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薄荷糖》:如何回到當時的純真

2019/4/30 — 16:53

《薄荷糖》劇照

《薄荷糖》劇照

適逢南韓導演李滄東的作品《薄荷糖》首映20周年,最近在百老匯電影中心亦設重映,而這也是筆者第一次認識到這部經典。雖然故事描述「光州事件」的篇幅,比《逆權司機》來得少,但看罷的震撼卻有過之而無不及,即使事隔幾天再寫這篇,戲裡很多畫面依然印象深刻。

在極權的政治下,足以改寫每段看來微小的人生,為他們帶來翻天覆地的劇變,戲裡的男主角金永浩(薛耿求飾演),也許只是當中的冰山一角。電影以倒敘手法說故事,從1999年逐點時光倒流,回到二十年前的1979年,呈現男主角在不同階段的經歷,一點一點讓觀眾知道,本來單純而帶有理想的青年,是如何喪失自我與良知,最後走上絕望自殺的不歸路。

一切一切,回到1980年那場學生運動。當極權執政者下令對學生武力鎮壓,那是南韓的黑暗歷史,仍然懷有赤子之心的男主角剛剛當兵,看到眼前出現的女學生,本著良知打算放她生路,卻鳴槍誤中並殺害了她。正是這一槍,仿如揭開男主角的陰暗面,讓他的人生變得從此不再相同,切切實實成為一個壞掉的人。

廣告

也許是源自一種放縱,也許是不能從傷悲自拔,也許是覺得自己失去做人的資格,

無法面對自己過去的男主角,徹底地改變了本性,那個在郊外含羞地跟初戀情人遊玩的他,早已消失得蕩然無存。當兵期間的殘酷歷練,亦讓他知道人若要在那個時代裡生存,就必須活得比別人狠,否則戰敗也不會有人前來可憐自己。

廣告

沒有很煽情的刻畫,但當觀眾一步一步地,以倒帶方式了解到他的過去,了解到他經常有如神經失常般暴走的原因,不免有點揪心。假如從來沒有那個極權政府,就不會有他開出的那一槍,也不會造就一個大好青年的墮落。只是,一切沒有如果。

這種揪心,也許要親身入場方能體會。當他拉開代表著初戀回憶的菲林底片;當他刻意忘記初戀情人的存在;當他隨便找個喜歡自己的人作老婆;當他再次跟被自己虐打過的疑犯碰面;當鏡頭回到1979年的那段快樂時光...如斯種種都令人覺得惋惜,只因一切本應不該如此發展。

不知有否過份解讀,然而男主角的幾場情慾戲,雖然女伴有著不同身份,例如妻子、情婦、一夜情對象,但全都不似存有真正的情感,更像隨便找個人來作洩慾工具。唯獨男主角的初戀情人,由始至終都沒有半點情慾戲份,那種純真與胡混的對比尤其明顯。大概從他雙手沾滿鮮血那刻開始,一切已變得不再重要,即使曾經是很重要的事情,亦然。

至於戲名提及的薄荷糖(Peppermint candy),是男主角跟初戀情人的信物,雖然只曾出現過好幾次,但每次出現都相當有代表性,最深刻的一次是男主角當兵出勤時,被上級呼喝而匆忙打翻了手中的薄荷糖,鏡頭映著那些被其他軍兵踩碎的薄荷糖,更是看得叫人心酸。在那些薄荷糖被踏碎的瞬間,亦代表著從前那個他所懷有的夢想與憧憬,全都被無情地徹底粉碎,所有曾經的美好,已經再回不去了。

【未來放映場次】
日期:1/5(三)
時間:19:30
地點:Broadway Cinematheque 百老匯電影中心

原刊於作者 fb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