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新蒲崗世界公民書室—寫在義賣圖書即將完結之前

2018/4/1 — 19:35

【文:Paco Chiu @ 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

昨天週五又來到了新蒲崗,託假期之福,續在區內享受訪書樂。與水煮魚文化及清明堂所在的八達街一路之隔,雙喜街「世界公民書室」也是個尋書好去處。幸把幾火書店主人阿武提醒書室本週五、六舉辦義賣日,總有藉口重遊舊地。

書室前身兼創辦機構之一,「香港二手書重生資助計劃」於2014年3月成立,記得從前九龍城書節有過他們身影,男負責人斯文有禮,分享書籍之餘不忘用心跟讀者講解讓圖書流傳重生的理念,可謂有心人。其後曾到過計劃在新蒲崗某工廈單位所辦的舊書義賣,書籍陳列有條不紊,那時早上人不多,安靜尋書是樂趣。書價不過十元至三十元,流行小說及翻譯小說不少,亦不乏好書,曾喜獲黃碧雲的《血卡門》,印象自然深刻。有書的場合總會巧遇熟人,跟駒兄在書堆來回渡步,熱烈討論是否要買Robert Graves那本《希臘神話》(The Greek Myths),想來很書生氣但是有趣。再遇計劃負責人小文依舊儒雅,一席交談,已感其愛書及分享情操,非以純粹謀利為考慮,甚值欣賞。

廣告

2016年,「香港二手書重生資助計劃」夥同「VolTra義遊」正式在雙喜街成立「世界公民書室」,大廈15樓新址視野開揚光線充足,空間更形寬大實用。正對大門牆上的世界地圖讓人泛起旅遊前夕的興奮。去年暑假將至,二手書交易apps Sparktake創辦人Issac在書室分享運營心得及理念,工作高峰期雖然將至,但身處書室總讓人暫忘煩惱。分享在裏面房間舉行,眾書早已靠在通道兩側列隊歡迎讀者。

廣告

Issac口才熱情俱備,用心分享籍app結交愛書人的小故事,兼談參考別國範例,走出香港的大計,想來在以世界公民命名的書室,立足本地放眼國際從而廣交友朋,真是適合不過。碰巧女書友C也到來,大家即興提問,好不愉快。聽過講座,買過好書,聚首繼而道別,其後彼此各忙各的,書室總是重要的重聚因由和場所。

相隔大半年,昨天終重訪雙喜街重訪書室,遊走在新蒲崗的足跡再深了。入室安靜,數位讀者已在訪書尋書買書,好好在紙上跟文字寧靜交流。一瞥書堆已見蔣彝《愛丁堡畫記》,台灣西遊記出版,翠綠色書封飾以畫作清新。步入旁邊小書房,李歐梵編的《上海的狐步舞:新感覺派小說選》和楊佳嫻詩集《金鳥》點綴其中,民國和台灣的感覺來了。出房再逛,又覓得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回憶及訪談文章結集的《巴黎隱士》,以及John Berger《我們在此相遇》。東西方作家,都是文采裴然。

負責人小文同時也是「VolTra義遊」的創辦人之一,組織推廣國際義工服務,為有心人開一扇通往世界之窗,也許就像閱讀一樣讓人遊走古今中外、昔時過去甚或未來科幻想像當中,行旅愉快。好奇詢問下次義賣詳情,「這次可能是我們最後的義賣了。」小文說。想來空間和人手寶貴,亦有不少服務計劃有待跟進,自不可能長期兼顧兩者,終日只為守住書籍。而剩餘的書或將被捐出,再走一段新路。訪書的場所,不知不覺又恐少了一個。

想起來,不知是出版過剩,還是書迷購書漸減,近年義賣圖書好像更為常見。有時不禁思考,閱讀紙本書,未來會否要麼成為奢侈品——文化及空間意義上的,供人展示有閒階級的情調;要麼成為乏人問津的老派兼落伍行當。而又也許,人手一冊的愛書光景當隨著科技和視覺文化的發展、娛樂活動漸趨豐富乃至提供知識的媒介工具改良,總不免會淡然失色。然而,每一次拿起紙本書閱讀,也許都是為抓住生活的閒暇和非功利性,也是品味和自我意識的培養。

從書室名稱聯想起來,甚麼是世界公民(cosmopolitan)的閱讀視野和風格?跨越國界,到達不同文化接壤的邊緣,除可是一次地理意義上的臨場造訪,以對話實踐交流,閱讀或者本身就是一次跨界的行徑,直面其他文化的語言風俗價值觀以及敘事角度,筆墨化成句子印刻在書上沉默地等待讀者提出讚成或反對。接受與拒斥與否,都是切身思考感受的所得。當中有心人構築書室等空間作為契機,流轉圖書促成緣份,促成了開放的心靈和人生。

臨別書室卻巧遇書友W,已約一年不見,貌甚精神。坐在牆前世界地圖座位暢談彼此中間經歷甚多,即興終於約成下次飯聚,世界頓時又再開闊。書籍自由定價捐款,最終大半年前那本李維菁《老派約會之必要》還是買了。閱讀,應是人類最為老派的約會了,而有了世界公民的視野和關懷,又在有書的地方重遇朋友,有趣的約會想必也會漸多的。

原文將載於facebook專頁:「漫讀香港書店Read.HK」

香港二手書重生資助計劃義賣詳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