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薄扶林見龍記:火龍之夜 Night of the Fire Dragon

2017/10/27 — 16:13

護送火龍朝拜西國大王廟

護送火龍朝拜西國大王廟

【譯:Ben】

(前文《薄扶林尋龍記》請看此。)

中秋前夕,香港上空神龍翔集,灑下豪雨,預告即將換季。當天烏雲密佈,我走近薄扶林村,看見村口豎起兩個巨型花牌,映襯著鐵灰色的天空,更顯得花牌上的鮮紅翠綠在閃閃發光。五顏六色的三角旗在風中縱情飄舞,洋溢著濃厚的節日氣氛,也彷如在召開一場武林大會。負責今年薄扶林舞火龍的蕭昆崙先生對我喊著說:「我沒時間招呼你,你要拍就拍吧!我抽不了身!」他正忙著向下屬分派T恤,大聲吩咐任務,應接不暇。 臨近黃昏,已開始感到香火撲鼻,燒乳豬身上也冒出縷縷輕煙,與其他祭品一起放在供桌上。警方已封鎖了薄扶林道一條行車線,火龍頭正在那裡等待與龍身會合。

廣告

薄扶林村村口的巨型花牌。

薄扶林村村口的巨型花牌。

廣告

風暴前的平靜

我向村子的傳媒負責人說出蕭先生的名字,弄到了一張記者貼紙。我們在村子到處閑逛,在火龍即將巡遊前,橫街窄巷都很寧靜。偶爾從風中傳來電視機的聲音,有個小孩笑著迎接父親回家開飯,父親手上正拿著大包小包餸菜。村子到處掛著紙燈籠,有條小溪在不遠處汩汩流過。矮磚墻圍成的小廣場內,放了多張長桌,專為節慶而設。一串串燈籠也燃點了,在暮色中發出柔和的光亮。

開始慶祝吧!

薄扶林道一條行車線封鎖了,火龍正等待出動。

薄扶林道一條行車線封鎖了,火龍正等待出動。

夜幕降臨薄扶林,這時我們經過一面牆,墻上畫了幅火龍的巨大壁畫。我們聽到了鼓聲,便走出村口,原來點睛儀式已經開始。人群密集起來,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濃煙。禾桿草紮成的彎曲龍身,已給人帶到路上,並用繩子與龍頭繫牢。十吋長的香,已插進龍身兩側。龍身活像盤成一圈圈的針墊,當村民和遊客把路邊放著的長香插進去時,立時變成一條生猛的火龍。

馬路邊有一堆香,供村民和遊客插到火龍身上。

馬路邊有一堆香,供村民和遊客插到火龍身上。

我站在巴士站附近,聽到鼓聲齊鳴,人群向兩旁分開,氣勢不凡的火龍現身了。當火龍遊行到貴賓席前面,觀眾也向前聚攏,警方馬上收緊警戒線。火龍眼睛用LED燈(發光二極管)製成,真是目光如電。而舞動火龍的人,也腳步如飛,橫衝直撞,把稻草和火焰交織的龍身,弄得如蛟龍出海,翻騰跳躍。

西國大王廟內

火龍開始到村子外圍巡遊,途經置富花園。我在混亂中竟擠到了火龍身邊,灼熱的香火和我的臉相隔只有數吋,想躲也沒處可躲,唯有緊隨火龍隊伍下山到西國大王廟,一邊小心別擋著他們的去路。有時龍的長鬚纏住了某個路牌,巡遊隊伍便會慢下來,但舞龍的健兒大吼一聲,火龍又衝破障礙,繼續前進。

火龍俯視旁觀的人。

火龍俯視旁觀的人。

西國大王廟在燭光照耀下,像一座沉默的小島。大家在祭壇上香,火龍似乎在稍事休息,回一回龍氣。煙霧穿過白熱的火龍眼睛,冉冉上升,看上去和份屬表親的歐洲噴火龍相貌酷似。在黑暗中,這個由竹枝和稻草紮成的生物,似乎附上了真龍之靈,體現出整條村的生機活力。有些時刻,真的很像一條活生生的龍。

雨點開始落下,我們擠在一個有瓦遮頭的地方避雨。有位火龍會的幹事喊道:「過雲雨啫,快啲行啦!」 拜祭結束,被雨淋濕的隊伍又回到了熱鬧的人堆。

大家在廟裡上香時,火龍也趁機歇駕。

大家在廟裡上香時,火龍也趁機歇駕。

南區的友善街坊

我摸摸T恤,發現不知甚麼時候,竟在混亂中弄丟了那張代表記者身份的貼紙,不禁抱怨起來,擔心怎樣能熬到慶典結束。有人告訴過我,沒有通行證,就不能參觀最後的儀式。我感到洩氣,不知要不要留下,只好返回村莊找其他朋友。

