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經典重溫】莫文蔚《不散,不見》

2015/12/2 — 15:14

莫文蔚《不散,不見》

莫文蔚《不散,不見》

廠牌:環球唱片
發行日期:2014-12-26
評分:7.6/10

人們常說「不見不散」,然而莫文蔚的專輯叫《不散,不見》,她的人生、她跟初戀男友分別後再相逢(和結婚)的經歷,告訴我們知道何謂「離開是為了回來」、何謂「命運最終還是會讓我們走在一起」。整張《不散,不見》的概念,是有關「旅行」、亦有關「道別」;Karen在裡面向著過去說再見,也於出走後又碰到了,一個更成熟和更看得開的自己。

自從五年前的《寶貝》開始,莫文蔚的作品越變得淡然,或越變得「平整」,這可能跟她的閱歷、年歲與心態有關,標誌著其豐富多彩的音樂生涯,又邁入到另外的一個新階段。專輯《不散,不見》,依然讓我們感受到她的人生「演進」,於常石磊為Karen獻上的同名主打之中,只用上鋼琴的伴奏/編曲,竟令對親人的思念、對失去的惆悵,迴蕩在音樂內,卻又被莫文蔚較為從容的演繹所化釋。開頭清唱或只有輕柔伴奏的《時間裡的飛人》,承接了前首結束時平和的意境,與沒有好好道別的遺憾,歌曲漸進式地加入弦樂、琴音、Band Sound、乃至空靈的和音,情感也相應地顯得更為之濃烈。而音樂「祥和」的《一切安好》,跟同名歌《不散,不見》一樣,都是由常石磊作曲、都是由琴音為主導,它曲內有著流暢的、以及淡雅韻致的演奏,彷如奏出生命,在風中穿梭或來去的畫面。

廣告

擔任專輯製作和參與編曲的荒井壯一郎,注重了音樂上的敲擊環節(這是荒井的強項),令本來帶著柔光線的歌曲,被投下了打破平靜的石頭。青峰作曲作詞的《看看》,前面婉約,中段卻忽然如Queen的《Bohemian Rhapsody》那般(其實更像大陸的革命歌曲一樣),氣勢磅礴、豪放,情感被一下子強化;如此之猛烈、激動的編曲,我初聽是覺得太over了,但荒井等人這樣的處理,確實更能將青峰的旋律、詞句,敲鑿進聽眾內心。懂得調校火候的荒井壯一郎,有時會火力全開,有時又善用文火來加熱,《親愛的:》如影相隨之鼓點,和Brass的加入,俱「烘托」之作用;隱隱傷感的《哪怕》,亦因荒井適度而突出的節奏「落款」,增加了這首的層次,並推動著情感的細微轉變。

廣告

專輯《不散,不見》,是一次相遇回憶,同時也是一次,學會扔掉沉重行李包的旅程。王梓軒作曲的《境外》,主歌像被雲層所壓,副歌卻像飛機起飛穿過了雲層,瀟灑地跟從前作道別;編排簡約的《搖籃曲》,希望暫時不被煩惱的現實打擾、去重遇那個曾經相信簡單美好的自己;到再次交由周耀輝填詞的《只帶一隻行李箱》,仿佛又往下一段旅途出發,交代出歌者更能懂得去「放下」、或積極地面對人生的悲歡離合;編排遞進的《只帶一隻行李箱》,以及它尾段行雲流水的演奏,如營造了人頂著風雨、堅強向前的畫面,而其接近最後出現的古箏掃搖,與前面作品的銅管樂器之吹奏一樣(《親愛的:》、《境外》),都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令一種灑脫的感覺被帶了出來。

莫文蔚的《不散,不見》,集結了不同世代之音樂人參與其中,他們的創作風格各異,而且有些歌曲也明顯帶有他們的風格標籤(如倫永亮作曲的《時間裡的飛人》),但從整體來說,專輯《不散,不見》,基本上沒有出現每首歌各自為政般的分裂感。這可能要多得荒井壯一郎對全局的控制、拿捏,也要多得莫文蔚有其個人特色的演繹方式,能將別人之作品唱出自己的style!Karen與《不散,不見》內的歌曲關係,可謂已經達到一個「人歌合一」的境界,她令我們信服了聽她的音樂就像看她的成長經歷,讓有故事的人生在她的演唱中,能夠真實地現形。

找到真命天子的莫文蔚,於眼前沒有以往那麼多曲折的音樂裡面,仍設立著情感掙扎之障礙物,需要繞過;但就是因為有這種「繞來繞去」的糾纏,令專輯《不散,不見》的中段,出現了一點拖沓的感覺。不過換個角度來看,如此反反覆覆地盤旋在「離別與再見」的命題,證明她要扔掉這沉重的「行李」並不容易,於最後的《只帶一隻行李箱》,Karen還是衝破了路障、擺脫了「心魔」,連帶你的失落或沮喪,都暫時被她釋放出流浪氣味的音樂,所拂拭去了。

 

首選:只帶一隻行李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