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街道的生命脈理 — 「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社區文學地圖

2016/4/27 — 18:48

一條條縱橫交錯的街道是城市的血管,也是市民生命與歲月的脈理。攘往熙來、車人流轉,我們穿梭於不同街衢,居住、上學、工作、消費,千絲萬縷,織出一段段細碎隱匿的情感。

由香港文學館主辦、何鴻毅家族基金贊助的「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社區書寫計劃鼓勵市民大眾整理自身生活經驗,寫下屬於自己的街道故事。「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計劃網站現已隆重發佈,網站展示了計劃的成果,並將分階段刊登十八位本地著名作家,如西西、淮遠、呂永佳、廖偉棠、陳麗娟等社區書寫作品,同時刊載市民大眾的創作,由作家敏銳的眼睛看街道的幽微物事,從素人的筆下看庶民生活。

發展的巨輪隆隆地輾過來,老的舊的崩裂瓦解,新的一幢幢拔地而起。舊有的街道忽的死去,卻在人們的記憶裡活起來,又從書寫中,活下去。

廣告

逝去的日常風景

淮遠

淮遠

廣告

淮遠是參與是次書寫計劃的作者之一,他的作品〈擠眉弄眼和勾肩搭背〉寫了谷亭街的變遷。淮遠於元朗出生、成長,谷亭街給他許多美好的回憶:「我有一個小學同學住在那裡,當時的樓房很古老,頂多就只有三層,同學住在其中一層,他是全校入面第一個有唱機的人,以前那種很小型、四方唱盤,人手打碟的唱機。當時流行披頭四,小六放學後就天天到他家裡聽免費歌。」當時谷亭街旁邊還有一條小巷,非常繁華,有診所、農具店、食肆,下雨時水浸及膝,但現在這條小巷已給封了。

淮遠在谷亭街聽過免費音樂、買過拖鞋、看過醫生、躺過手持「恐怖金屬武器」的牙醫大躺椅。小時候家裡開雞場,他也跟爸爸去過巷子的農具店。在過去的谷亭街有很多生活片段,但現在街道都成了兌換店、藥房和流鶯之地,他發現這條街最主要的活動變為兌錢。

〈擠眉弄眼和勾肩搭背〉寫了淮遠的回憶,也寫了谷亭街的變遷,他自言在這次書寫讓他尋回從前在元朗生活的記憶和感情:「以前元朗跟現在有完全想像不到的變化,商業與現代建設的污染,對元朗和香港很多區造成很大的影響。我覺得我們有責任把以前的事物、不同地方的個性說出來。」

〈擠眉弄眼和勾肩搭背〉全文

呂永佳

呂永佳

白沙道隱藏在銅鑼灣的喧鬧背後。呂永佳第一次搬離家庭,就是住在白沙道。搬進鬧市,他發現了銅鑼灣的另一面貌——凌晨時寧靜得仿彿整個城市都屬於自己。「這種感覺與我當時二十六、七歲時的心態很相像。第一次享受自由、獨立、擁有的感覺。」

呂永佳從青衣家裡搬至白沙道,輾轉住過九龍灣,最終又搬回青衣,白沙道儼如是他的成長記錄,對家庭脫離又回歸的狀態。〈白沙道〉這首詩就是他獨居生活的回顧。

〈白沙道〉全詩

參與式文學地圖

地圖是一個地方的縮影,從地圖裡我們讀到土地規劃、用途、邊界、形狀、地勢等等各種資訊,如果細心留意地圖上的標識,總會發現這片土地上原來有那麼多我們不知道的空間和事物。本土研究社的地理學者陳劍青認為地圖可作為人們與自身周邊環境的參照,透過地圖的視角重新發現、認知我們的社區。

「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網站以Google Map為載體,根據書寫的地區及街道,把社區書寫作品標誌在地圖上,用具像地圖作為閱讀的索引。大眾的創作恰如新的視角,容讓讀者體驗這個城市裡各個社區故事、各種生活的底子。

陳劍青想到一種開放參與的地圖:「Participatory map即參與式地圖,可以給不同人就自己的角度一起參與,共同建構地圖」。網站內的社區文學地圖,由大眾共同書寫建立,也可謂「Participatory literary map」了。

地圖是認識社區的一個平面,文學能立體地補足或呈現各地區的細節和生活痕跡。有名字的街道固然值得書寫,陳劍青指出香港也有很多尚未命名的街道,尤其在新界鄉村地方。他期望未來也有人能為這些無名街道寫下它們的故事。

庶民的社區文學地景

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網站現已發佈,網站第一階段共收錄了35篇作品,刊登了作家及市民大眾的作品,暫刊作家包括西西、淮遠、廖偉棠、劉偉成、胡燕青、伍淑賢、呂永佳、張婉雯、李維怡及陳麗娟,及後將陸續刊登更多作家及大眾作品,呈現豐富多元的社區文學地景。

第二階段的徵集現已展開,徵文內容以香港任一具體實存街道為題,體裁不限,字數上限二千字,作品必須未曾發表。優秀作品將於計劃網站刊登,並獲稿費。有意遞交作品的朋友,可將作品連同姓名、聯絡方法,以電郵發送至 [email protected],或郵寄至「香港灣仔軒尼詩道 365 號富德樓一樓香港文學生活館」,電郵主旨或信封面請列明「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徵文投稿」。徵文長期開放,投稿者可多次參加,共同建構屬於普羅大眾的社區文學地景。

附註:「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社區書寫計劃由香港文學館有限公司主辦,何鴻毅家族基金之「藝術‧改寫香港─本地文化藝術資助計劃」贊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