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街市書店】解憂舊書店:社工媽媽活化街市 望年輕人重拾書本樂趣

2016/7/12 — 13:47

朝七晚九的書店工作,Phyllis 總是帶著笑

朝七晚九的書店工作,Phyllis 總是帶著笑

微雨的早上,十一時許,黑木書枱前,滿地盡是一幢幢的書。坐地小鐵扇,輕輕地吹。書店門口的高櫈上,一個小女孩,翻看流行愛情小說。店舖沒有冷氣,壁佈板上寫著「在這裡最緊要心靜否則熱死」,還貼著一些充滿童真的繪畫。

店內暫時未有冷氣,以小鐵扇降溫

店內暫時未有冷氣,以小鐵扇降溫

廣告

「畫,是隔籬舖頭老闆的孫女所畫的,一個是中醫孫女,一個跌打孫女。現在看書的,也是隔離賣玉阿姨的孫女。」店主 Phyllis 說。一個準媽媽拿著食譜,走到書桌前付款。

「呀,你鍾意煮嘢食嗎?」

廣告

「也不是,最近開始研究吓咁。」

準媽媽徐徐說起,剛剛在附近做完產前檢查,聽說寶湖道街市開了書店,便順路過來走走。同樣身為人母的店主 Phyllis,育有一個十五歲的兒子,今日開立書店,多少也因為這個獨子。

心痛兒子打機不再看書

四十未滿的 Phyllis,大學修讀社工,與曾健超是同學,畢業後卻從未正式執業,一直只做個普通文員。本來只是兩個星期的暑假臨時工,一做就做了十多年,她笑稱是「容易產生感情」的緣故。

店主兒子的木工功課,木椅就放在書店內

店主兒子的木工功課,木椅就放在書店內

直至數年前,Phyllis 辭工陪伴兒子應付升中。從在職媽媽到全職主婦,她仍然放不下忙碌的生活,爺兒倆總愛說她「成日喺屋企無嘢搵嘢嚟做」。書店,可說是她其中一件大 project。

「小時候,兒子看很多書,但到中學,有了智能電話,就 bye bye。」Phyllis 喜歡閱讀,家裡處處藏書。兒子小學也是小書蟲,自從擁有自己的智能電話之後,習慣就完全改變了。

「拎著電話,是不會看電子書的。現在小朋友只顧打機。由喜歡看書到完全不看書,我感受好大,好 sad。」

喜歡書,心痛兒子放下書,Phyllis 試著創業開書店,重燃自己孩子,以至其他青年人的閱讀樂趣。她笑言,「現在做書店,也算是重新接觸社區」,讓唸社工出身的她有種「重操故業」的感覺。

書店不靠人流,寧願打牙骹

未嘗涉足文化出版界,籌備書店可謂由零開始。Phyllis 膽粗粗地向其他二手書店取經,例如「我的書房」、「讀書好棧」等,「鐘意書的通常都是好人,書店們都好好,很樂意教我怎樣做。」

旁邊賣玉阿姨的孫女也來看書

旁邊賣玉阿姨的孫女也來看書

為方便照顧家庭,住在大埔的 Phyllis 一早鎖定要原區創業。她曾經走訪區內不同舖位,地方小小都已經月租過萬,即使人流不多的商場,也開價九千,叫她疊埋心水睇街市。

論人流,寶湖道街市絕對不是區內最旺的。Phyllis 偏偏看中人流不多的特色,認為這種「非傳統」的街市,正是適合書店進駐的場所。

「舊書店其實不需要太多人流,因為人流多,也不代表都會幫襯你。要買書的,書店開到哪裡,買書的人都會追去。」

人流旺,租金自然貴,Phyllis 寧願選擇恬靜的街市。寶湖道介乎火車站與墟市之間,街市內的舖位早已轉型,沒有「濕立立」的地板,三分一的店舖都是賣花的,「住大埔的都知道,買花就要來這裡」。

「旺的街市,個個掛住做生意,沒有時間打牙骹。這裡夠靜,大家都好空閒,會打吓牙骹。」

Phyllis 年頭鎖定寶湖道街市,經常來跟攤販聊天,預先聯絡感情。今年三月,首次投標失敗之後,她決定一旦再見到有單位出租,便要不計成本志在必得,最終以五千多元租下,目前書店的舖位。

