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詩人跂之自費出版作品 — 比起一霎光輝,更盼知音相隨

2019/1/4 — 10:37

終把跂之的《在這終年吹著烈風的地方》送到盧瑋鑾老師手上,老師很喜歡,囑我多謝他。老師還說要買,我說這是非賣品,有錢也買不到。老師記得這個學生,說他「平日不大說話,但在堂上如果有機會讓他說,就不得了啦……不過,也不是個個都明佢講乜」。

跂之這部書,版式和封面設計都是他自己弄的,書的用紙、印刷由我負責,出來整體的感覺良好,有書的質感,我也很喜歡。難得印刷所的西蒙印小(量)書若印大書,做得用心,上次印小藍的《遊族》封面色澤暗啞,這次他謹慎的把封面調光了,其實用跂之原來較沉的色調更好,但這只有跂之和我知,效果仍是很好。所以,這應是我做的最後一部書了,見好就收也。

跂之的詩和文,我相信都是好詩和好文,雖然不是篇篇都知佢講乜。這個人對佛學很有研究,相信作品中應有不少相反相成,相成相反的辨證,得慢慢咀嚼。比如這首〈關於誠實〉:

廣告

關於誠實。關於誠實
還必先作一點補充
我喜歡喝酒,我懷念
伏特加,那無色的
焰。喝下去
燒斷飢腸,接著是給人痛毆一身的
活該。蘇聯人喝它取暖,有名的叫Smirnoff,紅牆築起後輾轉流落
成為冷戰對手的酒,自此失去從前
頂戴氈帽獨對雪原的蒼涼

詩從這裡遊離開去,寫酒與酒後的種種,最後:

廣告

無可否認有時我會失去一點應有的冷靜。靜躁之間
想得到一個誠實的機會
就如呼吸般困難

「就如呼吸般困難」像平路上的一塊石頭,把你絆個正著,要你審視這石頭的來龍去脈。我也喜歡〈致失去〉的這幾句:

我們站在樹下
等待被一棵樹倒下壓死
那種不偏不倚

以及隨後的這段:

如果擁有都是虛無
失去必定有形
否則我們如何感到
失去的重量
和掏空的形狀

我相信這就是辨證。

詩集跂之自費出版,只印了一百部。我常說,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一部詩集送到書店,頂多賣三五十部,或如老關常說的,極限不過一百幾十,只是滿足在書店看到自己作品的一霎光輝。印一百書,送五七十出去,應包括那願意買書的三五十讀者了,他們可能就是作者的朋友、知音,何必印一千幾百的災梨禍棗?跂之看通了這點,我也很安慰。感謝他。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