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莫忘

2019/6/30 — 15:11

忘記就在後頭我們要趕著跨越什麼呢
三百萬人的汗血只為索取一根虛懸的繩子?
上面有否氣球,答以積雲臃腫
彷彿昨夜喊啞了的滿城吶喊
化作一拳一拳打在那裡也無所著力

是沒有力量了嗎長街是否仍在敲打
太古廣場那一下重音如今在粉嶺回響
都說金紫荆只盛開紅白相間的水馬
比人民還高,明天,啊,還有明天
明天那些權貴擺下的盛宴
不避葷腥如頭上升起的一抹血色

忘記就在後頭你要趕著跨越什麼呢
跨過欄杆設想那邊該有救命的欄杆?
那邊,三百萬加一人的抵著地
開的會是一圈紅白的花?

廣告

沒有根,不像是自己開的——

如是說,翅膀說是值得的
不值得,堅石如是說
那麼我們走過長途後就在這裡
放一束紅山茶吧,即使
在那尚未著地的半空,也請
也請我們輕聲說
一羽鴻毛也是重的

廣告

2019.6.30
「絕對不能忘記我們一直以來的理念,一定要堅持下去。」(盧同學遺言)

註:詩中嵌入魯迅〈藥〉及䵧望舒〈蕭紅墓畔口占〉的字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