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喜歡逛有書的地方,總會遇到一些人和事,一些好書。香港就像一本書,如同她的故事和讀書風景,值得好好被閱讀。

2019/5/4 - 19:01

訪深水埗金鈴書店:喜見新舖點燈

【文:Paco Chiu @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晚上留連深水埗始終因為書店。去年,太子「我的書房」第二分店開張,新書匯聚,紅白藍袋放滿一地,拆袋選購費時卻吸引,離開往往夜深。街市店舖早關,換上地攤就位,人群叫賣散步,地鐵站途中熱鬧,附近一帶的夜色和活力都看過。近月,書房第三分店開張;又蒙「Wildfire 把幾火 書店」主人阿武告知同街再添一家「金鈴書店」,專營二手書籍。公餘或是周末時光去處為何,自不待言。

深水埗至太子中間一段長沙灣道,因著地下鐵方便,少有路經。為尋書店,終於好好行走地上。楓樹街球場射燈光猛,球影追逐,汽車偶爾疾馳奔過,街燈佇立,點染一片夜景。鮮藍招牌、燈火灼亮,新書店才剛營運,裝修簡潔。港日漫畫居左、各式圖書居右,新收圖書散置紙箱之上,書架中間仍然留白。架上分類用紙寫好,畢竟雛形已成。

廣告

正值老闆娘打點書籍上架兼與顧客攀談,人聲有點熱鬧。繞過交頭接耳,細看書籍名目,「這本書我只找到上冊呢」,男讀者說。立時腦海多了這麼一個書名,不一會碰巧找到下冊,交至他手。再三考慮,那套《草書大字典》最終留在書架。就這樣偶爾偷偷探聽過人家的品味、買與不買的或然。

「嘿,居然敢開一家書店!」,我調皮地說。老闆娘笑說從前經營漫畫店,也喜歡書,更乾脆辦起書店來。「以前啊,漫畫以外的書我也不收。」舊書業界生態悄變,一句以小聽大。笑問老闆娘是否即是金鈴,「你知不知金鈴是個作家?」 於是閒談帶笑。架上夾雜常見與不常見的書總是如此,相對而又偶然,林文月譯《源氏物語》全兩冊,不算易找,不過沒買。黃子程李純恩林超榮等《都市流言2》則是首見,既已有第一冊,就買了。一書罕有與否視乎外在條件,但在一時一店往往只有一本不知何日重來從來珍貴。購書後思索取道深水埗抑或太子回家,選了較遠的路,街上漫步,整理一下開卷的心情。

再來時,書店已添店門玻璃,射燈依舊光亮,照在書上滿室愈見精神,逗留書堆興致也就較濃。約略再看,書種已然漸多;至於當中良窳,尚待機緣配合。多來店,閒聊增多,兒子升讀初中,母職接送漸減,老闆娘於是多了打理書店的心思,木板早已備於內室,入口已添擋布;書架準備組裝,好讓群書亮相。

離開室內光猛,夜裏街道回望書店仍然光亮,電力轉化光能延長夜間行進,各式活動娛樂隨之滋長,書店卻讓夜生活有了回歸挑燈夜讀的可能。人愈長大,責任漸多,留連忘返愈見奢侈,然而出於不可言說的任性和執著,驅使人們再到來深水埗的夜,與書相逢。

金鈴書店 (Facebook: https://bit.ly/2VLvwXk )

長沙灣道74B
電話:95553316

漫讀香港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