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董啟章再撰文:政府漠視人民立法意志,法律變「他律」強加人民

2019/7/4 — 12:04

反送中運動引起社會關注。本地知名作家董啟章早前亦發帖回應示威者佔領立法會一事。其後,他再於媒體專欄上借哲學家康德的政治理論,回應《逃犯條例》修訂事件,指「政府漠視人民的立法意志,使法律變成強加於人民的他律」。他又指,人民並沒有被視為法體制的主權者,其自由沒有受尊重之餘,更面臨被剝奪的危機。

董啟章昨日(3 日)於《明周文化》專欄上發布文章「自由與律令」。他在文中提及德國哲學家康德對於「立法」過程的理解,是指「從個人和主觀的準則,過渡到法則或法律的過程」。董啟章又強調,康德所指的法律不是由外部強加的「他律」,而是自我通過理性和意志而施加的自律。他認為,最高度的自由實踐就是要遵守自己給自己訂下的法律,當一個「自由的主體」。他強調,我們不應僅僅把別人視為手段(means),而同時必須把他們視為目的(end),即具有獨立性格、權利和自主性的人。

廣告

董啟章又指,法律是由人民自己通過選舉代表制訂,更是人民自由意志的體現。他強調,「限制自由的法,是由自由的人,通過自己的意志所制定的,所以法體制的主權者(the sovereign)是人民」,與人民被動地服從外在律令完全不同。 

文章最後,董啟章從康德的理論闡釋過渡到香港社會近況。他透過修例事件指,「政府漠視人民的立法意志(在此事上呈現為反對「被立法」)」,「法律變成了強加於人民的他律」。他又指,人民沒有被視為主權者和目的,其自由不但沒有受到尊重,反而面臨「被剝奪的危機」。他又指商界在剔除影響自身利益的條文後表態支持修例,違反康德「定然律令」要求,他最後寫道:「己所不欲,施之於人;自己甩身,你死你賤。於康德而言,這肯定是敗德之極致」。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