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南瓜

飲食博客,以嘻笑怒罵,醉眼看飯桌上的世界。http://foodie-smashingpumkins.blogspot.hk/

2019/4/3 - 17:16

《芭蕾舞王雷里耶夫》— 流亡舞影

電影《芭蕾舞王雷里耶夫》劇照

電影《芭蕾舞王雷里耶夫》劇照

以前一到國際電影節,就是我最忙碌之時,一日看三場電影,視作等閒;當年我返夜班,很多平日的下午場次,也能成為座上客,現在電影節的映期,縮短至兩個星期,再沒有平日下午場次放映,加上近年生活較以前忙碌很多,有時遇上心水電影,因有約在身,無奈地錯過。

今年只看了兩部電影,很幸運地,電影節最後一天,給我看到一部好電影:《芭蕾舞王雷里耶夫》(The White Crow)。

外行人看外行事,或純粹只是趁熱鬧,我一向對芭蕾舞不感興趣,從沒看過一場芭蕾舞表演,但是當年我很喜歡一部英國電影:《Billy Eillot》(港譯「跳出我天地」),出身藍領階層的小伙子,為了成為一個芭蕾舞家而奮鬥,男兒之身,想在於世俗眼光下的女性化活動,佔上一席位,當中的過程,總會受到不少阻撓,最後終能在舞台上大放光芒,當年還記得我看到眼濕濕。

廣告

我認識雷里耶夫,不是 Fundamental 的《流亡舞影》,當時此曲一出,我仍是小學生,怎會知道歌詞的底蘊?

而是因為賽馬。當年有一匹著名種馬,名字叫 Nureyev,出自北地舞人(應該係史上最偉大的種馬,現今的純種馬,大部份都與牠有血緣關係。)牠有後代在香港,曾經是一代名駒,如果有一定資歷的馬迷,應該記得最牙擦的練馬師:簡炳墀,有匹像鐵馬一般,跑極都唔累,贏過董事盃,年屆十歲仍在頂班的名駒:真威,就是 Nureyev 的子嗣。

後來得知這匹種馬的名字,原來是一代芭蕾舞天王的名字,藉著賽馬去認識雷里耶夫,說起上來真有趣。

雷里耶夫,點止芭蕾舞咁簡單?他是冷戰時代,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

由他在西伯利亞鐵路出世的一刻,命運注定不平凡,他的母親中了彩票,一家五口看芭蕾舞表演,從而對芭蕾舞產生興趣;少年時期到列寧格勒,在芭蕾舞學院由年紀較其他學員大,手腳笨拙較其他學員笨拙,直至遇上伯樂,將他的潛能釋放出來;期間更苦練英文,有機會外訪時,才不致成為啞巴。

在巴黎的演出,取得空前的成功,雷里耶夫時代正式來臨,但是蘇聯的秘密警察,早已盯上他的一舉一動;雷里耶夫深信自己在蘇聯,沒可能取得更大成就,其桀驁不馴的性格,不甘被規則所限,回到蘇聯更可能被暗殺,離開巴黎當日,於機場尋求政治庇護。(電影裡面,當雷里耶夫知道未能跟團隊到倫敦,而是回國為時任領導人赫魯雪夫,特別安排的演出,深感這是一個局,最終選擇變節。)

活在鐵幕之下,人民沒有自由,就算跳舞也不能隨心所欲,無論你幾討厭政治,政治也會找上你。

(我只係想跳舞啫!)

她在國家雖被欣賞
但是創不了新的舞步
她為理想轉換身份
潛逃往一個西方國度

其後雷里耶夫的成就,有目共睹,如果當初他沒有變節,命運會如何?

如果永遠沒有如果,只知道電影結尾一幕,雷里耶夫昂首準備出場的一刻,坐在我隔籬的女觀眾,喊個不停。

像我當年看《Billy Elliot》一樣。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