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詞人評說詞人:《香港詞人系列:黃霑》

2016/11/22 — 10:01

讀了由楊熙撰寫的新書《香港詞人系列:黃霑》,頗想為文談一下。

黃霑是粵語流行曲七十年代中興後崛起的重要詞人,楊熙是千禧年後冒起的新一代寫詞人。由寫詞人評說寫詞人的作品的書本,固是罕見,也很自然聯想到所謂的「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湊巧楊熙近年寫過不少無綫的電視歌曲,由他去談黃霑的電視歌,相信是更能道出某些一般人未必為意的要義或奧妙。

這本書以黃霑的幾十首詞作為「經」,以大量的黃霑講座、訪問資料,加上楊熙的詞評詞話為「緯」,交織成這本著作,讀者既重溫了黃霑的許多名篇,也如見黃霑其人。

廣告

書的第一章從黃霑的遺作《Blessing》說起,然後一個跳躍,跳回七十年代中期他寫《世界真細小》的時候,作者主要用意是先讓讀者知道,數十年間,潮流已變,以前一首歌詞幾十個字到百來字便完卷,現在一首歌詞往往長三百字以上,這「短詞」「長詞」的差異,絕對使歌詞的面貌及表現方式大大改變。而黃霑是屬於「短詞」時代的。

楊熙以他寫詞人的觸覺,認為黃霑作的曲有兩大特色:一、簡單直接;二、中國風。至於黃霑的詞作,楊氏說:

廣告

要用文字把思想由一方傳到另一方有兩個方法。一是用文字畫地圖,標出作者的思路,讀者順着思路一步一步走便達目的地。二是直接一箭射過去。黃霑是能手。

 ⋯⋯「熱血熱腸熱」也是同一道理。黃霑時刻遵守廣告歌的天條:一定要令人記得。不論有否細心解讀歌詞的前文後理,最後一段「做個好漢子/熱血熱腸熱/熱勝紅日光」是一聽便入腦,怎樣洗也洗不走的。全首歌,沒有一個字多餘。每個字都是一支感覺的箭。

昔日,筆者亦對「熱血熱腸熱」頗有微言,但看楊熙這樣說,又有他的道理。正如書中也提到林夕未出道時曾批評過黃霑的《情愛幾多哀》,而楊熙也另有見解:

難度在於旋律的句子短,重複,而拍子又相對上趕。能營造氣氛張力的空間委實不多。(而且押「害」韻,可選的字少之又少。)段譽應付感情瓜葛拖泥帶水,採用這種寫法,也可說是用另一種方式來貼題吧。

難得的是楊熙常有自己的見解!

書中的第十四章「兩個問題」和第十五章「三道板斧」,應是甚吸引填詞愛好者的部份,因為是縷析黃霑的詞藝法門。但這裡就賣個關子,不多說了。

坦白說,讀罷這本書,會覺意猶未盡,尤其筆者八十年代的時候也曾經很深入詳盡地評寫過黃霑的詞作,覺得這本書沒有說及的若干作品是好應該一談的,比如《不可以逃避》、《人生小配角》、《男兒志在四方》、《中國夢》、《同途萬里人》、《緣》、《天虹》、《七彩世界》、《朝花》、《人類的錯》以至舞台上的音樂劇《白蛇傳》中的好些詞作等等。此外,黃霑個別較鬼馬風趣之作,也值得介紹一下,比如林子祥唱的《確係愛得悶》。

書中又有一兩處,則會想到,也應該順便提提這首嘛!比如楊熙從《倚天屠龍記》主題曲詞末處的「屠龍刀倚天劍斬不斷心中迷夢」而想到李白的「抽刀斷水水更流」,也應該提一下黃霑其後在電影《新蜀山劍俠》的主題曲《黃帝子孫》,其中也寫了句「誰知青鋒,竟斬不斷愛恨纏!」書中另一處提到仙杜拉唱的《風雲》,如能再順便提及關正傑的《碧海青天》以及林憶蓮的《綠水清風》,那就更理想,都是借山水雲天等等自然物象把詞意生發開去。當然,這都只是筆者很個人的想法罷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