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語言 — 人類歷史的記錄檔案

2017/9/30 — 19:20

國立詩歌圖書館,圖片來源:Southbank Centre

國立詩歌圖書館,圖片來源:Southbank Centre

【文:和子】

雪萊說:「自有人類便有詩」。如果把語言比做思想的圖像,那詩歌就是最美的畫面。

語言是人類表達思想和交流的工具,每個民族都有獨特的語言和本地方言。據說全球有七千多種,透過這些繁多鮮活的語言把各民族甚至部落的文化特色承傳保存下來,但也有近半的語言「瀕臨絕種,並以每兩星期消失一種的速度,逐漸失傳於世」。

廣告

倫敦國立詩歌圖書館(National Poetry Library)借下月中的全國詩歌節,推出「瀕危詩歌項目」,「向全球收集瀕危語言的詩歌,並邀請詩人以瀕危語言創作」,以保留多元文化。這是一個非常值得倡導的活動。

據聖經說人類本來只有一種語言,人們做事很團結合作,上帝怕人類建好通天巴別塔,就把人的語言打亂了。結果人與人之間無法交流協調,就自然分散到四面八方各地去了,只剩下殘缺的巴別塔永遠孤零零地留在那裏,上帝在天上也許偷偷咧著嘴陰笑⋯⋯。

廣告

人類的巴別塔雖沒建成,但語言卻從一種衍生成多種,從單一變成了豐富,分散到世界各地的人都說著各自的語言,形成了獨特的習俗和傳統。每種語言都記錄和反映著該民族的文化起源和歷史,詩歌更是語言的最高凝練。

一直把亞當當作熟知的聖經人物,從未想過這位人類先祖為何叫亞當,以為那只不過是個名字而已,直到讀希伯來文時,才搞清楚「亞當」(אדם,adam)一詞還與「泥土」、「土地」(אדמה,adamah)有關,一下豁然開朗:造物主用泥土按自己的形象造了人,並把他叫做「亞當」(אדם,adam) 。原來名字這麼有意義,它包含了人的来源,也暗示了人的未來,塵歸塵,土歸土。來自泥土的人被貶出伊甸園後,在土地上辛勤耕種養活自己,天命盡時又回歸大地。

在最早的城市文明蘇美爾(Šumeru)文明的造物神話中,人也是由「深淵的黏土」捏成的。在尼尼微( Nineveh) 出土的楔形文字(cuneiform)泥板上,記載著大洪水的故事、蘇美爾的烏魯克城國王、半神半人的吉爾伽美什( Gilgamesh )的傳奇經歷。在埃勃拉(Ebla) 還發現了刻著咒語的楔形文字泥板:

「任何人要是更改、忽略、違反或抹掉這塊泥板的文字,願世界上偉大的天空和大地之神及泥板文書上提到的所有神明把你擊倒;無論你在陰涼處還是在陽光下,願眾神到處驅逐你,使你無法在陰蔽的角落藏身...... ;願你被豬狗吃掉;願你吃柏油和松脂,飲驢尿,用石腦油做擦臉膏;願河水沖過你的藏身處;願邪神惡鬼和潛伏的各種幽靈選中你的住宅做它們的住處。」

文字令我們看到四千多年前古人的咒語是多麼激烈尖刻。當然,除了咒語還留下了大量的神祇、貿易記録,以及不朽的詩篇。公元前2004年,蘇美爾的烏爾(Ur)城被毀,有位詩人寫下輓歌:

「噢,正直的女人,你的城市已被毀,你將如何生存?你的城市已化為廢墟,你不再是它的主人。你的人民被敵寇殺戮,你不再是他們的女王。你的眼淚已變的陌生,你的土地已不會流淚,就象一個被堵住嘴巴的人!你的城市已化為廢墟,你將如何生存?你的家已被洗劫一空,不知你當時作何感想?烏爾聖地如今只有悲風回響!」

「雖然你已被毀,你的名字依然是城市。」城毀王滅,王朝更替,詩人的文字卻穿越古今久久飄蕩⋯⋯。

如果這些古老的楔形文字和希伯來語言不被保留或承傳下來,我們就根本不會知道大洪水的故事、吉爾伽美什的史詩、蘇美爾文明的盛衰歷史,以及「亞當」這個詞的原本意義。

語言是人類起源和文明進化的里程碑,是人類歷史的記錄檔案。任何破壞毀滅語言、文字的行為都是對歷史文明的踐踏和犯罪。保育瀕危語言詩歌,保留世界多元文化值得點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