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蜘蛛俠與香港的抗爭青年

2019/7/9 — 10:18

《蜘蛛俠》劇照

《蜘蛛俠》劇照

蜘蛛俠(Peter Parker)打算跟同學們一起去歐洲旅行散心,並希望與他心儀已久的MJ親吻。他出發時甚至連自己的戰衣都不想帶去,遇到「怪物」後,見到有人幫忙暫時擊退「強敵」,心中卻不願再當什麼救世英雄。但Mysterio對他說的一番話值得我們深思,那所謂的正常生活是否能夠不勞而獲、從天而降,還是要靠自己去爭取?

我們再回看近期的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引起民眾人心惶惶、爭議不斷,一國兩制似乎再次往「一國」的方向偏移、脫離原來的軌道。而於酷暑炎熱、猛烈陽光之下,年青人本來可以躲在有冷氣的房間內度過暑假、或是出去遊玩放鬆一下,可他們卻為了香港的未來、為了自己的未來、為了爭取他們想要的、那免於有寒蟬效應、或不用活在白色恐怖下的正常生活,而被逼走上街頭、進行抗爭。

注意:以下內容含有大量劇透,請斟酌閱讀

廣告

現代科技一日千里,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普及、網上直播的流行(在本片中,也通過熱衷於網上直播的Flash Thompson來表達這點),令到我們目之所及,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影像。但影像有時會混淆我們的思想、判別,於Mysterio利用全息投影技術來迷惑大眾,或是那段可能是參考了希治閣的《迷魂記》、並令到蜘蛛俠被擊倒、也能對觀眾產生較大衝擊力的段落,都表達了大家所見的,未必是真實。

而由Jake Gyllenhaal所飾演的Quentin Beck,以虛擬的影像或通過媒體的報道、渲染,塑造了Mysterio之「英雄」形象;他甚至在本片的第一個彩蛋中,再一次利用媒體來醜化蜘蛛俠,希望民意逆轉。而香港媒體所拍攝到的影像,對整個「反送中」運動,也有很深遠的影響,這包括正面的推動影響,亦都包括CCTVB那些經過悉心剪輯過的影像,對運動的有意抹黑。媒體與它們的影像,成為政府和反對派雙方的重要武器,不論哪一方在之前處於怎樣的劣勢,若他們運用這武器運用得好的話,都有可能反敗為勝。

廣告

《蜘蛛俠2:決戰千里》中最成功的一點,就是重塑了漫畫裏頭的大反派Quentin Beck這個人物。他跟蜘蛛俠亦師亦友亦敵的關係,有點像是再次套用了《Captain Marvel》內Yon-Rogg(由Jude Law飾演)那類型的角色設置之想法,但是又得到了進一步的發揮。我們於Quentin Beck身上看到了已逝的Tony Stark之影子,像他戴上Tony留給Peter Parker的那副太陽眼鏡時,Quentin Beck真的與Tony Stark頗為神似;並且他與Tony Stark本來都是沒擁有超能力的人類,但通過高科技,令到自己變得非常強大。


而作為新一代復仇者聯盟的領軍角色,蜘蛛俠是既需要對Iron Man進行承傳,也要對他進行「擺脫」:在承傳部分,電影能夠通過一些小細節,例如Peter Parker於飛機上重新製造戰袍的那類似Tony Stark的動作,就已經表達了出來;而有關於「擺脫」,蜘蛛俠對Quentin Beck的決鬥不單證明了他能夠挑起了大梁,且通過對這個能令人聯想到Tony Stark之角色的擊倒,暗示蜘蛛俠在Tony Stark的影子下得到擺脫,或擊敗了壓制著自己的心魔,讓他能更有信心地走一條屬於他自己風格的路。

而在這次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中,我們也看到了年青人像這集的蜘蛛俠一樣,承前啟後、挑起了大梁。他們既繼承著以前和理非的遊行方式,也「擺脫」了老一輩或過往的抗爭手法:沒有大台、由網上號召(「連登」成為了重要指揮基地),各有各做、多管齊下、遍地開花……令到香港的民主運動,揭開了新的一頁。

但這些青年人並沒有蜘蛛俠那樣的超能力,卻肩負起要改變時局的重任,能力較小不一定責任就會小。他們希望聚沙可成塔、聚水匯成河,即使面對強權如本片中密集無人機的強烈攻擊,也毫不動搖地像暫時失去自己的重要能力、可依然一手拿著破鐵板的蜘蛛俠那般(致敬了《Avengers: Endgame》中,美國隊長手執盾牌和Thor之錘的高光時刻),不斷地抗爭;他們有計劃地行動,但世事如本片的劇情一樣,往往不能按主角預先的構思發展、會出現不少的變數,可這些變數有時又能夠令到原來計劃所希望取得的結果實現,如蜘蛛俠最終仍能跟MJ親吻,政府/警察對香港抗爭者的阻撓、打壓,也會燃起民眾更大的怒火,並致使這場大型社會運動,可以更有機會地取得大家原本所希望的一些成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