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誘發同感,便是好小說 — 回應曾瑞明〈評黃碧雲《盧麒之死》〉

2019/2/23 — 18:53

資料圖片,來源:Banter Snaps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Banter Snaps @Unsplash

曾瑞明先生批評黃碧雲《盧麒之死》有三個問題:沒有肩負社會責任、沒有徵引文獻、沒有正確取材,其實是一種苛求。

小說,本身是文學,由作者出發,重點在講故事。故事說得入神,誘發同感,便是好作品。

小說,並非學術論文。小說屬於藝術,而「藝術真實」與「歷史事實」,明顯屬兩回事,後者必須忠於史實,例如《三國志》;前者基於史實,卻必有作者詮釋,古有《三國演義》,近有金庸作品集,段正淳、段譽、朱元璋及徐達等人,史上確有其人,但無人抨擊金庸扭曲史實。因為,讀者都知道,這只是小說,認真就輸了。

廣告

小說,講求取材。善於取材,便能容易將一個故事講得好。講盧麒,背景當然是六六暴動,不選六七,最簡單的原因就是盧麒死於一九六七年三月,暴動前夕,便自殺死亡,年僅十九歲。一個缺席六七暴動的人,怎麼可以奢求由此來探討暴動呢?

小說,不一定有所謂功能。有時候,讀小說為了聽故事,進入人物而理解社會面貌。《盧麒之死》將主人翁與梁天琦放在一起,就文學作品來說,反而吸引本人思考作者為何將兩個人放在書內,由此反映作者對社會的關注。如果將《中英街一號》與《盧麒之死》比較,就請不要忘記,前者目的是為了美化左派暴行,不可同日而語。

廣告

談文學,不能將之視為論文、史書或傳記,文學自有其特質,請放過我們的文學吧。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