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設計生活的 「跨界」和「實驗」

2017/8/15 — 18:35

Eddy@CoLab

[email protected]

LAAB:「年輕人走在一起,很希望做一些破舊立新的設計。」

Otto@LAAB:

大家好,我是LABB的Otto。LABB由一群年輕人組成,來自不同範疇,包括建築、工程、設計等。年輕人走在一起,很希望做一些破舊立新的設計,也很想做些別人做不到的東西。

廣告

LABB接的工作包括三個方向:Transform、Cultivate和Sustain。開業初期,我們主要做家居設計,客戶大多是專業人士,但家居空間狹小,需要用設計將小空間變成大生活。

Michelle和Andy及他們家的「309呎」照片

Michelle和Andy及他們家的「309呎」照片

廣告

Michelle和Andy是我們的客人。兩人是中英混血兒,住在中環PMQ旁邊多年,他們找LABB幫忙的原因,是想在三百多呎的家裡擁有大戲院、大浴缸和大廚房。請看我們如何達成他們三個願望。

裝修後的照片

裝修後的照片

他們舊有的廚房只能容納Michelle 一個人,他在裡面烹調時便很難跟客廳的朋友聊天。於是我們將廚房結構改造成開放式,並且成為房子的核心部分,令它可以跟其他角落產生互動。

醫學院課室

醫學院課室

這裡是香港大學醫學院,教育未來醫生的地方。這是典型的大學課室:四面白牆, 電視放在很高位置。於是我們嘗試作出一些改變。

醫學院課室改裝後

醫學院課室改裝後

首先打開了後面的牆,讓外面陽光透進來。其次是電視放在眼睛水平位置。陽光可令人精神一點,我不明白為何學校總是把陽光封起來。

我們還設計過元朗YOHO Town的遊樂設施。元朗區有很多青年家庭,工作忙碌,需要多溝通,我們希望設計一些令他們放下手機的裝置。年青家庭應該都是童心未泯的,所以便決定做一些好玩的東西。

YOHO Town搖搖板

YOHO Town搖搖板

YOHO Town鞦韆

YOHO Town鞦韆

譬如這個搖搖板,要合四人之力將迷宮裡的小球運到終點,中途不能放手。至於這八個鞦韆,是面對面盪的。它們很受歡迎,每天都有很多人圍著它玩。

T · PARK輕食餐廳的照片

T · PARK輕食餐廳的照片

近期我們還做過一個很特別的項目:屯門的T · PARK(源· 區)。它是一個污泥處理廠,在焚化污泥時會產生熱力,多餘的熱力會用來發電,又可淨化海水,概念就是將沒用的東西轉化成有用的東西。

環保署當時找了一些年輕設計師和藝術家設計這個項目,LAAB則參與設計了輕食餐廳「源· 茶T · CAFE」 。我們使用了非常特別的材料:由舊灣仔碼頭拆下來的防撞木條。這些碼頭木在水中屹立四十多年,能抵禦海水侵蝕,我們利用木材不同部分製作家具,希望透過觸摸帶回一些感覺。此外,我們也用了一些很特別的杯子,這個故事要留待杯子的設計者 CoLab來分享。

=====================

CoLab:『設計是很虛無的事,但CoLab令我們感到踏實。』

Eddy@CoLab:

大家好,我是CoLab 的Eddy。CoLab 是由CoDesign成立的一個設計品牌。 成立於2003年的CoDesign 最初只是一間平面設計工作室,做一般商業設計,後來才成立CoLab ,嘗試做Communication Design(溝通設計)和Branding(品牌形象設計)。

[email protected] CoLab:

我是CoLab 的Hung。雖然CoLab是CoDesign的分支,但認識前者的人反而較多。CoLab會做一些實驗性東西,將商業、社會和文化三者聯繫起來。最初我們的生意大概有八成屬CoDesign,二成屬CoLab,但上年變成六成CoLab,四成CoDesign。雖然並非每個項目都能支付所有設計支出,但做CoLab起碼令我們更踏實。設計是很虛無的東西,做商業性質的東西就是比賽誰做得最好,但內心還是有點空虛。CoLab令客人和我們感到開心之餘,受眾也高興,這樣很好。

每次處理CoLab的項目,我都會有「不是在工作」的退休感覺。CoLab是我和Eddy在三十五歲時想出的概念,希望有朝一日,CoDesign不再出現,世上只有CoLab,我便可徹底「退休」了。

Eddy@CoLab:

剛開始時,我們其實想用CoDesign維持CoLab的營運,但後來有了不同想法。並非因為收入穩定了,而是覺得不應區分「商業」與「非商業」。所有商業機構都應負上社會責任,只是現實社會並非如此。但近年消費者逐漸醒覺,會選擇有環保意識的品牌。

除了消費者,投資者的心態也很重要。譬如去年我們認識了一位搞家族生意的企業家,他關心的是:有什麼比金錢更有意義。事緣有一天,他讀完報紙後抬頭見到女兒,突然感到很悲傷,並問自己:「我應該留下什麼給她們呢?我要給下一代怎樣的世界?」這事觸發他改變家族基金的投資方向,轉而投資社企,並在五年內成功轉營,得到合理的回報。

