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號外》之後 張鐵志:想做一個自己的媒體

2015/4/19 — 18:54

宣布卸任≪號外≫主編位置後,張鐵志很忙。社運界、文化界的朋友得知他即將回台,紛紛與他送別餞行。大學與機構的講座邀請也接二連三。在我與他約定碰面的時間前,他在灣仔出席飯局;聊一個小時,便又得去嶺南大學主講。

當日天氣很不錯,我在修頓球場看台坐著,邊喝啤酒邊等他。球場上有幾個後生仔百無聊賴地練習射波。張鐵志到來後我給他遞上一罐啤酒,他卻推說很飽,轉而點燃起煙抽起來。

那是他第一次坐進修頓看台。而那個星期五他就要返回台北生活。張鐵志是在三月三十一日於 facebook 宣布離開的,當時他曾如此寫道:「關於未來…沒有確定的新工作,但已經有些有趣的計劃期待和朋友們一起做。」

廣告

我問他,有趣的計劃是甚麼?他笑著搖頭說不能講,因為還在商量階段。

但最少有一件事,是張鐵志透露想做的。

廣告

「我想要做個自己的媒體」他說。「一個提倡新價值的、對年輕人有影響力的媒體。」

***

張鐵志第一次來港是 2006 年 12 月的事,其時保衛天星碼頭運動正鬧得沸沸揚揚。2009 年反高鐵一役,菜園村又出現過張鐵志的身影。2012 年末 10 月,香港政府擬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引起以學生與家長為首的一波反對浪潮。反抗最終得到勝利。這時候張鐵志也剛好搬到香港,準備展開他在≪號外≫的工作。

近年香港社運的每個關鍵見時刻,張鐵志都在。當然還有去年的雨傘運動。那幾個月他在民主教室講過課,每隔三兩天就去佔領區一次,直至目睹運動落幕。「雨傘運動後香港的氣氛好像比較低迷。」他說。「整個社會都在問怎麼辦,出路是甚麼。」

「香港真的陷入了一場苦戰。」在這樣的苦戰下,張鐵志要回去台灣了。

消息宣布後,讀者紛紛表示婉惜,說香港少了一把聲音、少了一個資深媒體人。張鐵志自己倒說自己不是甚麼「資深媒體人」,而是「資淺媒體人」。或者說,與其說他來自媒體,還不如說他來自社運。

「可能我也有點 Identity crisis 吧。」他笑道。

儘管張鐵志的第一份傳媒工作,是在碩士畢業後任職台灣≪新新聞≫記者,但他直言當時的理念已不太「傳媒人」。較之於追尋事實報道真相,他更傾向於借助文字的力量,鼓動年青人抵抗社會不公,傳播他所相信的價值。其後他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念博士,半路返台,直至 2008 年始重新投身傳媒。至今大約 6 年左右,倘若單論年資,在傳媒來說確實不算深,「所以才說是『資淺』。」張鐵志笑道。

2008 年至今的這段期間他先後擔任≪旺報≫主管、≪新新聞≫副總編、≪陽光時務≫台灣總監。儘管工作已有不少策劃成份,但張鐵志一貫的工作態度仍沒改變:自己是一個寫作者多過傳媒人。

直至加入≪號外≫,他才首次感到,自己在做一本雜誌。

「≪號外≫讓我變成了一個做雜誌的人。以前我沒有這個身份的。」有別於作者透過文字宣揚自己的信念,或者行動者 (activist) 組織社會活動,張鐵志看見了自己作為傳媒人的責任:搭建平台,提出議題,讓記者與作者參與。

「我覺得這意義很大。」他說。這兩年,張鐵志寫的專欄數目減少,心機都投放在「搭建平台」這個任務上面。≪號外≫對他來說,是這樣的一次實驗。

實驗結果有出人意表的,也有未如人意的。張鐵志整理過去兩年經驗,覺得最有影響力的是≪Gay and Proud≫(2013年2月號);賣得最好的則是陳綺貞做封面的≪台南:最文藝的老城≫(2014年2月號);≪新界東北:保衛我們的生活≫銷情不佳,讓張鐵志有點失望。「大概因為在文化圈,新界東北也是比較少眾的議題。」他說。「但回頭看,有藝術、有人物、有論述,我還是覺得值得驕傲的。」有些期數因為涉及商業考慮,封面賣給廣告客戶,「Story 不能不做」;另一些題目則本來已有想法,但因力有未逮、時機不合而沒有成事,如 2013 年在本土討論還沒有很熱烈的時候,他已經想要做「誰是香港人」的專題,≪香港民族論≫發行的時候,他又想過搞書評座談會,「把左中右的人都找來」。最終這些未能做成,張鐵志如今回望,也「覺得可惜」。

但是在許多人眼中,對於佔領中環,對於長毛被捕,對於雨傘運動,該回應的社會議題,≪號外≫都已堅守了它的崗位。這兩年間張鐵志一邊做,一邊學習如何在雜誌上把一個議題 ── 哪怕是自己不熟悉的議題 ── 做成專題報道,帶起公共辯論;學習視覺效果的重要性,「讓我更會思考怎樣運用設計,而不只是靠一支筆」;學習如何在最大限度上,平衡理想與商業壓力。

「所有雜誌也是理想與現實的掙扎。」他如是說。

政治壓力呢?張鐵志說基本上沒有。不過作為事實,他現在「不一定」可以返大陸。「每次都要審批,有時可以,有時不行。」

或許在另一種意義上,可以說≪號外≫的編輯室才是中國政府所「提倡」的事。小小的團隊裡面曾經有過來自台灣的張鐵志、來自內地的張潔平和曹疏影、香港的黃靜和阿高等等。真正的中港台大融和,從實質意義上呼應了張鐵志初上任時提出的目標 ── 連結兩岸三地。

這也意味著,《號外》將從香港城市文化的先驅探索者,轉向更關注中港台三地。這個轉向是因為,一方面了解與欣賞我們熟悉又陌生的他者的創意、智慧與勇氣,將會擴展我們自身的思維與想像力;並且,我們是要在多重的碰撞與交會之中去更豐富本地文化,而不是讓自我認同與價值消失、讓差異弭平。(張鐵志在《號外》的首篇主編語)

更正確來說,是連結兩岸三地,獨立文化與異見聲音。

「大家都被同一種東西壓迫 ── 中國模式、中國主旋律、中國政權。」他說。在這個意義上,即便返回台灣,張鐵志還是與香港站在同一戰線。卸任後,他將會繼續以主筆身份,繼續在≪號外≫作戰。至於台灣呢?

「台灣的媒體很爛哪!」他說。「所以我有個夢想,就是做自己的媒體。」

張鐵志透露,眼下這個媒體計劃還在構思與商討階段,它可能會是新辦媒體,或者是由某個原有媒體大手改革而成。

「既然這個戰場可以做到的東西有點限制,我想換個地方試試看。」他說。「而且,台灣也是這個戰場的延續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