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花美男」屈原

2017/6/6 — 13:19

資料圖片,電視劇《思美人》中的年青屈原

資料圖片,電視劇《思美人》中的年青屈原

端午節的焦點,我們都喜歡放在屈原身上,探討肉粽與屈原的關係。據說屈原是一位作家、花美男、楚國貴族與忠臣,在他的作品當中,不乏有許多對於楚懷王表達情感的作品。然而就如同詩經一般,這樣的作品在過去都被認為是愛國之作,與小情小愛無關。

例如在《詩經》周南‧關雎裡的這段文字:「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明明就是在講男孩對於女孩的仰慕之情,而詩經的大部分內容,也就是流行歌曲歌詞大全集而已,但是部分學者卻把國君解釋成淑女、愛國志士解釋成君子,強調志士應該忠於國君。在過去的年代,談愛情不該,必須憂國憂民才可,許多愛情文學就這麼被曲解為政治作品。

屈原,雖然不知他的相貌為何,但據說他「峨冠博帶、相貌俊逸、玉樹臨風、沉鬱淒美、澤畔行吟、個性超然、潔身自愛、忠君愛國、以死明志」。屈原,其實不姓屈,而是氏屈,他的姓是羋,羋是楚王的姓。簡單來說,如果以大清國的八旗來比喻,他就是楚國的正黃旗羋姓下的屈氏分支(另兩支是昭與景,這三姓是楚國的正黃旗,號稱三閭),當然是楚國的直系貴族,與楚懷王算是本家。雖然家道當時已經式微,但他年輕時就被楚懷王賞識,擔任三閭大夫,管理宗族事務。後來更升任為左徒,入則與王圖議國事,以出號令;出則接遇賓客,應對諸侯。

廣告

如果不是張儀、上官大夫靳尚與楚懷王的寵妃鄭袖,楚國確實可能在他的領導下,與秦國一較高下。他先受到同事靳尚的排擠,被楚懷王漸漸疏遠,後來又遇到張儀以割讓秦國六百里土地為由,讓楚國與齊國斷交,為了這塊土地,楚懷王還派了專人到楚齊邊境辱罵齊王,徹底斷了兩國邦交。斷交以後,張儀才跟楚懷王說,只能割讓六里土地。楚懷王發現被騙,兩次派兵攻打秦國,反而大敗而還。楚懷王甚至最後被俘虜,死在秦國。楚國雖然由頃襄王繼位,但很快就面臨亡國危機,屈原在這樣的混亂的時局下,決定投汨羅江自殺。

在屈原的作品中,很喜歡用香草或美人形容自己,例如「制芰荷以為衣兮,集芙蓉以為裳。不吾知其亦已兮,苟餘情其信芳。高余冠之岌岌兮,長余佩之陸離。芳與澤其雜糅兮,唯昭質其猶未虧」來形容自己。這段文字的意思是,「沒有人了解我也毫不在乎,只要我內心情感確實芬芳。讓我的頭冠高高聳起,讓我的佩飾長長垂地。內在芳香與外表光澤糅合,只有我光明的本質沒有毀棄。」也以「怨靈修之浩蕩兮,終不察夫民心。眾女嫉餘之娥眉兮,謠諑謂餘以善淫。」來形容自己的感情坦蕩,但卻被其他女人嫉妒,被謠傳成「善淫」。

廣告

想想屈原,他雖然是楚國貴族,但已經家道中落,被楚懷王破格拔擢,可出入宮中,並帶領楚國的內政外交。後來因為張儀、鄭袖的原因而被流放,但當時的國家觀念並沒有這麼強,各國人才流動也都很正常,為什麼屈原一定要跟隨楚懷王,又經常以女性角色自居,表達對於楚懷王的「愛慕」之意?

是的,你也想到了,他們可能是愛人。

這個論戰,曾經在1944年的中央日報打過筆戰。有人贊成,例如朱自清,就是寫「背影」的那個人,但也還是有諸多的楚辭研究者反對,認為太過誇張。
其中一個理由,就在於鄭袖。

鄭袖,根據《史記》,說她「美貌而嫉妒,性聰慧。」意思是,鄭小姐有三個特點:美貌、嫉妒心強、聰明有智慧。關於鄭袖最有名的事蹟,應該是「割鼻事件」。話說魏王曾經送給楚懷王美女一名,鄭袖對她非常好,以表示並不嫉妒這個女孩,但私下跟這位小姐說,見到楚懷王時,要以手掩住鼻子,因為國王喜歡這個姿勢。後來楚懷王問鄭袖,你的好朋友為什麼每次看到我,都要掩住鼻子,鄭小姐就以「惡王之臭」回答。楚懷王被刺激到痛處,於是下令割去美女鼻子。另一個例子,就是楚懷王拜託張儀幫他找美女,鄭袖非常恐懼,因此拿了很多錢賄賂張儀。張儀就對楚懷王說,「遍行天下,未嘗見如此美者」,楚懷王被張儀說服,因此而作罷。

從這個例子來看,屈原會不會愛上楚懷王,以他的生平與個性來說,比較難以想像。

首先,根據考證,屈原是有妻子的,但並不是陳氏,而是劉氏或鄧氏,他還有三個兒子,至於昭碧霞則是戲劇效果,根本沒這個人。也有傳說,因為鄭袖與屈原感情太好,引起楚懷王嫉妒,所以楚懷王派人在汨羅江殺了他,根本就不是自殺。這個說法也不正確,因為在屈原死前,楚懷王早就已經在秦國病死,自身難保,何來可能殺害他?當然,有妻子或是喜歡鄭袖,並不能代表屈原不喜歡同性,畢竟在古代,同性互相喜歡並不是罕見的事情。漢朝甚至有將近一半的皇帝,都同時喜歡男性與女性。

不過,下一個問題就比較嚴重了,楚懷王年紀比起屈原來說,年長很多,根據歷史記載,楚懷王體型肥胖,還有嚴重的皮膚病,口臭也相當嚴重。就算不以貌取人,楚懷王除了賞識屈原以外,腦袋簡直一無是處,相信張儀會割讓土地給他、張儀說老婆很正不要納妾,他也就乖乖聽話,甚至不斷發兵攻打秦國,在外交、軍事、用人上優柔寡斷。而屈原卻是一個有個性與潔癖的人,據說屈原有「一日三濯纓」的習慣,也就是一天洗三次帽帶,可見他對於清潔非常重視。雖說愛情是盲目的,但屈原這樣的花美男會喜歡楚懷王,大概也就是端午節的時候,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而已。

或者,你要堅持愛情是盲目的,其實我也可以接受,畢竟,端午節為什麼要划龍舟、吃肉粽,而與屈原又有什麼關係,我們還不是沒在計較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