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就是每個人—反藝術宣言 Manifesto

2017/10/2 — 19:24

【文:好好品】

如果你是姬蒂白蘭芝 ( Cate Blanchett ) 的粉絲,你會很喜歡電影《反藝術宣言》Manifesto,單是觀看她的形象和演技已叫人目瞪口呆值回票價。如果你是藝術達人,通識不同時代不同媒體的前衛藝術和意識型態,你會看得很過癮。但假如 …… 藝術嘅野,你識條鐵咩!那麼朋友,你要小心,預備接受像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的挑戰。

反藝術可以去得幾盡反得幾癲?看《反藝術宣言》的經驗告訴你,就像精神分裂。之前電影《思.裂》 Split 戲中主角 Kevin 擁有 23 種分裂的人格,互相制衡又互相影響著。《反》有點像把「藝術」擬人化,透過女王白蘭芝 精彩的演譯 12 種分裂的人格,而角色在互相的在糾纏在變異。
其實白蘭芝之前亦有過相類似的變奏演出,電影《七人一個卜戴倫》( I'm Not There ) 由六個不同年紀不同膚色的男女演員扮演卜戴倫,白蘭芝 是非一般有型的演譯了其中一個。《七》點題的說出他 (卜戴倫 ) 不在這裡  ( I'm Not There ),他不是任何人,他就是每一個人。

廣告

德國裝置藝術家兼電影人朱利安羅斯菲德 ( Julian Rosefeldt )看了《七》的影響後萌生了《反》的概念,到《反》的錄像裝置製作時,自然邀請白蘭芝在《反》更徹底的全盤一人演十二角的破格演出。《反》的宣言就是我 ( 藝術 ) 不在這裡,也不在那裡,我 ( 藝術 ) 就是每一個人。

當然在西方文化和意識形態中,十二這數字有著特殊的意義。聖經中十二門徒 ( 不同的人物、地位、職業 ) 在耶穌升天後,分散去世界各地向世人「宣講」福音。這跟《反》片白蘭芝一人飾演不同年紀不同身份地位的十二角去「宣講」宣言有著微妙的關系,《反》成了新的藝術福音。

廣告

《反藝術宣言》回到最初,英文戲名《宣言》,是一件羅斯菲德的創作,十三個屏幕同步放映的錄像裝置藝術品,每個屏幕大約比兩個人還要高,同一空間同時播放著白蘭芝的十二個角色宣讀著不同先鋒藝術流派的宣言,觀者的感受應該比電影強烈和來得震撼。

無論在展覽或電影中,觀眾不用過份期待導演會透過白蘭芝,讀出由五十多段二十世紀的宣言拼接出十三段像文學又像詩的獨白,能理解甚麼是藝術,這不是順時序性介紹藝術史的電視節目,而是要從精神分裂的對白中去尋找意義,重要是偶而那句話、那段影像,突然的觸動你。這正是後現代的表達方式,也是導演從裝置跳進電影的一個錄像異變性演奏。

在展覽中,觀眾可以是自主的觀看經驗,一個白蘭芝到另一個白蘭芝、那個白蘭芝開始看和重看都可以...… 相反電影倒是導演控制了觀眾的自由,重新安排十二個白蘭芝十三段片互相剪接穿插;那麼電影中導演的重新安排,角色的先後和宣言的交插時序,倒成為電影媒體展現這作品的特殊意義。

《宣言》重要的不是宣言內容,這是一次口說宣言反宣言的藝術表達;重要的,也許是其表達形式和概念,當然還有女王白蘭芝十二個顛倒性別身份角色社會地位非典型爆的演出。


作者簡介:我們是一個輸出屬於香港品味的平台,藝文人物,本土外來,細意感受,好好回味。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