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霍凱盛「來者扎記」 幻想未來人看今天香港的地圖

2019/11/8 — 12:56

地圖代表了甚麼?是人們的科技水平?是不同國家的權力分佈?是不同文化及種族的歷史的記錄?是人們對時間、空間、宇宙等的理解?是各種傳說、神話、幻想的詮釋?

筆者記得已看過幾次來自澳門的年輕藝術家霍凱盛(Eric Fok)的展覽了,單是在Karin Weber Gallery便有16年他和另一位藝術家黃進曦(Stephen Wong)的聯展「風景如紙」(Paperscape),以及17年的個展「遠東誌」(Far East Chronicle),日前在Karin Weber Gallery便是他另一次個展「來者扎記」(Noted On The Future)(展期至12月7日)的開幕了。

作品是他一貫的以古代西方繪畫地圖的風格,在紙、木等上面繪畫的不是古地圖,而是很多不同地方的神話、宗教、歷史人物及事物、動物等拼湊上當下的香港、澳門及不同地方的現實,加上對未來的幻想及猜測,像是拿著地圖,配上港澳等地方的驟眼看似認識的建築物、人物、事物等,但又有些應該不同時空的事物,將古人對世界的認知,無論是大航海時代,殖民地化又或是全球化時代,加上當前社會的存在物,還有一些幻想出來的及不明物,有一種將對過去及現在的參透,化成一種尋找天堂、理想國、新大陸的某種意識。

廣告

看來新作大都以《2047》為名,即是王家衛的電影《2046》後一年,也是香港九七年回歸中國五十年不變的最後一年。好像有《2047.32》的大灣區,《2047.33》和《2047.34》有維夕利亞女王與《2046》中未來城市的對照,又有《2047.37》的仿西方劇院的紙劇場,以及《2047.29》的可拉動長畫。

看古地圖,總是令筆者驚訝古人是如何繪製的呢,因為如要繪製精確的地圖,就必須在空中飛行,以及在空中拍攝的器具與技術,但人類掌握空中拍攝的技術不過是近期的事情,古人又是如何掌握這樣技術?他們的拍攝器具又是如何製造?如果古人不具備這些條件,他們又是怎樣繪製出精確度令我們讚嘆的地圖的呢?說些題外話,筆者心中其實是相信古人可能是有外星人或掌握有外星科技,所以才能不只有那些精準的古地圖,以及建成一個又一個的偉大古文明建築物,如金字塔等。如果是外星人幫助古人繪製的地圖,用意又是甚麼呢?他們為甚麼要繪製在今天看來是超出了他們的實際需求的地圖呢?

廣告

看那些用針筆繪畫的作品,有種是藝術家代替了我們去翻閱千百本各書及古地圖,再寫下摘記要點,以及一些心得,再畫出一幅幅充滿了對現在及未來的隱喻及謎題的,就好像伙看作品時,又有沒有找到對當前香港社會狀況及事件,以及對未來港澳發展在內,你就要用放大鏡來觀賞,看看有沒有甚麼細節了。

另外,筆者也想如在很多年後的未來,可能百幾二百年後,有人想看古代香港地圖,不知還有沒有香港,也就是現在的香港的地圖來研究,不知他們會拿到一張甚麼樣的地圖,或者由藝術家來畫一張好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