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詩的力量足以跨越一切 — 速記馬其頓詩人馬茲洛夫在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的兩小時

2019/2/27 — 22:14

馬其頓詩人 Nikola Madzirov 
(攝:羅麗明老師)

馬其頓詩人 Nikola Madzirov
(攝:羅麗明老師)

繼上學年邀請緬甸重要作家科科瑟(Ko Ko Thett)來到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與同學分享文學與緬甸人的身分之後,今年2月21日我校請得馬其頓知名詩人馬茲洛夫(Nikola Madzirov)蒞臨校園,在地理室分享他身為難民後裔以及巴爾幹人,如何以沉默的書寫發出響徹歐洲的聲音。馬茲洛夫被譽為當代東歐文學界最重要的聲音,他的聲線一直很溫柔但是充滿力量,同學認真地聽著他一口地道的東歐式英語,如何把自己的故事娓娓道出。

馬茲洛夫表示地理室裡關於地震的壁報讓他憶及自己的國家也是從1963年的一場大地震中復興,整座首都幾乎都是從頹垣裡重建的,並隨即朗讀一首自己寫的關於地震的詩。他笑說小時候在牆上塗鴉讓母親發怒,就讓他意識到寫作原來是危險的,但是若是真誠地寫作,世界也不可能以憤怒回應我們。

書寫讓我們擁有命名的能力,當我們為萬物命名,或者能讓它們活下去;但是不同語言的差別也讓我們對世界的理解出現微妙差異,譬如我們是「用心學習」還是「用腦學習」?太陽在不同語言裡的發音是怎樣的,有沒有特殊的意義?他說到有次在印尼聽別人以印尼語朗讀他的詩,聽著重複的音節還以為對方錯譯了,但原來那是印尼語的獨特之處。及後他與同學和我以廣東話、英語和馬其頓語朗誦同一首詩,各自有不同的節奏和跌宕;但是在短短的讀詩時光裡,在重現的意象和詞語之間,語言的隔閡恍如消失,正如人與人之間的藩籬,何妨稍為減少一些。

廣告

他在校園裡參觀了介紹莎士比亞的展板,以及同學在課室玻璃窗上的抄詩,有人抄卡瓦菲斯的〈城市〉,有人抄阿米亥和紀伯倫;也參觀了學校的圖書館和書展,小小的校園裡,到處都是文學。在對話裡他想起了這些線索,徵引延伸,原來世界可以很小,我們都在讀著同樣的文字。

一小時的對話裡,他多次強調文學的意義,並希望同學願意書寫和閱讀,像小孩子就不會質疑自己辦不到。我們的一些論點竟然與科科瑟表達的想法契合,雖然我們三人相識,但後來在電郵裡問起科科瑟,他說彼此之間是沒有討論過的;科科瑟說「很少詩人的想法會有相同的波長」,所以實在難得。

廣告

跨越半個地球的對話在對答中到了尾聲,完結後同學拿著自己的詩向他請教,只要大家願意,原來文學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遙遠。在另一個場合中馬茲洛夫說過,年前第一次受中國作家北島之邀來港他是當成旅行,今次浸大讓他崔護重來,則要開始探尋家之所在。香港是否一個足以讓我們安身的家?我願它一直都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