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血色莊園》:恐怖只是包裝紙

2015/10/17 — 14:38

《血色莊園》海報

《血色莊園》海報

一直覺得抱合理期待進影院是重要的事,像幾年前有部電影叫《奪命異能》,因為海報及宣傳片的誤導,筆者入場時滿心期待它是套特技亂飛的科幻大片,誰不知它更像探討少年心事的偽紀錄片,於是乎,儘管客觀來講戲不算很差,但筆者那次觀影經驗還是糟透了。

陷阱沒有《奪命異能》大,只是《血色莊園》確實有類似的危機。觀眾有機會把它歸類為恐怖片,然後給它一個「不夠可怕」的評價。只是假若我們入場前花點時間去理解,便會明白哥德式浪漫電影才是最適合它的定位。

哥德式風格作品沒有相當統一的定義,籠統而言,它的主要元素包括恐怖、神秘、超自然、厄運、死亡、頹廢、住著幽靈的老房子、癲狂、家族詛咒等等。因為哥德式小說被認為恐怖電影的鼻祖,所以恐怖電影和哥德式浪漫電影之間的界線有點模糊。只是從《血色莊園》導演哥連慕迪多奴的訪談看來,兩者確實有其差異:

廣告

事實上,很多人混淆了恐怖片和哥德式浪漫電影。但是,哥德式浪漫電影的味道實在太獨特,它們融合了愛與死亡、恐怖與美感。

上述引言透露導演對哥德式浪漫電影的看法。毋庸置疑,恐怖是這個類型其中一個重要元素,《血色莊園》開首,已故的母親以鬼魂姿態警告女主角小心血色莊園一幕,就拍得讓人毛骨悚然。然而有趣的地方在於,這亦差不多是全片最令人心驚膽顫的一幕。在此之後,可怕感不斷遞減,對於恐怖片來講,這叫虎頭蛇尾,但在哥德式浪漫電影的範疇內,講法就不太一樣。

廣告

沒有堅持把觀眾推向驚恐,是因為迪多奴想留更多的情感空間,讓觀眾感受哥德式浪漫作品有關「愛」的部份。這種愛,並非愛情片那種綺麗動人的感情,而是受到詛咒,包含無數困擾,讓人瘋狂的糾結。事實上,相信大多數看過本片的觀眾都認同,相較於恐懼,戲中宿命般的愛情悲劇更叫人印象深刻。

恐怖與愛之外,美感也是電影的重要一環。迪多奴自言,要把《血色莊園》拍得奢華豔麗。講得出做得到,漂亮的服裝不在話下,那間三層樓高,宏偉但衰敗的大屋,更算得上整套戲的靈魂所在。據知,大宅花了7個月時間建造,屋內的升降機﹑水龍頭﹑壁爐等等,全部都可以實際應用,當中所包含的心血,實在是不言自喻。

如此重視服裝與場景,除了想憑視覺效果打動觀眾外,亦是為了配合電影的主題。要知,鬼魂與血案出現在平常小屋,與出現在破舊大宅有不同的象徵意味:前者可能映射普通人的不幸﹑日常生活遭受威脅;後者卻牽涉到遙遠的過去﹑家族的秘密。當昔日的光輝隨著大屋腐朽,頹敗的感覺油然而生,住在屋內的人困在這氛圍內,不由自主地漸漸扭曲,漸漸瘋狂。這種帶有歷史縱深的無奈與悲傷,相信就是迪多奴想要給予觀眾的,哥德式浪漫電影的情感。而這種情感,顯然與一般恐怖片所追求的有所不同。

迪多奴本身是哥德式浪漫小說和故事的愛好者。他在電影加插的很多細節位,比方說女主角的姓是 Cushing,與在多套經典哥德式電影飾演要角的 Peter Cushing 一樣;又如女主角崇拜的作家 Mary Shelley 是哥德式小說的代表人物等,都提醒我們《血色莊園》與哥德式浪漫故事悠久傳統的緊密關係。把它當作普通恐怖片看未免辜負導演的苦心,擺正期望方向入場,相信大家會更能欣賞此戲的魅力所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