind by JW的兩位創辦人Jessica Lau與Walter Kong,與Polly一樣從傳統裡吸取養份,品牌成立七年來依然覺得很多故事未說完,「很多遊客問我們為什麼香港沒有自己品牌,其實香港有好多人努力做自己的設計,卻不為人所見,太可惜了。」Jessica七年前從英國回來時,覺得香港好像失去了自己的味道,崇洋而不在意自家品牌,之後慢慢在建立自己事業的過程中致力將被忽略的文化故事融進設計裡。
 
「我們曾用東南西北摺紙的方法來做我們的宣傳單張,結果很多人因而跟我們說起他們的童年回憶。外國遊客也很喜歡中式元素,只是他們認識的是比較大路的文化,如中國瓦頂、玉飾、清花瓷等。」他們近來將充滿本地色彩的廣彩瓷運用於布料設計中,本身廣彩瓷在明代時就揉合了古彩技藝與西洋畫法,所以在中國神韻外還有西洋元素,後來廣彩師傅帶着手藝來到香港,於這兒落地生根,這趟Blind by JW又將廣彩再度轉化。
 
「我常問香港特色是什麼,在香港常見到新舊生活型態混合一起,我們就將外國童話、食物與廣彩元素結合印製到衣物與絲巾上,顏色要拿揑精準才能表現廣彩絢麗多彩的特質。」Walter又說到香港歷史不算長,但希望無論是遊客又好,又或如他拍檔Jessica般移民回流的港人,他們下一代或下下一代再來到香港時,會看到這兒的文化愈來愈豐富。

聽罷三個設計師的分享,離開大館下山的路上,覺得自己是吸收了很多的下山虎,與Polly的典故有些不同,但一樣的是我放眼道上,希望像三位設計師般更留意這個地方各種豐富的細節。

(本文為立場新聞 × 大館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