路過一個巨型花牌。

路過一個巨型花牌。

我們路過一個花牌,來到一間汽車維修店,見到有部自動升降機撐起了一輛豐田汽車,旁邊準備了很多鍋粥。有輛瑪莎拉蒂 (Maserati) 白色跑車正開進來,隨後一批人抬著先前在村口供奉的燒乳豬,也走進來。在閃爍的熒光燈下,一名男子赤裸上身,將豬肉砌成易於入口的小塊。後面傳來打麻將噼噼啪啪的喧鬧聲。車房後面就是薄扶林村的顯靈聖地李靈仙姐塔。我們身後一位拿著照相機的仁兄大聲說:「這座寶塔當然具有重大歷史意義!」。我們問他詳細情形,他卻說對這個故事「不大清楚」。大家每次提到仙姐塔,都是語焉不詳,因為關於這個塔的來歷一直靠口耳相傳,細節已失落無考。

一個身材不高的男人,後腦留著一條小辮子,臉上笑得起了皺紋。他叫我們坐下來吃飯,遞上大碗炒麵和拜過神的燒豬,大方地示意地上有一大桶冰,嘉士伯和喜力啤酒任我們喝。而「老闆」是個高個子,有一大塊用來辟邪的玉器,懸盪在他裸露的肚腩上。他走過來,與我們一起舉杯,慶賀中秋佳節。一個吸煙斗,頭髮燙得像Billy Crystal的男士,也蕩到這兒,加入慶祝。大家正興高采烈之際,忽聽到一聲震耳歡呼,還有很多人放花砲——火龍已來得仙姐塔拜祭了。

燃燒的香火與我的臉只隔數吋,只好緊隨火龍,同時盡量不妨礙巡遊。

燃燒的香火與我的臉只隔數吋,只好緊隨火龍,同時盡量不妨礙巡遊。

龍歸滄海

香燭插在瀑布灣石灘上。

香燭插在瀑布灣石灘上。

我受到村民的喜慶歡呼鼓舞,加上在田灣的麥當勞小睡了一會,補充了精力,於是再搭巴士前往華富,看看火龍的最後旅程。巴士抵達時,火龍已到了。我繞過圍著喧鬧隊伍的人群,穿過裝上百葉窗的屋邨。在通向瀑布灣的路上,很多人一家大小,賞月吃宵夜,兒童帶著畫上卡通人物的燈籠互相追逐。

一名幹事在指揮大家抬起龍頭。

一名幹事在指揮大家抬起龍頭。

火龍隊在走下瀑布灣的梯級上安排了人員站崗,我決定先試試動之以情,可惜運氣不好。對方還跟我說,即使我有記者貼紙,也不許跑到沙灘上看儀式的高潮場面。火龍漸漸走近,鑼鼓聲越來越響。我和其他人一起等待,看到有幾個記者想趁警察不注意時溜進去,但所有人都被趕走。有個女記者想混入巡遊隊伍中,卻被人用力拉著背囊拖了出來。我心想這次等待了整晚,最想看的部分一定看不成了,突然在人群中出現一個熟悉面孔——蕭昆崙先生。他向警察說:「佢入得嚟。」那警察讓開一旁,示意我跟上前去。

石灘上的祭典氣氛,莊嚴肅穆。這邊鑼鼓喧天,遠處瀑布變成了喃喃低語。海浪打在岸上,燭光照亮了放在沙灘的龍頭。此刻巡遊隊伍穿上了橙色救生衣,在換香時立正等候。有人從後面大喊:「走啦,水漲啦 ,要落水啦! 」一個健碩男子蹲下,抬起龍頭,站起身時龍頭卻重得令他腳步不穩,幸好旁邊有人扶他一把。當龍頭著火,稻草冒煙,人群發出一陣興奮呼叫。龍頭再次高舉,最後巡遊一次,敲鑼打鼓更加起勁。

蕭昆崙先生大嚷:「行開!行開!」他排開眾人,讓整條火龍衝進海裡。抬龍頭的人踏進海面時,失足跌倒,差點往前跪下,有人挽著他腋下把他托起。火龍慢慢送入海中,閃光的眼睛仍很明亮,即使淹沒在水底下,光線仍能穿透海水。香一根接一根的給海水熄滅,發光的餘燼也逐一消失。隨著火龍下海,鼓聲也漸漸減弱,最後又越變越響。聚集的人群大聲歡呼,抬火龍的人高舉雙臂,表示大功告成。接著有人在水中嬉鬧。大家穿過嘩嘩的瀑布離開海灘時,心情似乎都很平靜。龍歸滄海,可望為村民帶來財富、健康和好運。明月皎皎,夏天的鬱熱一下子消除,我感到秋天的微風正送上初吻。

幸有貴人相助,終於看到龍歸滄海的一幕。

幸有貴人相助,終於看到龍歸滄海的一幕。

原刊於《蛋撻魔怪》;更多相片請看「蛋撻魔怪」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