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九空降故宮,我哋可以做D乜?

2016/12/28 — 22:04

聖誕前夕,西九文化區空降故宮。好嬲──但嬲完、爆完粗,我其實更想知,究竟我哋發生咩事?突然回想起這一年藝術文化界發生的一些事──

12月:選委會選舉,建制陣營在文化小組投票,由汪明荃領軍的「文化共融」大勝,全取 15 席;泛民十五人名單「文化同行」全數落敗。

11月:藝發局選舉,建制派勤於種票,旗下一個中華文化總會,就有超過 60 個屬會,均有登記成為藝發局選舉選民。面對建制派的團體種票,改革派的周博賢仍然當選。他指今次選舉集中是文化藝術選民,加上以個人票為基礎,故結果反映一人一票的重要性。

8月:一群年輕藝術家嘗試成立「藝術家工會」,希望透過組織工會,加強藝術家的保障,也更有力量為不義的待遇發聲。

5月:藝發局撤下黃宇軒和林志輝的作品《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又可解讀成倒數 2047 的「倒數機」),並批評二人違反協議一事,強調撤展做法「不涉及任何政治考慮」。

4月:劇作《案件編號:D7689》,早前向地政署申請在「路旁展示非商業宣傳品」被拒。

3月:康文署要求劇團場刊刪去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國立」二字。

2月:M+展覽「中國當代藝術U collection」,是次展覽從二零一四年巡迴起就用的題目《RIGHT IS WRONG》,被政府在 M+ 的代表否決。

⋯⋯(2015件以前的事就不提了)

其實文化統戰,不外就兩招:一招用錢;一招愚民。

廣告

對有文化教養的人,與參與文化創造的人,就用錢收買。大家可能有所不知,全港資助最多文化藝術活動計劃的金主,就是賽馬會。如今賽馬會也成文化統戰的國家機器,可直接繞過立法會的撥款與審查,無需公眾咨詢,政府可謂為所欲為。另外就是擁有最多空間的地產商與他們的霸權,直接委託藝術家參與粉飾太平的藝術創作與文化活動。而掌控全港所有博物館、表演場所與展覽場地的康文署,更是對文化活動與藝術項目進行政治審查最有效的一環。

對於學生,對時事漠不關心的人,忙於為三餐奔波而無暇關注社會文化與增進藝術素養的人,就用愚民政策。愚民的除了用填鴨式的考試教育制度,抹殺學生獨立自主的思維與個性;還透過「蛇齋餅糉」與CCTVB新聞台等等。

廣告

面對龐大富有的國家機器,我地都深感無力。但除了憤怒,並慢慢習慣了憤怒,變得麻木,我哋又可以做點咩嘢?

其實一個人可以做的事,真的很渺小;也沒有什麼立竿見影的偉大高見,可以一下子改變世界;我們可以做的事,真的很簡單很簡單,就是成為一個充權的文化公民。讓文化藝術的自由氣息在生活中生長開花。

當你知道這一年發生的這麼多令人氣憤的荒謬事情,你除了反諷地笑、除了嬲,還有沒有反省一下,問問自己可以做些什麼?例如行多一步,登記成為選民;又或者與三五好友不厭麻煩地創團,並成有擁有選委會團體票的一員,用選票去影響文化政策的結果?甚至用你的腳投票,對一些你不認同的展覽說不。其實公民文化充權的開始,就是用行動去對不合理、不公義的事說不。例如成都那一群戴上口罩上街集會抗議霧霾並被公安帶走的藝術家們。

還是你仍覺得這一切與你無關?置身事外,潔身自愛,等別人為你爭取自由與權益?

這一刻,除了想起黃宇軒和林志輝的倒數機作品;李天倫因政治審查而被港大撤展的作品《面塊的真相》;我也諗起藝術家與漫畫家智海。任何一名藝術家收到港鐵的合作邀請,相信都會十分客氣地欣然接受。但智海卻在網上公開表示,由於他不滿港鐵長期不處理走私貨、站內廣告使用簡體字、擾人的站內廣播、扶手電梯不時破壞、屏風樓、高鐵工程等等,於是拒絕了港鐵與自己合作的一個坑口站藝術項目。

還好我哋還有一些有氣節有腰骨的藝術家,用他們的行動捍衛藝術創作的自主與獨立,立下一件件拒絕被文化統戰的範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