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詩作:讀黃愛玲的《夢餘說夢》

2018/2/12 — 14:51

Jean Renoir: <A Day in the Country> /雷諾亞:《鄉村一日》(1936)

Jean Renoir: <A Day in the Country> /雷諾亞:《鄉村一日》(1936)

你含笑坐上夢的鞦韆

從此世輕輕蕩至彼岸

跨過一格格尚待剪輯的光影

廣告

自小虛弱的心臟

總不教尖刻話語發自肺腑

廣告

即使跟親人拌拌嘴

也只為令平淡蕩漾生趣

猶如在定鏡中來個意外的推軌

你按著人情倫理展現你的「本事」

天卻為你安排了無聲結局

留下一長串演職員名單

去圓各自的夢

而你已悄悄蕩回黑暗中

對不住湧現的人間色相

繼續讚歎

 

註:

  1. 《夢餘說夢》 I , 〈溜走的時光〉:「雷諾亞的這部作品[指《鄉村一日》],猶若在大時代裡開了一次小差,將觀眾帶離戾氣日重的政治現實,走進我們日漸麻木的情感地帶。我們永遠有太多的理由去忘記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蕩鞦韆的意象來自此文。
  2. 《夢餘說夢》 I ,〈那些看工餘場的日子〉:「……二哥逝世,看電影少了一個愛拌嘴的伴兒。」
  3. 黃愛玲喪禮紀念冊上,首篇《戲夢人生》(雷競璇撰文),說愛玲為了帶老爸回家鄉,抱病前往紐約,還對勸阻的人說:醫學是一套道理,人情倫理是另一套,不能不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