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語言碰語言,迸出新滋味──皮欽語與克里奧語

2015/7/6 — 16:01

資料圖片:克里奧女孩,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Infrogmation)

資料圖片:克里奧女孩,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Infrogmation)

當語言遇到另一個語言,是不是勢必只有一方愈趨繁盛、另一方卻走向消亡的大吃小戲碼呢?倒不一定。有時候兩個語言會產下新的結晶,碰撞出全新的風貌,即是我們今天的主題──克里奧語。

人類歷史上有無數的語言接觸,到了近代的殖民歷史,更讓語言之間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彼此碰撞,時而會產下新生命,語言學上稱作「混合語」。

混合語又可分為「皮欽語」(pidgin) 與「克里奧語」(creole),在語言學上,這兩個詞並不是指某種特定語言,而是對所有混合語的稱呼。所謂「皮欽語」,即是誕生在這樣的情況-不同語言使用者之間,因為溝通的需要,透過簡化語言文法、融法彼此語言要素等手段,所改變出來的新語言。除了殖民地外,商業貿易繁盛的地方,通常也會出現皮欽語。

廣告

皮欽語的溝通目的性強,詞彙量通常不會太大,較複雜的概念也會以簡單事物堆疊描述。例如二戰前的滿洲國,就有漢語及日語混合而成皮欽語。遊走在當時的市場裡,可能會聽到這樣的聲音:

「ニーデ、トーフト、イーヤンデ、ショーショー、カタイカタイ、メーユー?」(發音:你的 豆腐to,一樣的,少少,katai-katai,沒有?)

廣告

他……他到底要買什麼?

katai在日語是「硬」的意思,所謂的「豆腐to,一樣的,sho sho katai-katai」,其實就是「蒟蒻」。大時代的洪流下,衝走市場的小市井阿叔阿姨,絕對會用自己的方式買到東西,這是無論哪種語言的使用者都具備的本能。

但是,皮欽語的使用非常社交性,你很難想像剛剛那位買菜的婦人,回家用日語或漢語的單一語言環境時,仍會把「蒟蒻」說成「トーフト、イーヤンデ、ショーショー、カタイカタイ」。這些人各自有自己的母語,皮欽語只是與其他語言使用者溝通時才會搬出。

皮欽語若一路順利的發展下去,就可能成為「克里奧語」。克里奧語通常擁有較皮欽語複雜一些的文法機能、詞語,最大的差別是,克里奧語有母語使用者──皮欽語的使用者可能會將皮欽語傳給自己的孩子,因為各語言間的人持續接觸,新的一代也以新的混合語為主要溝通工具。

克里奧語在世界各地都有例子,澳門的「澳門語」(當地人或稱澳門土生葡語)就是一種融合廣東話及葡萄牙語的克里奧語。另外在台灣,由於日本統治的影響,也有不少語言融合的現象,近年來備受學界注目的,便是宜蘭縣南澳鄉的「寒溪語」。寒溪語是融合了泰雅語及日語的克里奧語,目前仍有母語使用者。

南島語系台灣南島語言地圖。寒溪語為圖上 Atayal(泰雅語)與日語的克里奧語。

南島語系台灣南島語言地圖。寒溪語為圖上 Atayal(泰雅語)與日語的克里奧語。

使用克里奧語的人通常不能準確區分哪些要素來自哪個語言,如同我們方才提到,克里奧語中的語言要素已彼此混合,並且會發展出自己的音韻系統。以台灣的寒溪語為例,詞彙中約莫有 65% 為日語來源詞、25% 為泰雅語詞,其他則為閩南語詞等語言借詞。例如在寒溪語中,「穿衣服」叫做「lukus haku」。lukus 是泰雅語原有的詞語──衣服,「haku」則是來自於日語的「穿」。haku 在日語中只用在穿著下半身衣物,但在寒溪語中則是一個無論穿衣戴帽、穿褲繫錶都能使用的詞語。

克里奧語是語言學上相當珍貴的研究材料,其主要原因在於,無論是何時何地、混合了什麼語言的克里奧語,在語順、語法架構上,都呈現出不少一致的特徵,這對於語言原初的架構、普遍語法的認識都有相當大的幫助。

因為克里奧語本身已具有成熟的語言構造,無論起源、在同個時間切面上,克里奧語已可算是不同於其他語言的獨立語言。例如寒溪語的使用者,未經訓練下並無法聽懂日語或泰雅語。如果我們說日語是古日語的後代、泰雅語是古南島語的後代,那麼寒溪語──以及其他所有克里奧語──大概就像是混血兒一般,融合了父母的特徵,但長得跟爸爸媽媽都不一樣。

--

註:

註1:滿洲國的克里奧語(日語+漢語)稱為協和語。其主要特點在於大量使用アル等日語存在動詞為一般句式結尾。
註2:寒溪語語料及介紹部分取自:真田信治、簡月真(2012)「宜蘭クレオール」日本國立國語研究所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