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深水埗一流館 — 讓詩歌在書店再飛一會

2019/1/24 — 17:42

作者攝影、製圖

作者攝影、製圖

【文:Paco Chiu @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一)

聖誕日早上,喜接把幾火書店主人阿武面書私訊,相互賀節道好。喜聞深水埗有新書店開張,消息媲美節日贈禮。

廣告

小時候老爸勤往深水埗搜購電腦零件,總愛尾隨圖個僥倖獲贈小玩意,無功而還居多,留連商場風景也多。西九龍中心近年鮮有踏足,猶記昔日扶手電梯緩緩向上深水埗的街景與天際線雙雙映入眼簾,過山車軌道掠過聽見的是喜悅和人氣。時光定格在課堂以外的周末,自有樂趣。

過山車縱已停駛,商場卻仍熱鬧,迎面而來者大多年輕,十多年光景流逝得快。乘電梯一如昔日乘過龍,倒可細賞舊地新貌。圓環樓層商店縱橫交錯,格子舖服飾精品花多眼迷。默念書店舖號尋覓,些許曲折,轉角交界終逢著「一流館」。是本地少有的格子舖書店,專營詩集及精品等,錯落有致,小而精緻。

廣告

(二)

館主葉在飛先生放下手執之書迎我,語調溫文不緩不急,眼神謙柔而有神。沒有預告來訪,仍然盛情招待。「你喜歡讀詩嗎?」葉先生說。曾任職傳媒,熱愛寫作、追求文化,如今一邊搜羅精品文玩,一邊充實詩歌書架,拼湊書店版圖。

是即席的貼心小店導覽。葉先生接連抽出架上精品,逐件細賞把玩介紹,站在旁邊頭微一靠向他我倆像在密商書店大計。鎮店之寶李小龍銅像寶堂而皇之立於館正中央,後方靠著秦嶺岩柏根包石達摩及山水草花石,紋路俊秀,刻工精巧。戈壁瑪瑙對石、海洋玉髓、奇形葫蘆、釉彩花瓶、珊瑚玉珠串、葉脈書籤、家人親製的手工刺繡畫,乃至多款擺設均小巧亮眼。精品繁多,續有增補,筆描不及親見。館內更設《請君塗鴉册》,讓讀者留墨,以文會友。精品圍繞館周,護持書店及常讀書的館主,影襯清雅詩意。書店性格由此慢滲人心。

(三)

葉先生是詩人,著有詩集《我被一群飢餓的新詩重重圍困》,兼品評香港新詩十數家,甚有心得;更搜求名言雋語,輯成《中文獵句賞》,警句處處,機智可讀。因寫詩,葉先生覓得不少讀者知音,縱是千里之外無緣見面,仍感恩彼此有過共嗚。選了上述詩集及另一著作,葉先生及後竟相贈《中文獵句賞》,實感激好意。

一流館內大多是詩集,大陸當代作品不少,惜知識闕如,前此未曾留意。葉先生選詩不論創作背景,唯好詩是問,而朦朧詩派以外的創作,也確甚可觀。頓時想起那些值得品讀的詩人,華茲華斯(William Wordsworth)、奧登(W. H. Auden)、聶魯達、周夢蝶、蔡炎培、楊澤、北島……太多的詩句和人生,時而流麗時而抒情時而圓融,兼看館內詩集,遙望詩歌星系。

曾問寫詩友人 KT 何謂好詩,「是能夠擊中你的詩。」我略嫌模稜兩可。「這是對的,詩固然講求修辭及技巧,但若一首詩契合你,縱只短短幾句、甚或談不上技巧,這樣的詩已是好詩,因它超越技巧與修辭。」葉先生說。想起保羅.策蘭(Paul Celan)曾喻詩歌彷彿瓶中信息,緣份來時,句子驟然漂至眼前,心頭感悟,詩與思路就此連通。我們都是繆思佳句的收件人。再談到詩的讀者似較散文少,但彼此都認同這絲毫無損前者價值。

葉先生家人親製的手工刺繡畫

葉先生家人親製的手工刺繡畫

(四)

當眼處是內地詩人楊鍵詩集《哭廟》,爾雅出版,忘了早一陣子何處得見,此刻再翻開已認定是必讀。是詩而有史之規模,記上世紀中國山河興廢,記文化價值失落的空虛。詩人獨力照顧年邁母親,深居簡出,兄長去世令他皈依佛教,目睹現代文明衰頹,人心不古,在商品化及娛樂的洪流下,深切追求「憂道不憂貧」的傳統價值。

沿著詩的溪徑,我覓得其作〈慚愧〉:

像每一座城市愧對鄉村,
我零亂的生活,愧對溫潤的園林,
我惡夢的睡眠,愧對天上的月亮,
我太多的欲望,愧對清澈見底的小溪,
我對一個女人狹窄的愛,愧對今晚
疏朗的夜空,
我的輪迴,我的地獄,我反反復復的過錯,
愧對清淨願力的地藏菩薩,
愧對父母,愧對國土
也愧對那些各行各業的光彩的人民。

「這詩很重。」KT 說。有論指「詩人是在借助慚愧,呼喚人的靈魂的回歸。」或許沉重正好洗滌雜念和虛妄,是讓生活清醒以至昇華的途徑。

館內另有歌手盧凱彤的《Pillow Talk》,結合「詩、詞、畫、文、碟」,只借不售。葉先生早留意她才華洋溢,自亦惋惜其早逝。文學也好音樂也好,都在不懈追尋意義吧。

(五)

沉重有時,輕快和期盼有時,《我聽見了時間:崛起的中國 90 後詩人》上下冊收錄 120 位 1990 年代出生的詩人約 800 首詩作。葉先生說內地現有不少 90 後詩人,不乏佳作,反觀香港相關討論尚在起步,同代人詩作尚待結集。倒值得期待。連鎖書店內地詩集不多,陳列亦不算集中,一流館讓書上架無異引介工作,意義不少。

書店如人生總有調整,書來了又去如際遇流動像時光。隔周再來時書架更加豐富,別過舊詩迎來新詩,胡亮《窺豹錄》評 99 位詩人,文采創見兼備,不失為上品詩論;葉先生悉我喜好,覓來黃燦然譯《聶魯達詩選》,讀畢即讓售,圓我一年半載的尋書夢。至於後來的《瘂弦詩集》簽名本,價格公道,更是不可多得的書緣了。新增的不少選書,甚或半價乃至 10 元一本,以書會友,部份是新書閱畢再賣,詩迷或有收穫。

(六)

「在二流地方,成就一流事業」為葉先生創業宗旨。香港的商業性格造就她的繁榮,文化和詩歌則相形見淡。地租與藝術也許難以共存,然而如同詩人執筆寫詩,人們如常工作生活,我們都希望成為一流,也許意不在跟人比較,而是自我完善。一如好的詩歌應予人以希望,書店之所以卓越,是能予人以精神的提振。

後讀鄭政恆詩集《記憶前書》,內中一句「我們還會為某種莫名的感動而寫詩嗎?」常在心上徘徊。書架上詩篇匯集,佳句在前,也許就靜候啟迪後來的有心人。

一首詩的完成,一本詩集的完成,一本書的完成,藉由讀者在書店拾起一本書,成就終極的完成。那時候書店和詩,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一流館

地址:香港九龍深水埗欽州街 37K 西九龍中心 5 樓 5K89 號舖
營業時間:下午 1 時至晚上 7 時,逢週三休息(由一月才開始)

一流館 Facebook

 

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