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觸動冷漠的、說服未被說服的

2015/5/28 — 16:27

離開佔領區後,悲情瀰漫,部份人聲聲說運動失敗。民主運動剛起步,已自我宣布慘淡收場,一鼓作氣後原來那麼弱不禁風。雨傘運動驚天動地,喚起幾代人的民主醒覺,改寫香港歷史,為現代社運定新模式,怎能是個失敗?

不能接受自我低偏。民主路漫漫,剛開始起點,要哭的大家都哭過,抹過眼淚就得抖擻精神,昂首踏步。慶祝,是個確認,告訴曾經參加的人,我們做了很多而且很精彩,需要光采的確認,中間也會有傷痛但不會沉迷悲情,但毋須因此傷害自已,更不要影響他人士氣。

沒有撤退,只有移師,或是擴散。新階段多向伸延,遍地開花,要的是「觸動冷漠的、說服未被說服的」 (Sensitize the indifferent, convince the unconvinced)。為什麼雨傘節要搞印章派紀念品,是因為冷漠的人沒興趣去看,印章引使人們逐一的去看,因為相信看過後可觸動、說服部份的人,至少留下印象。文化管理時常強調觀眾觀賞節目後,要她/他們拿著些回憶、思維回家。送出印有雨傘運動標語的文件夾,就是要那經驗、思維的持續。

廣告

雨傘節是對所有參與運動者的肯定,更是新階段的社群行動。各就其位利用自己的平台繼續雨傘運動,又何必自亂陣腳?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