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複眼硬照──Eight Hong Kong Poets

2016/6/27 — 12:12

【文:李日康】

Eight Hong Kong Poets收錄八位優秀詩人的選作,早前獲艾略特詩獎的Sarah Howe也是其中之一。在欣賞詩藝之先,更吸引我的是兩位編者David Mckirdy及Peter Gordon如何在這本冠名「香港詩人」的選集中,透過選詩,展現他們心目中「香港詩人」的形象。

詩集特別收入已故香港重要詩人、評論家梁秉鈞教授的十首英譯詩作,包括名作如 “Ladder Street”、“Kuafu at Exchange Square”、“Images of Hong Kong” 等。綜觀全集,標舉梁秉鈞的詩作,並列於眾詩人之首,似乎不是詩風、流派、藝術技巧的原因,除了尊重,相信更主要是在於書寫題材和創作語言兩大環節。Peter Gordon指出梁秉鈞是少數溝通中英雙語寫作的先行香港作家;而David Mckirdy更在序中明確地點出物質景觀 (physical landscape) 及語言風貌 (linguistic landscape) 乃是次選務的兩大因緣。

廣告

以地景及語言作為理解Eight Hong Kong Poets中的「香港」因此就顯得順理成章。選集中一部分書寫地景的作品顯得相當「地道」。所謂「地道」,是指作品在取材、構思上,都與很多典型以中文為寫作語言的詩作接軌,例如Jennifer Wong的Shanghai Street以上海街為題,透過鬼節、紙紮神具店、木工店、祭品等,最後歸結到「I didn’t know what to do/ with the packet I received:/ a coin, a sweet and a tissue paper./ A riddle.」詩歌前半部分彷彿直寫地景名物,但最後由上海街走出來的,卻是一封詩人不知如何面對,意涵複雜的「吉儀」;又例如 “Mother and Child” 同樣是抒情之作,詩中以照雞蛋、觀雲色預測天氣、撥葵扇等頗有本土特色的生活習慣貫串作品。這有意無意之間,都與香港詩歌的其中一條脈絡——靜觀微物,有所對應。或許有些詩作如寫灣仔的肉慾森林不夜天,會顯得有點東方主義的色彩和印象;而另一部分的地景書寫,則十分到位而不離地:Eddie Tay的 “Neighbours” 寫出香港蝸居牆垣單薄,私密空間交疊,鄰里間侷促、不安的張力;Timothy Kaiser的 “Minibus 14M” 為小巴司機立傳、“waiting for 107” 寫雨中等車之苦,抵死到位、“girl on the bus” 及 “Statues” 則是都市即景速寫;Shirley Lim的 “Hong Kong in Black: Festival Walk” 相信勾起不少人對又一城變身水舞間的記憶。這些詩歌偏向短小精悍,謀篇佈局不大野心,但就老老實實地以建築、交通工具,寫香港的城市感受。

以上談及的作品,就其「地道」、「不離地」而言,都表現得恰如其分,放進以中文為寫作語言的香港詩歌中,毫不突兀,甚至可以立時聯想起以某些作品,與之對讀。反而在我的閱讀過程中,有些作品更花心神深思,即使這類作品為數不多,包括 “Hotel-Yangshuo, China”、“Newest, hottest, tallest, the most London”,這兩首的特別之處是,在一本標舉香港詩人的選集中,詩作「表面上」並不是書寫香港:前者是身處內地酒店的一系列自由聯想;後者則是有點虛妄荒誕的跨國情事。雖然以身分標籤或許會有危險性,但是次選集的作者,不能否認的確是在成長階段,或因工作而旅居多地的知識分子世界公民,在這選集的作品中,除了恰如其分的「地道」,更使我驚喜注目的,是那種在不同大城市生活,時差、經驗重疊交集,甚至有時顯得融混其中,身在多方的獨特空間經驗。這「表面上」與香港的地景無關,但實際上卻透過一種反照,映射「香港性」另一立體面向,提示了我們有一群獨特、以英語為媒介的香港詩人,他們筆下在在書寫一種其他作品較少觸及的世界觀,豐富了香港詩人的層次。

廣告

這種棲居多地的生活經驗,自然也包括語言的旅行。選集中的作者,或兼擅多語,或以英語為本位,語言環境的混雜,引發他們以詩歌思考語言問題、語言界限的創作衝動,這也是今次選集的一大命題。詩人如飲江、蔡炎培、關夢南有以廣東話入詩,直接叩問廣東話的維度與界線,他們三位的詩時有生活化的表現,而且流露出一種粵語的幽默和語言魅力。在Eight Hong Kong Poets中,除 “We Chinese” 及 “Always” 兩首以詞語的調度表現機巧靈動的語言,選集中更多的,是採取思辯的路向,以一種邏輯性強的佈置,引發對語言問題的追問。Eddie Tay的多首選作也是以親子關係作為觸發點,由 “My Thought Fox” 稍稍從小兒子學中文認字,透露「and I hope my son’s Chinese/ will be better than mine」;到以散文體寫成的 “Letter to My Baby Daughter Born in Hong Kong”,甚至乎是直白地向下一代傾吐語言的憂慮,語言環境的變易使同一親族的異代人遺失身分;最後一首選作 “A Second Language” 則上追父祖輩的歷史,以國語變成第二語言,以英文讀中史如小孩子學ABC作結。此外,類近因語言風貌的交雜引發思辯的,還有Tammy Ho的 “Languages”、Sarah Howe的兩首長詩 “Crossing from Guangdong” 及 “Island”,後者從追憶學習廣東話、中文字而引發的思考片段,不妨視為當代人對父輩(如Eddie Tay的憂慮)的一種詩歌回應。似乎面對語言的迷思,詩人表現的仍然是一種未能盡錄的冒號,但特異之處在於所選的詩作較少在詩風、語言、意象上表現成迷離、破碎、意識流,相反,甚至可以說是詩句越見堅實與理性。

回到筆者在開首提出的問題:兩位編者透過是次八人詩選,展現的主要是香港詩人中世界公民的人物群像,維度廣闊多變的空間經驗和以硬朗理性語言推進的語言思考,恰如複眼視野下的硬照,對流動的空間非常敏感,同時又表現得輪廓分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