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詛咒的柬埔寨

2015/1/18 — 12:18

出發往金邊機場返港前,把前《紐約時報》記者Joel Brinkley的著作《Cambodia’s Curse: The Modern History of a Troubled Land》合上,隨手拈來一份《金邊郵報》。想不到《Cambodia’s Curse》竟然猶如《金邊日報》內容的補充和索引。每篇本地新聞,毫不誇張地,真的是每一篇,都跟書中提過柬埔寨的種種問題直接連起來。

到過吳哥城的遊客無不為一千年前吳哥王朝的輝煌懾服。即使門票一點也不便宜,遊客還是乖乖奉上鈔票,除了慕名而來,也希望入場費能資助修復古蹟。

報上說一名反對黨議員指控管理吳哥的Apsara Authority及負責門票銷售的Sokimex公司將門票收入中飽私囊。Apsara Authority還以遠低於市價水平將吳哥附近的土地租借予Sokimex起酒店。暹粒被建成為慕名前往遊客而設的主題樂園,設施一應俱全,但根據二零一二年的數據全國未鋪好的路超過九成,大部份人沒有乾淨食水和電力。農村上學的小孩不過三分一。可是現代化的暹粒機場為了迎接遊客已經準備擴建了。

廣告

當天的頭版新聞是這樣的:Koh Kong省的少數民族和環團分子抗議起水壩。工程將一千三百名村民逼遷而沒有合理賠償;軍人阻止村民進入森林範圍,非法伐木及走私並恐嚇村民。水壩背後的是中資公司,柬埔寨子公司其中一位董事成員是同時任職參議員的商人劉明勤。

劉明勤在書中經常出現,在政壇打滾多年的他,是柬埔寨官商勾結的典型。總理洪森剛於上星期慶祝執政三十年,由為越南在柬埔寨的傀儡政府到聯合國接管柬埔寨確立民主制度,經歷多場政變和權力鬥爭,物換星移他都安然度過。

廣告

洪森領導下的柬埔寨人民黨以舞弊贏得選舉,每次組閣猶如分餅仔,忠心的可獲多油水撈的部門首長,劉明勤正是典型例子,因為政治地位得到巨額工程合約。外國援助佔了柬埔寨政府開支約四成,水清則無魚,所有工程和外國援助都變成貪官濕腳的溫床。

報道說政府公佈發出了數十萬張土地使用權證明文件予平民百姓。金邊近年發展迅速,尤其是中國財團在金邊市中心大舉買地大興土木。原本住在市中心的貧民被逼遷。半夜警察來到他們的家,將他們趕上貨車,然後一把火把房子財物燒光,將他們運到市郊的臨時草棚住,乾淨食水和電力欠奉,頭頂只有一片草。

書中間中有些細節和事實不夠準確,亦有一些參與柬埔寨重建如世界銀行官員認為此書偏頗,洪森政府再腐敗、人權狀況再差,但至少確保了二十年的和平和經濟發展。

我非柬埔寨問題專家不敢置喙。但這種說法香港人絕不陌生,把洪森換了中共句子不是同樣成立嗎?在金邊和柬埔寨各地可見中資公司投資和大興土木,中國向柬埔寨輸出巨額援助和投資時,同時也向各東南亞國家輸出「中國特色」的發展模式。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