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喜歡逛有書的地方,總會遇到一些人和事,一些好書。香港就像一本書,如同她的故事和讀書風景,值得好好被閱讀。

2018/5/30 - 16:45

訪中大小書店 — 重返校園看書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Paco Chiu @ 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不知不覺畢業五年多了。四月中,又臨近學期結尾時份,申請現職滿一年才能享用的年假 — 三日,不長也不短。那個星期一早上,我又回到那馬料水的校園。

從前中文大學的校巴路線簡單得多。現在教學樓增加,行車路線增至八條有多,上車地點稍移玉步,些許不習慣,但氛圍仍舊。先到梁銶琚樓會合師兄 CY 午膳,談書談人談事,再轉至本部圖書館,翻閱圖書,影印資料。想起來有好幾年,我跟 CY 總是手執這本那本書,遊走校園不同角落,談那些印刻在紙上的詞語。明知外面變動不居,但在這寧靜的小山城,還有時間讓我們躊躇,容許實踐書中所得之前的空談和大話。 

廣告

本部圖書館曾是我不少的寄托。偌大樓層冊籍豐富,翻頁慢讀,不知不覺度過美好時辰。不少作家和書名,如曹聚仁《酒店》、黃俊東《獵書小記》……因留連在小思老師有份捐贈的香港文學特藏而知曉。那些書經年累月靜靜安待一角,不張揚也不催促,話語和思緒在細流。每次步出書架,記憶就這樣點點累積。亂逛書店亂買書總是心癮,泡在圖書館不失為治病良方。那些年我滿足。

下午陽光稍收,緩步落山,細葉榕樹影成蔭,記得一位友人曾說過我們置身山景卻失掉閒情,與自然漸生隔閡,這天我終於懷著心思好好看看從前幾乎每日必經那樹的名字。原本一程校巴的下山路,若徒步行經,印象反而特別深刻。蒙民偉樓下梯級,那山腰路轉角是保健處。那年生病偶訪,候診處碰著李歐梵教授在讀論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的書。讀書風景總耐看。

走過保健處旁小路是何東夫人堂,推開玻璃門,在下一個目的地之前插入一個休止符。窗景開揚,樓倚翠山,高築兩旁的木書架光潔自然,書籍悉數分門別類色調繽紛。棕色蒲團置在榻榻米地台上,與窗外細白礫石露台織出閒逸和禪趣。「中大小書店」於 2014 年尾成立,那時城市的激情和運動遽然止息,退回沉思,有心人繼續持守閱讀。翌年初訪,惜時間緊迫來去匆匆,其後漸忙也漸忘此處書香。偶爾有了這次重訪,只想多留一會。

小書店所隸屬、位於同址的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過不少中港文化及近代史學術佳作:「錢賓四先生學術文化講座系列」如錢穆《從中國歷史來看中國民族性及中國文化》及狄培理(William Theodore de Bary,舊譯狄百端)《中國的自由傳統》;《許倬雲八十回顧》、徐中約《中國近代史》上下卷、Maurice Meisner(莫里斯.邁斯納)的《毛澤東的中國及其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墨子刻(Thomas A. Metzger)的思想史著作、「邊城思想者」系列、周保松《小王子的領悟》、陳國球《香港的抒情史》……曾經從不同地方將這些書帶回自家書架,再睹書時,總記起不同時期的興趣和往事。

除可覓得中大歷年出版書籍,臺大的中國文哲類出版物、台灣中研院近史所的專書在小書店亦均有售。從前香港書展的中大攤位多有陳列,已覺齊備方便,如今在書店恆常擺放,文思豐盈。由富爾敦樓地庫辰衝書店營運的舊中大書店,到逢時書室,以至現由商務印書館開設的中文大學書店,加上中大小書店,更多中大書籍得以展出亮相,時間推移,書店景象依然吸引。

書架靠牆高聳延伸,高層架上書封朝人平添立體感,時而抬頭時而低首,細看總會發現心頭好。微屈雙膝,找到英文版的西西《我城》、《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以及新亞書院藝術系出版的《溥心畬書畫稿》,再加一本談余光中的特刊。隨興路經,有此收穫已是甚佳。

步入出版社辦公室付款,不遠處正是在此任職的設計師友人 S 的座位,相視問好。「你特地來找書嗎?」就知道我跑來跑去總不出此目的。問及另一位編輯友人近況,「你要見見他嗎?他在樓上。」不想打擾,就付款別過。女職員態度親切,提醒可用圖書證代替校友卡,打了小折扣,又稱可代查書籍存貨。我想還要再來的。

朝五旬節會樓小橋往乘升降機,下山,途中發現遺漏影印資料在店,折返往取,又訪過一次書架。回來是一瞬,離開是平常,始終已是校園訪客,未能久留,我記得這下午的一瞥時光。

路漸走遠,或者我們都有追本溯源的必要。重回舊地,重新感受昔日的心情和渴望,對照現在,也許仍在規劃好的路途前行,也許走偏了,更也許走了一條意想不到的路。回到過去的場所,或為懷舊,或為尋找靈感,或為休息,或為與仍留在校園的舊友重會。當中的時地人,還有書,夾帶著初衷,無憂無慮。

 

原文載於「漫讀香港書店Read.HK」Facebook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