CoLab特別重視融合,希望將社會價值、商業價值和設計融合起來。想跟商業融合的原因有二。第一,是能夠接觸更廣更遠受眾,第二,是滲透性強。試想像,每天吃早餐或買個人用品時,如果內裡包含某些社會訊息,滲透力有多強?政府喜歡搞禁毒活動,但活動過後大家很快忘記,反而將訊息放入日常接觸的東西,效果更細水長流。

「外觀有一定影響力,並非漂亮就沒價值。」

Eddy@CoLab:

很神奇,設計真的可以改變人們的印象。唸書時,老師經常提醒我不要只做漂亮東西,要做有概念和理論的東西。這當然是對的,但我發現單單「漂亮」已有很大力量。外觀有一定影響力,並非漂亮就沒價值。成立CoLab就是要看看設計可為社會帶來什麼力量。

So...Soap !,包括洗手車和利物浦藝術雙年展

So...Soap !,包括洗手車和利物浦藝術雙年展

幾年前我們參與了一個名為「So...Soap !」(區區肥皂)的項目。「So...Soap !」最初是由Bella葉子僑女士創立的社區肥皂計劃,為低收入女性提供工作機會。記得當時她拿著兩支肥皂,告訴我們這偉大理念,而CoLab又正想做些實驗,於是大家一拍即合。

Bella沒有任何經費,所以我們沒收取設計費,只在貨品賣出後按比例支取收益。「區區」代表微細,我們希望藉著很微小的理念改變社會。「So...Soap !」就是純粹肥皂的意思,代表它是天然和人手製造的。Bella很著重環保,不想製造更多膠樽,所以剛開始時跟一個豆漿品牌合作, 將它們用過的豆漿膠樽回收,重新貼上標籤成為「So...Soap !」的樽。

後來我們又製作了一輛手推車。Bella從一本設計雜誌看到一輛漂亮的野餐車,便靈機一觸,請我們製作一輛洗手車推廣「So...Soap !」。及後經過媒體報道,一年左右便吸引了品牌Agens. b找我們合作,參與一個本地特色品牌的展覽。2012年,「So...Soap !」更獲香港藝術館挑選,代表香港參加利物浦藝術雙年展 。有趣的是,我們並沒把它當作藝術項目,但藝術館覺得這項目加入了創意,又為社會帶來改變,正是他們想推廣藝術的其中一個方向,所以我們便被選中了。

「世界是不完美的,我們卻喜歡追求零缺陷。」

[email protected] CoLab:

陶瓷廠的次品杯

陶瓷廠的次品杯

這是湖南一間陶瓷廠,生產大量廉價杯碟,當中15%是次品。所謂次品,很多時只是杯上有個小污點。我們到這間廠參觀後,有很多反思:人們買東西時總是追求零缺陷,見到杯上有污點或衣服走線都會要求換貨,但這種意識形態其實是由父母、師長以至整個社會從小灌輸給我們的。到底我們為何總是討厭不完美?

我們嘗試分析「不完美」這概念:第一,不完美是很主觀的,你的完美跟我的完美不一樣;第二,不完美是有條件的,那些堆放在湖南工廠內的次品,你可以說是廢物,但加入設計元素後便成為有用之物;第三,不完美是正常和自然的。

I’m Perfect Mug

I’m Perfect Mug

於是我們將次品杯重新設計,把「Imperfect 」這個字變成「I’m perfect」,把有污點的杯包裝成「I’m Perfect Mug」。我們希望人們能欣賞世界的不完美。杯上有一點或沒一點,對喝水沒有分別,這一點並不在杯上,而是在人心裡。

後來我們又將「I’m Perfect」精神放進書展。數年前我們用卡板搭建三聯在書展的攤位,盡可能減少浪費。之後我們得知出版社每年有很多落架書,堆在貨倉無人問津。於是我們請出版社的編輯從每一本落架書選出一句精警說話,印在新的白色書衣上。結果本來沒人買的書,七天內賣了二千本。

白書封的落架的書

白書封的落架的書

「I’m Perfect」精神還曾落戶油街。油街是一個藝術社區,對方原想找我們設計一個小咖啡廳,包含藝術、參與社區和飲食三個元素,但因油街對面就是星巴克,做咖啡店根本沒可能打敗它,於是我們決定做了一間涼茶店。回想我的少年時代,哥哥姐姐去涼茶舖才是「型」的,為什麼現在不是?是我們還是涼茶出了問題?這涼茶店背後還有一個「Imperfect exchange」概念:以涼茶店這平台,讓大家交換不完美的經驗。

油街「Imperfect exchange」項目

開幕當天,來的人不可以說話,要矇著雙眼,戴上耳機,感受自己身體。我們派給每人一張紙,請他圈出能夠形容他的不完美的字詞。當中有一位小朋友在紙上寫道:跳舞比賽只得亞軍,覺得不完美。

跳舞比賽只得亞軍,覺得不完美

跳舞比賽只得亞軍,覺得不完美

我們在油街舉辦了三、四場工作坊,包括一個寫毛筆大字的工作坊。人們通常會模仿書法大家寫字,但為何要模仿他們?於是我們邀請人們用自己的不完美寫書法。它們看來就像大師寫的,其實是矇著眼用左手寫出來。做油街項目,是希望改變人們的心態,告訴他們:請擁抱自己的不完美。

毛筆大字工作坊

毛筆大字工作坊

===========

Q and A session

「我們有今天,不是我們有什麼,是我們沒有什麼。」

觀眾甲:

LAAB 和CoLab都屬初創企業,請問最初你們是怎樣開始的?可以分享一下創業和運作一間公司的心得嗎?

