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草東沒有派對」的虛無與真實

2016/5/17 — 10:27

廠牌:StreetVoice
發行日期:2016-02-19
評分:7.5/10

「草東」令我覺得有意思的地方是,他們的創作聽似踩不到一個「實點」,卻又踩到了「實點」,那些驟覺「不痛不癢」般的句子,帶著頹靡或自憐自憫的感覺,但偏偏它們所抒發的,能切合到現今年輕人的某種虛無現狀。「草東沒有派對」的《醜奴兒》,並不「為賦新詞強說愁」,他們是領略了愁苦的滋味,而「欲說還休,欲說還休」。

成軍四載的「草東」能於最近爆紅(首批唱片兩千張上市三天就絕版),有評論認為是因他們「沒有任何舊時代的抖擻,以魯蛇(loser)身分證作為代表,接連地進行平靜且決絕的音樂交接革命。」聽「草東」的歌曲,如從社會避難所中摔了出來,不再用舊有的偽裝來掩飾內心的憂鬱、苦悶、脆弱與無援。他們對自己挫敗感的直視,獲得了「魯蛇」、「屌絲」或「廢青」的共鳴,而這一代普遍懷著的不得志、失望等負面情緒,也被移植入,並貫穿在整張《醜奴兒》之中。

廣告

選擇不迴避墮落的「草東」,反能夠瀟灑地前進,他們的《爛泥》縱然唱出年輕人受壓下之鬱悶,也以「直接踏過去」的方式處理,點到就即止;而廣受「魯蛇們」喜愛的《大風吹》,更用一種漫不經心的態度,來「應付」眼前的落魄,那「哈哈哈」與跟著的一聲「哈」,簡直淋漓盡致地表達,對自己被取笑或不屑的不屑。「草東沒有派對」消去了成功者戰戰兢兢般的顧慮,並不等於他們隨性到不理任何章法,事實上他們在創作過程中應經過一番思量、或苦苦的內心鬥爭,才會把《大風吹》的詞與曲整合得如此渾然天成又瑯瑯上口(馬世芳也曾提到「草東」的歌曲,做到了當前台灣青年一輩音樂人很少做到的「詞曲咬合」);而《山海》的詞作,只有簡單的詞句,但寫得語淺意深、含而不盡露,它通過今昔的交疊,既顯出了層次,亦暗中「致敬」了辛棄疾的《醜奴兒》之「對比」構思,別具耐人尋味的情韻。


 
「草東沒有派對」喜歡在歌曲裡面使出「欲揚先抑」的一招,最典型是《大風吹》尾段的爆發,讓人激動血脈擴張;另外《在》前面較為「渾渾噩噩」的編排,像蓄勢醞釀接下來的狂風暴雨;《我們》懶懶散散般的演繹,一直到「用盡一切」時的「變硬」,跟《大風吹》的處理手法又有些相似(連那個「找」字唱出來的感覺也令人想起《大風吹》中的「哈」字),而《情歌》低沉吟唱後,絕望地放聲嘶吼,產生了撼人的衝擊力道(當中的「殺了它,順便殺了我」一句,馬上讓我聯繫到萬青的《殺死那個石家莊人》),「草東沒有派對」時不時失控的瘋狂,如社會鉗制下,新世代不得不進行的宣洩,亮出了要刺破理性、諧和的遮掩布幕之劍。

廣告

套路有點重複的《醜奴兒》,其音樂風格並不單一,「草東」運用了Grunge去呈現自己的壓抑與消沉之同時,又會以Dance Punk或Disco Beats來傳達他們對殘酷現狀,不抱有太多希望的「算了吧」心態(具體可以聽聽第三首《爛泥》)。而「草東」那近乎病態的音樂,直指的卻是人的本真,這跟「垮掉派」(Beat Generation)所追求的「最高真實」類似,希望聽眾能更坦蕩蕩地接受自己荒廢的一面。因此,「草東」的作品不同時下爛大街的療傷情歌,他們沒有給你溫暖的鼓舞,也沒有硬性地逼你知道,西下的太陽,為的是要再生出下一個,如打救的天神般降臨的次晨。

「草東沒有派對」在台灣的大受歡迎,證明了「魯蛇」市場的需求潛力,亦為香港的流行/獨立音樂圈帶來啟示;而於理想總是事與願違地栽倒在現實的社會、於新生代之苦悶情緒不斷地積聚的當下,如何去創作出能夠貼近到廣大「廢青」,也是貼近到自己的作品,已經成為年輕音樂人需重視,或者說是不可以躲避的課題。

首選:大風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