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詩四首

2017/3/29 — 12:53

而窗外的北京,瀰漫著末日氣象,霧霾中,看不見稍遠處的高樓。

而窗外的北京,瀰漫著末日氣象,霧霾中,看不見稍遠處的高樓。

【無措】

拿起一本書,
看了幾行又放下。
而窗外的北京,
瀰漫著末日氣象,
霧霾中,看不見
稍遠處的高樓。
其實我啊,
牽掛著更遠的遠處,
無所畏懼的族人啊,
火焰中,會不會
被紅色的子彈擊中?

2012-1-17 ,北京

廣告

【獻給死於非命的雲丹[1] 】

若沒看到這張照片,
你的名字:雲丹
不過是幾十年來,
被各種手段消失的族人之一。
且是常見的圖伯特的名字,
因與色拉貢巴[2]叫我阿佳[3]的僧人同名,
才不至,被我遺落在逐日疊加的死者名單當中。
那個叫雲丹的熱貢[4]僧人,在土鼠年[5]的深夜,
與不計其數的同修,被金珠瑪米[6]的槍,
趕出了依托今生的寺院,
不得不遊蕩於險象環生的塵世

廣告

可是面對這張照片,
你的名字:雲丹,
化作滔滔的淚水,
也填不滿淪陷的故鄉山河。
捲曲的黑髮、赭色的面頰,
因與我有著同為糌粑[7]養育的因緣,
剎那間,讓我回到往世今生的祖先與手足之中。
這個叫雲丹的章戈[8]牧人,在龍年[9]春節初一,
與更多無名的族人,被金珠瑪米的子彈,
擊中了系在胸前的嘎烏[10] ,
是不是已被白駿馬送往雪山之巔?

2012-1-26 ,北京

【此時此地】

我聽見你們毫不顧忌的聲音
在午夜時分,在不過咫尺的門外
男性的聲音,具備帝都的口音
悍然,傲然,但聽不清在叫嚷什麼
我就當聽不見,聽不見

我看見你們留下的兩把黑椅
在覓食時刻,在貼滿小廣告的過道
劣質的黑椅,密布鷹犬的陰影
突然,必然,卻看不清何時會消散
我就當看不見,看不見

而明天,是白拉姆[11]降臨的日子
欣喜的我,自會傾心於她
你們為何競相跺腳?
如被惡魔纏身

2015-11-24 ,北京

【背叛】

我似乎背叛了父親
似乎離他的願望越來越遠
是這樣嗎? 不是這樣吧?
我一般很少想這個問題
我一般自有一套說辭來安慰自己
我甚至相信,他說不定會為之暗喜
我寫了一本又一本的書
我有了他夢寐以求的作家聲名
我還讓他拍攝的照片印成了攝影集
說不定我是他短暫人生中最大的驕傲
然而是這樣嗎? 他真的會這麼想嗎?
也許恰恰相反,也許格外痛心
於是我悄悄寫了一本非虛構的傳記
寫了十年,還沒寫完
開篇就想說:
父親,其實,我並不願你
是一個,金珠瑪米!

2015-12-25 ,北京


註釋:

[1] 雲丹:藏語,意為學問、文化。 通常用作人名。 詩中的“雲丹”,指2012年1月23日,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爐霍縣,爆發藏人抗議,軍警開槍,打死打傷許多藏人,現已知死者之一名為雲丹,牧人, 49歲。
[2] 色拉貢巴:藏語,色拉寺,位於拉薩,著名的拉薩三大寺(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之一。
[3] 阿佳:藏語,姐姐。
[4] 熱貢:藏語,地名。 指今天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
[5] 土鼠年:屬於藏曆算法,即公曆2008年。
[6] 金珠瑪米:藏語,指中國軍隊,即漢語的解放軍。
[7] 糌粑:藏語,藏人特有的糧食,青稞磨製而成,成為圖伯特的一種象徵。
[8] 章戈:藏語,地名,指今天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爐霍縣。
[9] 龍年:屬於中國農曆算法,指2012年。
[10] 嘎烏:藏語,裝有佛像等聖物的護身盒。
[11] 白拉姆,圖伯特的護法女神。 藏歷十月十五日是圖伯特傳統節日白拉姆節。
[12] 金珠瑪米:藏語,解放軍。 指中共軍隊。

(本文為 自由亞洲博客,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