[email protected]

四年前剛起步時,我們並沒想過能發展成現今規模。我想最重要是不停嘗試和檢討。

在整個創業過程裡最重要的因素是「人」,包括同事和客人。擁有一班跟你合作無間的同事十分重要的,除了技術上配合外,心態亦要配合,大家必須擁有共同目標。譬如當我們在做一些商業化項目時,我們每個人的目標都是從中創造出意義。客人亦十分重要。譬如YOHO  Town項目,新鴻基最初並沒給我們十分仔細的指引。這反而讓我們有機會去了解這個社區需要什麼。項目本來打算維持一個月,後來變成半年,產生了很多可能性,結果越做越大。

Otto @LAAB

Otto @LAAB

[email protected]

我也想分享類似經驗。最初我們也沒想過會走這條路。我認為要成功,一定要全情投入。當做一件真心喜歡的事,便不會計較付出,願意全情投入,這樣便不會失敗。

我想信,只要盡力去做,自然可得到很多人或物的支援。譬如油街這個項目,我記得在客人找我們的兩個月前,我們在馬來西亞某處喝咖啡時,當時曾經討論為何人們找CoLab 做的都是環保或重用項目。其實CoLab 不止想做環保,更想改變人的心態,如果能夠有一個固定地點,做些活動帶出相關訊息,你說多好?沒想到兩個月後油街項目便從天而降,非常神奇。

[email protected]

關於初創公司如何成功,我想用我的公司作例子。我們公司有一半項目來自四位固定的客人,而這四位客人,其實是我中七做實習生時的老闆。我的意思是:你從來不會知道將來是怎樣的,你只能時刻「瞓身」去做。

[email protected]

剛剛我說,當你很相信某一個東西的時候,你就會全心全意投入,沒人可以擋住你。就如植物一樣,只要有太陽和養份,便會成長。那些現在看來很成功的項目,我們最初接下時並沒想太多。就如Otto所講,他從沒想過開公司,如果不停計算的話,可能我也不會開公司。有感覺就去做吧。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才能,就像「Imperfect」的精神般,現在未能發揮,只因錯位而已,放對位置,一下子就能發揮出來。

[email protected]

剛剛Hung講到Imperfect,我也想談談這個概念。世界是不完美的,每個人都有缺點,正正就是這個缺點塑造出每個人的特點。我們有今天,不是我們有什麼,是我們沒有什麼,才能一步步改善自己。有很多人只想不做,其實是因為他們的埋怨不夠大。因為不完美,你才有力量去改變什麼。

「 不妥協,需要很大勇氣。」

觀眾乙:

如何可以做出有創意的設計?

[email protected]

我認為要做出有創意的設計,最重要的元素是「信任」。信任如何出現?第一,設計師很有名,客人便會信任他,第二,設計師是親戚朋友,客人便會覺得很可信。第三,設計師有很強理念,客人便會相信。要留意的是,大前提是客戶要有觸覺或資源,才能找到那個設計師,但在現時體制很難做到。

[email protected]

我經常會批評同事的設計:「為何那麼正常?」香港人習慣填鴨式思維,別人給什麼便照做,當然做得好,但我們不想做出一些倒模的東西,這便需要反思。要像一個偵探,找出用家真正需要什麼。

Otto@LAAB, Hung@CoLab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我們曾經做過一個健康工房項目。這公司的樽裝飲料當時被可口可樂公司買下發行權,在便利店出售。我們受聘為飲料設計包裝和標誌。我記得共做過十多次報告,每次都要製作大量設計圖,討論的過程十分漫長。很多時候,處理這些項目的都是公司中層職員,很怕揹黑鍋,譬如他們會根據市場調查的結果,要求我們將不同設計圖的元素湊拼起來:「我想要A設計的樽身,B設計的紅色樽蓋,C設計的標誌......」但我們最討厭這些市場調查。人們之所以會認為某個設計好看,其實是因為被市場影響了。新的不會一下子受到大眾喜愛的。以,這個標誌設計花了很多時間。我們一直不肯妥協。但不妥協,需要很大勇氣,因為要走很多路,猶如被撥一千盤冷水。我相信我們項目的客人都很有視野,不會第一句就罵我們是傻瓜。我想這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看準機會,再加上不捨精神,才能夠設計出具創意的東西。

--

迴聲開壇:<<設計生活 @CoLab x LAAB>>

講者:Otto@LAAB、Hung@CoLab 、Eddy@CoLab
日期:2017年5月12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