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釋、衝擊與疑惑 — 讀日本史家寫的《中國文明的歷史:非漢中心史觀的建構》

2018/7/27 — 11:13

年輕時,我們讀國史,皆大漢天威,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然又云漢族是大混血,東北高大威猛是漢族,南方四川矮矮又是漢族。今讀日本研究中國歷史學家文章,他嘗試以非漢族為中心寫史,以往對教科書不清不楚處,有些理出個所以然來,但同時,衝擊我們自小觀念之餘,又引起些疑惑。

首先,作者以地理區分先秦時期各族,夏為夷,商為狄,周秦齊為戎。又用文字學解釋,姜則羌。

聽起來,孔子為魯國人,居於山東,推崇《周禮》,說上述各先秦朝代為夷狄,看似荒謬,然已故史家黃仁宇教授,就提到「周文王是西夷人」。儒家經典《孟子》,更白紙黑字寫明。

廣告

接著,作者再說文解字,指國字形容都市,中國人是都市民。由古代起,至清才出養廉銀,官員無薪,貪污盛行。這裡不明白根據何來?《漢書》百官公卿表,列明各級官員俸祿。

秦始皇焚書坑儒,素受非議,但作者認為有值得肯定之處,就是漢字成為單一官方文字,有利統一。教科書也提到「書同文」這點。

廣告

不同中國史家,作者不以傳統朝代劃分,由秦到五胡亂華,為第一時期,頗為新鮮。指出到魏晉時,所以引入胡人居住關內,是因人口只剩下十分之一,張角黃巾之亂,及往後三國互相攻伐使然。

然而,看作者引文是「戶數」,宋敍五教授生前著作,考證清代統計人口,「丁數」也非實際數字,這方面作者是如何得出人口只剩下十分之一?因為每家每戶有多少小孩也不同,一夫多妻制下,娶妻人數亦不一,每個人壽命又不同。

隋至南宋,為第二時期,隋唐時,科舉制度考詩,至宋王安石認為詩賦不能考出能吏,改考其他,但教科書沒有說明為何隋唐要考「我們認為沒有用的」詩詞。作者指出,因當時做官,要與中樞溝通,故要懂「國語」,識《切韻》。反切,就像今天我們學的英語拼音一樣,不過以漢字發音為字母。

作者又認為,後唐始,至北宋太祖,君主多或疑似胡人,又是以居住地劃分。隋唐君主也為胡,亦是學界共識。唐太宗與玄宗,也用頗多胡將,高仙芝是高麗人,歌舒翰是突厥人,平安史之亂的李光弼是契丹人。關於隋唐君主,也是教科書沒有說明的。

我們讀《資治通鑑》,見到北朝皇帝,皆用「主」,而非某帝形容之。正如我在立場第一篇《中史科的問題》翻譯梁啟超《正統論》所言,中國史硬要認兩政府並存時代的其一為正統。今天,我們覺得相當無聊,此書作出了解釋,就是契丹遼與宋,並稱皇帝,宋以為恥,故司馬光寫《通鑑》時,以「主」形容北朝皇帝。這就是無聊的正統由來。

元開始,為中國史第三時期,忽必烈非唯一領主,蒙古採割地制度,眾主並立,開會討論繼承人。而明朝趕走蒙古,朝鮮派兵勤王,今天我們或許疑惑:印象中朝鮮曾受蒙古兵劫,為何派軍隊幫助?實因蒙古與朝鮮王族,世代姻親,像清朝皇帝,與蒙古王侯一樣。

教科書講明代衞所制度,軍戶世襲,讀兵制時,由於不是每朝皆讀,好像只是這個朝代,有此特色。原來,是承襲蒙古草原制度。

過往,讀到明太祖大殺功臣,多以漢高祖劉邦出身草根作類比。此書作另一解說,認為起兵時,各功臣與朱元璋同輩,皆為郭子興部下,胡惟庸更比太祖年長超過十歲,功高難制是真的,但平輩使然,也是合理。別忘記,兒童讀物,也描述眾功臣是太祖兒時玩伴。而所以有兩次大殺功臣,第一次已說明是紅巾派難制,第二次則指出藍玉為首,與旗下的官僚派,跟諸王相爭。

三寶太監鄭和下西洋,他是穆斯林,在今天教科書大漢主義看來,非我族類,被信任,是難以理解的。然而,細閱之下,華北是成祖地盤,分封龍興之地,其時經歷近百年元朝重用色目人時期,華北為元中樞,其實已經充滿中東人士居住,鄭和是穆斯林,便不足為奇了。

教科書敍述元朝國祚九十年,但以黃金家族,即成吉思汗後裔計算,其實北元有二百多年,明朝從未正式完全征服蒙古。

到滿洲興起。教科書只說八旗驍勇善戰,但打仗要錢,長期與明交戰,互市不開,錢從何來?因為在戰前,西班牙瘋狂購買生絲,令明人有大量白銀作收入,有錢自然想過更美好生活,便大量收購東北特產—人參與毛皮,令努爾哈赤累積到財富,可與明朝爭一日之長短。

金庸先生在其著作《袁崇煥傳》(留意,這篇文章不是小說)中,提到明臣一味主戰,而女真只求承認地位,但明朝大臣死不肯和。作者加了一個解釋,就是作戰勝利,主戰大臣可以領功,封侯進爵。

民國西藏與蒙古,多有分離主義,作者認為是太平天國後,漢人勢力崛起,清政府疏遠藏蒙使然。這方面說得太簡單,單是西藏,已經有複雜的歷史因素,足夠寫四五本書。

清末,進入現代,第三時期結束,作者指出甲午戰爭後,日本文化變成影響中國的主流,這方面絕對沒有錯。張之洞的奏摺也提到派留學生往日本的好處,而日本留學生,超過歐美等地總和。原因無他,捨遠求近,路程問題,另日本同樣經過變革,而且成功了。再者,日文多漢字,梁啟超曾言,學英文要兩三年,日文則半年已經可以。

至於所謂的新漢語是日文孕育,加添養分而成,張玉法教授在《中國現代史》已提到,白話文有過千年歷史。而所謂日本因防止中國赤化,所以侵華,只是 cherry picking。確實有文獻指日本因防共而入侵滿洲,但只是其中一項原因,還有掠奪資源各樣,都沒有講清楚。中共保護少數民族,至文革才加以屠殺,如果以民國初年,國民黨屠殺滿人,對比第一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有一成代表是少數民族這點來說,又好像成立。

雖然作者是日本史家,現代史部分,有些東西甚為偏頗,但關於清代及以前,還是有不少合理可信部分,吾人不應因人全廢言。這本書是可以解釋到不少教科書不清不楚之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