街市內其他攤販的小孫女,繪畫都釘在書店的壁佈板上

街市內其他攤販的小孫女,繪畫都釘在書店的壁佈板上

決心賣舊書

店名參考日本小說家東野圭吾作品《解憂雜貨店》。除了解憂,「舊」也是一大特色。從開始計劃書店以來,Phyllis 腦海便沒有出現過全賣新書的念頭,只因「新書投資太大,根本做不來」。

「我是特登將『舊』字起上店名,也是特登不用『二手』」。Phyllis 解釋,自己鍾愛舊版書,又指新版書多有刪改,尤其突顯出舊版書的價值,「先不論政治書籍,就算金庸小說,以前和今日的版本,都相差甚遠」。

經營舊書店,Phyllis 收書不設限。街坊朋友捐書的熱情,遠超預期,部分書刊更是珍貴的年代文物。1970 年代的外國攝影雜誌,1979 年香港出版的《老人與海》等等,都記錄了那些年的閱讀品味。

「你以為無人睇嘅書,其實仲好多人想睇。」Phyllis 一度考慮停收電腦書,擔心更新太快,未賣出已經失去作用。豈知前兩日有個伯伯來問,又叫她不忍心,唯有想辦法繼續盡量廣納各種類型的書籍。

解憂舊書店的漂書架

解憂舊書店的漂書架

十蚊廿蚊,全店書本定價較一般二手書店半價賣書的常規為低。Phyllis 直言:「又不是我出版,又不是我寫的,我只是做轉手的過程,十蚊廿蚊已經好合理」。她慶幸,家庭開銷由同樣做生意的丈夫支撐,書店只要賺回租金成本已經心滿意足,「更何況我想人多點看書,價錢合理就可以。」

其中放在門口的漂書架,不是殘破書籍的歸宿,反而是 Phyllis 經營書店的理念核心。痛心孩子不再愛書的她,將所有青少年讀物讓人免費取閱。開業首幾天,她將《舒特拉的名單》放進去,沒多久就有學生拿著來問要,「全部學生書都零蚊漂書,我希望他們真心愛上閱讀。」

街市需要活化

在大埔生活多年,Phyllis 認為區內學校多,閱讀風氣有望推廣開去。不少街坊擔心書店熬不下去,即使看上漂書架的作品也主動付款,亦有讀者覺得標價十蚊廿蚊太低,額外再多給一些,「大家好驚我哋做唔住,哈哈。」她認為,領展街市一式一樣,墟市又受到水貨店和藥房入侵,逐步蠶食小本經營的生意,「所以本地人特別支持小店」。

租金高企下創業,Phyllis 相信街市是出路。食環署管理的街市,不但租金比較便宜,而且租約都是三年為限,商戶退出只需要一個月前通知,極具彈性。進軍街市之先,她亦仔細研究香港各區的街市使用情況,發現不少街市舖位用作貨倉,部分街市人流不多,「其實好需要活化,但政府一定唔會做,所以靠我們這些小市民去做」。

解憂舊書店店主 Phyllis

解憂舊書店店主 Phyllis

從朝九晚五的 OL,到 24 小時全天候的主婦,書店開張之後,Phyllis 更是每朝七點開舖,做到晚上八九點才離開。儘管店務瑣事總是看不到盡頭,但她仍然每天掛著笑容做足十多個鐘,「做自己喜歡的事,便會有動力。累了,便看兩頁書,休息一下,再繼續。」

改變一座城市的閱讀風氣不易,但身邊人的微小變化,叫 Phyllis感動不已。開業半月,兒子放學過來幫忙執書,找到有趣的,便會翻開一兩頁看看。她最感動的,要算是平日「零睇書」的丈夫有一晚來接收工,她還在忙,等候無事做的人夫竟拿起書本來細細閱讀,朋友都笑說 Phyllis 已經「成功」了。她不祈求書店成為心靈治療所,但希望有一個空間讓大家放下心頭負擔,「不必是那麼深層次的治癒,微小的行動都有幫助」。

解憂舊書店

解憂舊書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