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住盧凱彤

2018/8/6 — 18:23

盧凱彤

盧凱彤

周日中午,讀到盧凱彤離開的消息,思緒像一隻停頓了的手錶。身邊同代友人,一片哀傷。走到街上,有人在哼「永遠有一個吻未嚐」;流連網上,朋友無語,只得貼出一首又一首歌,代替說不出口的萬語千言。

晚上回家,打開盧凱彤歌曲清單,隨機播放,她的音樂在狹小客廳中反覆迴盪。家人問,為何這樣「虐待」自己。我沒答話,後來回想,可能因為我想記住盧凱彤。

一覺醒來,哀愁不散。世界繼續無情地轉,遠去的只會更加遙遠。心情仍然低落,手錶依然停頓,但我提醒自己:Ellen 已走,我們可做的,唯有珍惜眼前人,以及記住離開的人。

廣告

喜歡盧凱彤,因為她身上有太多值得我們好好記住的好東西。

*   *   *

廣告

記住她的才華

眾所周知,香港樂壇奇人異士不少,但商業世界包裝行先,鎂光之下,台前藝人歌手,未必需要很高的音樂造詣。盧凱彤卻是貨真價實的音樂人。at17 年代的她,有人山人海一眾高手護蔭,大部分時間專注台前,彈好結他就夠;獨立發展後,她努力寫歌,又在台灣四圍跑,尋找並終於煉成屬於自己的音樂風格。

過去幾年,盧凱彤多張專輯大獲好評。《囂張》、《還不夠遠》等出色編曲令人看到她的才華,更使她獲得台灣金曲獎最佳編曲人獎。張鐵志說 Ellen 是「華語世界最優秀的搖滾唱作人之一」,我不懂玩音樂,但昨晚在客廳迴盪的流聲提醒我,這絕非過譽。

流星殞落,香港失去了一個彈得、作得、唱得,真真正正才華洋溢的音樂人。


記住她的個性

去年訪問 at17,於大坑一間酒吧跟她倆談至日落。談起自資出版的唱片《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Ellen 眼神閃亮,說是人生最重要的作品,猶如反映心靈的一面鏡。旁邊的二汶笑說拍檔:「你真係一個 artist。」不是藝人那種 artist,而是藝術家。

Ellen 點頭回答:「我真係一個 artist 囉,我的目標從來都唔係錢。維生我一定可以維到生,但我對成功的定義唔係咁囉。」我聽到開眼。

兩小時訪問裡,她反覆強調要「express 自己」,甚至視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人生為咗乜嘢?為咗 express 自己之嘛,如果唔係 … 我哋返工起身屙屎食飯,係無意義。」這句話,聽來輕省,但絕不易行。盧凱彤身處的香港演藝圈,最擅長生產連呼吸都要先請示經理人的倒模藝人,盧凱彤矢志要活出個性,忠於自己,這不是一個容易做的決定。

做自己難,因為我們容易活在他人目光下,自願磨平稜角,模糊面孔。盧凱彤提醒我們,即使不被認同,稜角依然可貴:「若沒有人選你/在暴雨狂風後/用自由而囂張的溫柔/做美好的獸」(《囂張》)。

剃頭、紋身、公開性向、出一張談反核、同婚、青年自殺的唱片……32 年人生裡,盧凱彤一直致力忠於自我,也在拉闊大眾對「明星」的刻板想像。


記住她的勇氣

Ellen 離開後,身邊不少友人心情低落,感覺像失去一個共同成長的老友。有朋友問:怎麼辦?今早出門,天空陰沉無雨,我的手錶依然停頓。以上問題,老實說,我不知道。

但我會努力記住盧凱彤的勇敢。2013 年,她開始有嚴重躁鬱症,有時抑鬱,有時暴躁,甚至出現幻聽、幻覺。她服藥、畫畫、睡覺,使勁與情緒打仗。病情時而拉扯,她最初逃避,後勇於面對,更敢於在公眾眼下面對 — 分享自己的病情經歷,呼籲香港人關注精神健康,鼓勵站在邊緣的青年們「留一秒」。

盧凱彤的勇氣,在香港絕不多見。

她說表達自己最重要,於是勇敢出櫃;她怕「現在唔講,有一日我無得講」,於是冒被封殺之險,都要講應該要講的說話。很多人懦弱,她勇敢。

這一刻,我仍然很傷感。如二汶所說,這是一件「永遠也不會OK的事」,即使對樂迷、對跟 Ellen 一同長大的這代人來說,也如是。

然而傷感之餘,我想我們仍要好好記住她和她的勇氣,努力說出來,熬過去,往前走 — 就算敵人多強大。

痛不痛 要不要 說出來

行不行 熬不熬得過來

你臉上 那笑容 不復再

我要把 把它搶回來

就算敵人多強大

詞:盧凱彤/《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