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荃灣海誠書屋—角落中的藝術書店

2017/12/25 — 18:56

作者供相

作者供相

【文:趙浩柏(Paco Chiu) 】

(一) 

上星期早了下班,返回荃灣,不想這麼快回家,刻意選一間較遠的餐廳晚飯。從地鐵站往荃昌,避開天橋人流,取道地面行人路,相對寧靜。 

不知何時,荃灣被冠以「天橋之城」之名。以地鐵站為樞紐,20多個商場統統被天橋連接,由荃豐到荃昌商場,內部建築更是一直打通,城市和人潮好像都懸在半空,我們卻似愈來愈踏實,對變化的風景早已司空見慣。地下店舖除了食肆,似顯得自成一角,有時也許太過清靜了。 

(二) 

那晚經過華都商場,從玻璃門外看見燈光和店外陳列,知道終於碰上書店營業。沒想太多,就走進去逛了。 

記得一次偶然找地方晚飯,才發現這間「海誠書屋」。那時已快八點,老闆正忙著關店,不好意思打擾,唯有在門外輕探。整齊的繪畫工具,幾排密集的畫冊及美術書,加上店外幾個小書架;支在畫架上的油畫帶點藝術氣息,店小貨多卻整齊,心生好感想再來。往後不少周六、日都到附近午膳,飯後散步到書店,可惜都碰門釘,其後瑣事繁忙,不知不覺就沒下文。 

(三) 

剛想進店,一位頭戴貝雷帽的伯伯從舖內步出,依稀像位畫家。步入店中直面書架,書名紛陳,想把握時間看過清楚。 

「要想找甚麼嗎?」戴著幼框眼鏡,一派斯文讀書人模樣的老闆問。其實都是美術及油畫書為主,沒有定必光顧的把握,只好靦腆地說要先看看,趁機問問關店時間,原來又是惱人的八點,沒剩太多時間。「不要緊,你慢慢看」,老闆溫文地說。就這樣,賺了些許工餘閒暇的時光。 

看著談著,知道書屋專營繪畫工具及美術書籍:達文西、梵高、畢加索等西方藝術大師、《清明上河圖》、《姑蘇繁華圖》的畫冊、《俄羅斯插畫作品集》……雖然不諳藝術,但也覺這些書,值得在書架佔一席位。油畫入門書不少,中間還夾著一本《簡筆畫技法圖譜》。從簡單線條到斑斕色彩,從素人習作到大師巨作,勾勒出許多追求藝術和美的苦心孤詣。 

知道我想找一些文史哲書,「以前」,老闆說,「我們在荃灣路德圍某閣樓開店,一半賣美術用品及書,一半賣其他書,也有些文史哲書」。我仍記得約七、八年前,舊舖那高高的閣樓,窄窄長長的樓梯,很有尋寶感覺,但除了一本張五常的《經濟解釋》(當時大概剛上大學,很多書都不認識),就不記得有甚麼書了,連店名也沒留意。事過境遷,舊舖單位早已改成髮型屋,只是偶爾想起這個閣樓,只是想像再去可能找到一些好書。 

原來書屋仍未結業,且就在眼前,有一種說不出的巧合甚至慶幸。  

(四) 

舊舖所在的路德圍人流算多,礙於加租,書屋才遷到現址,自此專注美術方向。談到看書的人好像日益減少,「其實係無得做」,老闆似自嘲地說。「但我們還有一些文史哲書在倉,如果有興趣,可以聯絡我們呢」,又給我一張卡片,著我發Whatsapp找他。原來書未四散,只是退守幕後。 

老闆又談到荃灣官中和何傳耀等校有特聘老師教授油畫,有時就是從書屋採購繪畫工具,想起母校李城璧雖未教油畫,但尚有個美術室,雖然我們不少同學在美術科理論考卷多數只得30多分,但嚴厲的學風畢竟讓我們似懂非懂地認識了藝術的偉大。 

距關店時間不多了,跟老闆說要挑一本書才走。眼光在書架上遊移往來,突然想起要找黃永玉的書。最近匆匆忙忙讀過《沿著塞納河到翡冷翠》香港新版,黃老的兩支筆配搭得絕妙——文筆曉暢幽默、畫筆精緻用心,不期然就想欣賞他更多作品,可惜書屋「以前賣過一些他的畫冊,但現在已沒有了。」 

老闆續說,「我們應該是荃灣第一間賣簡體書的書店吧,當時有些中學會來訂英文教材,因較外國版便宜。之後這區除了尚書房,也有一兩間簡體字書店,但不久就結業」。看來,是趕不上當年荃灣的書店風景了。 



(五)  

移步到店外再看些書法書,不久老闆將他店中不多的簡體文史哲書用心找出來讓我看:《大留學潮》(張倩儀著)、《別了,北平:奧地利修士畫家白立鼐在1949》(雷立柏 Leopold Leeb著,奧地利學者,內地大學教授)、《王陽明:心學的智慧》等書,未必全都有趣,卻是認真的書籍。就這樣我繼續挑,他繼續找,終於選了《書法意象之美》(斯舜威著),其實只是看中它特別的裝幀和紋路。看來我也不自覺用純藝術的角度挑書了。 

將那些沒有選中的書交還店內,「你放在這裏就行了」,老闆說。突然看到一本台灣三民出版的《風景油畫》,全彩的翻譯書,既介紹油畫名家及學派的歷史和代表作,又有繪畫原理教學,價錢亦相宜,最終只買了它,老闆還打了個折扣。無它,如果不想生活乏味,總可以添一些色彩。 

計劃會變,現況也在轉變,總有些事情或者驚喜突如其來就發生,就一邊看書一邊期待吧。 

廣告


原文載於作者FB專頁「漫讀香港 Read.HK」

作者簡介:修讀歷史,喜歡逛不同的書店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