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莫待無花──讀周夢蝶〈花心動‧丁亥歲朝新詠二首之一〉

2016/2/1 — 12:30

【文︰熒惑;抄詩︰吳君明、陳曉晴;攝影︰吳澄偉】

「就像蝶戀花後無憑無記/親密維持十秒又隨伴遠飛」,這是林夕寫給陳奕迅的〈失憶蝴蝶〉,如果失憶就能無痛無癢,這是不是最好的人生?看過電影《無痛失戀》以後,應該另有一番感悟,讀周夢蝶先生的這首詩不免更多的唏噓。

薔薇可以是愛情,可以是生命中任何美好的事物,所以也可以是薔薇;逢開必有落的自然定律,這是常識,理性會告訴我們學懂放開,時間也會逼迫我們放手。但是「你」卻說,寧願它不曾開過。是否不曾開過的花、不曾招展過的美,淡然一生就不會心痛呢?

廣告

林夕也寫「並未在一起亦無從離棄/不用淪為伴侶別尋是惹非」,但是我們都知道,若時光逆轉,命運推手也會把列車引進同一條軌道,無從避開。一開即落的話,是否就會點到即止?一落永落,就沒有回頭的怨恨?悠悠生死別經年,如若此恨綿綿,倒不如「一束吊燈傾瀉下來」般來得清脆?林夕後來卻叫大家勇敢生存、重新許願。就像詩裡面的「寧願」和「如果」,雖然詩中的「你」一直抱怨,這些令人惆悵的想像卻會令人得到活下去的勇氣,因為它們正正補足了世界的缺憾。

我忽然就想到阿當扎加耶夫斯基的名作〈嘗試讚美這殘缺的世界〉,明知道現實的不完美,與其逃避,不如挺起胸膛活著,並且學習讚美;別要錯失其中艱難才得到的、短暫而美好的事物。即使寧願花不曾開,請珍惜眼前這早已盛開的花,也請記念那些曾經燦爛的盛開。

廣告

〈花心動‧丁亥歲朝新詠二首之一〉        周夢蝶(臺灣)

那薔薇。你說。你寧願它
從來不曾開過。

與惆悵同日生:
那薔薇。你說。如果
開必有落,如果
一開即落,且一落永落

──周夢蝶著,曾進豐編:《周夢蝶集》(臺南:國立臺灣文學館,2008年),頁118-1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