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蚊蚋

2015/11/30 — 10:30

不知從哪時起我們不想母親操勞
逢年過節便到附近的酒樓吃飯

所以留在老屋的時間便比以前短
從四面八方湧來的蚊蚋便比往常兇

都像豁出去的樣子,成群蚊蚋飛到我可以
清楚看到牠們毛茸茸的觸鬚和空腹

廣告

的距

廣告

我不斷往空氣拍打,拍打。母親如常走過
間或跟我們閑話,渾然不覺滿屋是蚊

要起行了,母親。母親卻揉著肚子出來
說不去了,燈火漸暗的臉,說剛拉過肚子

可能是因為,鬢上未染的髮腳露白,今天下午
吃了一些,早餐未吃完擱在那裡久了的米粉

為甚麼不溫熱呢為甚麼不用微波爐叮呢?
冬至夜母親一人留守在家,拒絕了我們

我看到漫天蚊蚋很慢很慢地落在老屋的牆上
櫉上、椅上、桌上、杯上、碗上、筷子上…

時間是牠們的了。父親在電話上說母親睡了
不用擔心,而我在西鐵快線上開始感到頭疼

好像回老屋一次便多一次蚊子侵進我的頭顱
高頻震動的薄翼刺穿一種遺忘了的痛

 

2008年12月23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