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舞吧舞吧,奧蘭朵們!訪問舞蹈新鮮人陳曉玲與莫嫣

2018/8/22 — 13:00

改編自吳爾芙(Virginia Woolf)名作的經典電影《美麗佳人奧蘭朵》(Orlando,1993)臨近尾聲時,有一個悸動心靈的鏡頭:Tilda Swinton飾演的奧蘭朵一身瑰麗女裝,回絕了公爵的求婚後,一鼓作氣轉入園林,在綠色的迷宮不斷前行,直至衝出迷霧,在自己選定的道路上堅定疾走,在灰濛濛的無垠荒野,有奧蘭朵義無反顧的尋索身姿。

跨越時代,奧蘭朵的影子依然,隱隱然現身於今屆「舞蹈新鮮人」兩位青年編舞的眉宇之間--陳曉玲(Gabbie)與莫嫣(Jennifer)分享是次全新探索,一位語調穩重內斂端坐,另一位則思維跳躍身姿奔放,風格相異卻是同樣烈性的揚眉女子,同樣疾走於情緒與回憶的荒野,上下求索。

陳曉玲《Lördagsgodis》:怪記憶過份美麗

廣告

承接前作《第十六天》,Gabbie在新作《Lördagsgodis》繼續探索一個人如何被構成,前作聚焦於從社會而來的外來因素,今次則以「記憶」為關鍵詞,反芻自身經歷烙下的痕跡,如何在察覺或不察覺的情況下模塑了自己。

人類通過參考記憶作出行動,從經歷裡建構個人性格與價值觀,然而,「記憶」本身卻有可能不盡不實。Gabbie在資料搜集的過程中發現,記憶的建立及儲存系統不如我們期望般可靠:「當我們慢慢回溯,就會發現有些記憶好模糊,到底這些記憶是否屬於自己?你的記憶不只有你的記憶,可能是記住了別人的記憶或經歷,加入了自己的想像或他人的話語,再在腦海中重組儲存。」

廣告

在真真假假的迷思之間,不斷累積的記憶儼如計時炸彈,人類何以選擇性地忘記/牢記?「今次想多挖掘一些『想逃避的記憶』、『想收起的記憶』,讓自己重新面對那些記憶,問問自己感覺是否依然,還是經過若干年後,那件事本身已不會影響你,只是因為總是不去面對,才會繼續被『那件事』影響。」

乍看難以發音的《Lördagsgodis》,原來是瑞典的周六糖果狂歡日。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瑞典進行了一場大型實驗,讓實驗對象吃下大量糖果,研究糖果與蛀牙之間的關係,促使當局建議限制兒童吃糖果數量,所以出現了每周放肆一天吃糖果的「Lördagsgodis」傳統。「記憶亦好像包裝得漂漂亮亮的東西,其實亦潛藏危險,你卻不知道危機何時爆發--正如糖果讓人回味,總是想要更多,但潛在的痛苦後果,卻是一個unknown。」

編舞 Choreographer: 陳曉玲 Gabbie Chan Hiu-ling

編舞 Choreographer: 陳曉玲 Gabbie Chan Hiu-ling

莫嫣《Moha》:情緒勒索的無明黑房

無獨有偶,Jennifer新作題目《Moha》亦是一個少見的字,梵文解作「癡」,亦即佛教所指「無明」的狀態,「『無明』就像一間房關掉了燈。」步入僅餘微光甚至全黑的房間,惶惶然如同失明,摸到房間的某些物件但又看不清全貌,「你以為見到一塊冰,其實是部電話。你想要那部電話,但因為看不到,於是好慌張地找呀找,其實正正就在你面前。」

無法看清,源於恐懼,在親密關係裡的「無明」,會讓人對明擺眼前的事實視若無睹,曾經受過友人情緒勒索的Jennifer深明那間黑房的威力。所謂情緒勒索,指一個人無法為自己的負面情緒負責,並且通過威脅或利誘逼使身邊人順從,「是一重迷霧,(勒索者)釋放了fear、obligation和guilt去迷惑你,令你覺得自己有錯,於是順從了那個人的意願--勒索者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正在這樣做,因為他根本無法看清。」

Jennifer憶述,那位不快樂的朋友會在凌晨致電她,要求她的關心和安慰,如果她拒絕就威脅傷害自己;後來發展到最極端,這位朋友在她面前自殺,雖然朋友最終保住了性命,卻為Jennifer帶來難以忘懷的陰影:「我有一段長時間覺得自己無用、不應該在這個世界生存,覺得自己多餘,為甚麼我會有這個感覺?可能是因為那件事發生時的無力感。」

以這段傷痕累累的往事為起點,《Moha》一方面展現關係中的拉扯與角力,另一方面亦是一道自救的拉力,讓Jennifer脫離迷霧,「(陰影)背負了好久,我不想繼續沉溺在負面情緒,我想過自己的人生。而且做了出來,就不單是我自己的故事,亦是好多人的故事,這可以給我力量,讓我知道『原來不只我一個』,也讓其他(經歷情緒勒索的)人知道不是只有自己一個。」

創作如明鏡,可照出更澄明的現世,「(創作過程中)發覺不能再如此emotional,因為emotion只有一個方向,如果一開始帶有成見去講這件事,觀眾就沒有思考空間,所以我很掙扎--我能否不帶任何情緒地看這件事?如果我可以,之後又能否不帶情緒地看這個世界?」要是真能夠撇下不必要的情緒去觀照世界,真真正正破除執著,沒有執著,自然視恐懼如無物,「人在恐懼裡,還是可以有選擇的。」

舞者 Dancers (由左 from left): 邱加希 KT Yau Ka-hei, 馬寶山 Kaspy Ma, 莫嫣 Jennifer Mok

舞者 Dancers (由左 from left): 邱加希 KT Yau Ka-hei, 馬寶山 Kaspy Ma, 莫嫣 Jennifer Mok

編舞 Choreographer: 莫嫣 Jennifer Mok

編舞 Choreographer: 莫嫣 Jennifer Mok

陳曉玲與莫嫣:創作路上的奧蘭朵們

Jennifer分享了一個佛教理論「依施得資具」,粗略解說是指一個人依據往昔布施的善業,得到今生種種物資的福樂;有所給予,就有所收穫。Jennifer如此詮釋:「創作就是這個世界給予你,然後你再輸送出來的東西。」「這是我自己的命題,通過創作去找我生存的意義,去問為甚麼--為甚麼要生存?為甚麼人生會有痛苦?又會有歡樂?為甚麼我們如此渴望追求愉快?創作令我清楚自己多一點,整理自己的思路多一點,我希望我是清醒的。」

Gabbie通過挖掘內在最軟弱的一面,梳理跳接錯位的記憶,以個人經歷打磨生命,透射創作靈光:「每次創作都是想突破自己多一點點,無論是在思想、想像力還是創作力上,或是在坦盪呈現自己最藏起來的一面,我覺得都需要勇氣。創作是鍛練勇氣的機會。」

當奧蘭朵在迷宮與荒野疾走,必然有被枝椏劃傷、被泥石絆倒、被黑夜迷惑的時刻,然而,那些遊走於不同年代不同舞台的奧蘭朵,篤定如最初,為了遇見最坦誠最真實的自己,一往無前。

--

【演出詳情 】
「舞蹈新鮮人」系列:陳曉玲《Lördagsgodis》、莫嫣《Moha》
2018年9月28-30日 
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主辦: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製作:香港舞蹈聯盟

(本文為立場新聞 x 香港舞蹈聯盟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