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試談粵劇特朗普 — 從文藝角度出發

2019/4/13 — 16:34

【文:寧魂】

昨夜有幸成為全城熱話粵劇的首演座上客,亦是首次踏足裝修後的新光戲院。多年遊藝於中國古典詩歌及音樂,但對粵劇一向敬而遠之。不是抵毀,只是愛靜,對熱鬧的普及藝術相性不合而已。然而,粵劇中的做手、台型,以至唱腔、押韻,也自有可觀韻味——直到昨夜那套看到凌晨開往金星的飛碟⋯⋯

回到大戲本身,開場由特朗普之女伊萬卡(蕭郎)數白欖形式引入主題,本身並無不妥。然而造型刻意填裝大胸,演員每步也裝胸作勢。無錯,中國戲劇本來就為民間創作,觀眾以百姓為主,但亦未致媚俗如斯。若為嘲刺伊萬卡本人「波大無腦」,則是超錯決定。一來「胸」化女性,二來令劇情失焦,只能收即時枱下訕笑之效,而無後續可言。

廣告

到紅衛兵(五軍虎)出場,揮動毛語錄的手勢不堪入目。不是批判歷史,而是指十數演員揮動的方向、節奏全部亂套,未能如實反映放棄思考者的劃一動作。感覺是基本排練不足,亦有可能並無重視此節。惟一壓場的是「忠字舞」(就是跌撲騰躍的身段),然而跳過大旗只是普通貨色,表演身段後亦全未站定,急急衝回隊中,不敢生起街頭賣藝之感。

許是角色關係,又或是演者功架,周恩來(新劍郎)一角尚顯大老倌之威嚴。而千呼萬喚,全劇焦點的「特朗普」(龍貫天)到第三幕終於出場,動作嬉皮輕浮、You’re fired此起彼落,算認得出所演之人,惟勉强得其型而無其實。龍劍天分飾三角,毛未見其奸、特只得其誇,川(川普劇中特朗普放中國失散之兄)則形象模糊,分別其實不大。猶以本劇末段,特朗普被火星人捉走、川普代其弟出任美國總統一節,兩個角式已二合為一。粵劇生旦浮丑分明,一人分飾兩角本已極難,近年一人分飾多角則以電影What Happened to Monday為佳,惟電影與即時的舞台未可同喻。多角淪為噱頭,對演員的支持者來說,見偶像突破如斯,或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廣告

再論英語使用,劇中穿插不少英語,為扣特朗普之背景尚可理解。惟幕四與幕七皆以英語唱出整首Sound of Music Act II 中的Edelweiss,則頗有爭議。劇中欲借Edelweiss中homeland的概念,帶出家國身份認同問題。然而,此點僅為全劇芸芸主題之一,於幕一、二、三、五、六亦未有提及。如此插入,極為突兀。正如古典詩歌,筆者嘗試以英語擬音入詩,於《考試》「探澀一聲如帛裂」寫考試夠鐘一刻,借用白居易《琵琶行》句,再易以Time’s up之擬音「探澀」。非言為善,但當中所探索的包括音韻、傳意、整句至整首的平衡,以及最重要的——必要性。若僅為玩而玩,其效果曇花一現,未見其利,先見其弊。

故事主軸方面,大致主題如下:1、周恩來及劉少奇與四人幫之爭;2、尼克遜時代之中美角力;3、特朗普與川普之關係(惟一人分飾,故二角不能同場出現,即二者從未對手、亦毫無張力可言);4、川普「捨身」(逃離文革)「取義」(為劉少奇平反,惟未有後續提及);5、特朗普與金正恩經濟合作對抗中國掘起;6、特朗普聯金(星人)抗火(星人);7、一切皆為伊萬娃之虛夢一場。發夢可以解釋一切,也可包含所有荒誕劇情,而醒夢亦為中國古典小說常用處理手法。劇中穿插大量歷史資料、時聞及政治隱喻,觀眾如非「緊貼大巿」,實難以代入。而且穿插太多,主線凌亂,最後僅以虛夢一場收結,包不包到,看倌自知。

及至用字,有未合律而變字調者、有為就律而冗詞義若「回國返」者。加上穿插大量時事、政治諷喻,令唱詞翹口,演者多有缺漏或爆肚。雖云昨夜首演,但質素未可上台。

作為古典詩人,當然理解面對古典文藝所面對的困境 —

堅守古典,又會典高和寡,由小眾變更小眾,最後消聲匿跡;銳意革新,又易譁眾取寵,留於次文化,失去本來面貌。李居明於謝幕時說道,眼見戲院將拆,將之收購翻新,及後更自創劇目凡卅四本。昨夜為新光戲院復開七周年,辜勿論效果如何,最少昨夜全院滿座,李氏之功不可抹;然而欣賞李氏多元嘗試時,我們又應用怎樣的眼光看待粵劇以至傳統藝術呢?

 (作者自我介紹:古典詩人、中文教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