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說不完的敦煌痴人:常書鴻

2015/3/31 — 17:55

【ONE WEKK‧ONE BOOK】
書名:敦煌的光彩──池田大作與常書鴻對談錄(修訂版)
作者:池田大作、常書鴻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2015 年,話咁快就過了四分之一了。不知各位有沒有認真回顧一下,問問自己,這三個月來,那一本書/那一個藝術展覽最令你念念不忘?

識睇,一定有睇過《敦煌 ─ 說不完的故事》吧?

廣告

這個香港文化博物館歷來最大規模的展覽剛於 3 月 16 日圓滿閉幕。月初,筆者曾在面書上大聲疾呼,告誡同志們不要那麼祟洋,見人人都講 Art Basel/Art Central 你就附庸風雅地死跟著要去,並同時溫馨提示各方好友,提醒大家別要錯過這個不論在展覽策劃、展品質素、圖錄印刷方面都是香港近年少見的本土佳作。

廣告

敦煌 ──一個充滿宗教、藝術、歷史、民俗故事的名字,古絲綢之路上的交通樞紐、軍事重鎮、商業貿易的集散地,是世界上四大文明、六種宗教、十餘個民族文化的融匯之處;敦煌莫高窟是世界現存規模最大的佛教石窟寺,是世界上歷史延續最悠久、保存最完整、內容最豐富、藝術最精美的佛教藝術遺存,代表了西元 4 世紀至 14 世紀由佛教藝術的高度成就,被譽為「佛教藝術寶庫」和「中世紀的百科全書」;可惜,在 16 至 20 世紀期間,這個「沙漠大畫廊」在缺乏管理和日久失修的情況下而變得荒涼凋零,甚至經卷流散。直至 20 世紀中葉,中國學者才意識到敦煌文化遺產的重要性,並開始正式著手研究、保護及管理敦煌遺物,其後隨著研究範圍的擴展,敦煌石窟建築、壁畫、彩塑以及敦煌的歷史文化等,都成為研究的對象。這股「敦煌學」熱朝至今不衰。

說到敦煌,有一個人是絕對不能不提的,他是:常書鴻。

常書鴻,生於 1904 年,卒於 1994 年,出生在中國浙江省杭州,1927 年赴法國學習西洋油畫。當時,在繁華的巴黎,這位中國年青藝術家已經取得一定的成就,擔任里昂美術協會會員及法國肖像畫協會會員,過著十分安穩舒適的生活。有一天,他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發現了法國著名語言學家、漢學家、探險家伯希和(Paul Pelliot)的《敦煌千佛洞》一書,為敦煌的石窟藝術驚嘆不已。自此,這位本應可以揚威海外的藝術家便踏上一條愛國不歸路,並在 1936 年回到中國,1943 年出任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所長,開始在渺無人煙的敦煌(註:古代是流放犯人、派遣苦役之地)長期致力於敦煌藝術的研究與保護工作。

「一九三五年秋天,我偶然發現了伯希和寫的《敦煌千佛洞》一書 …… 我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祖國竟然留有這樣光輝燦爛的古代文化遺產 …… 我立即被敦煌藝術所吸引了,並下定決心回到祖國,到敦煌去,一定要用自己的眼睛,親自看一下這些寶物。而且我心中還這樣想,作為一個中國人完全有責任去保護、介紹這些文物,使它們重放異彩。」

「我不能讓這些『美麗女神』(敦煌莫高窟)就這樣被埋沒在戈壁沙漠中不管。我要守護她們。」

「從當時的心境來說,如果能在這個古代佛教文明的海洋裡被判無期徒刑的話,我也會樂意接受的 …… 作為一個愛國知識分子,不論遇到什麼困難,都絕不後退。」

「回顧我四十年的人生路,當初(在敦煌初期工作)的生活真是歷經妻離子散,嘗盡艱難困苦。」

「人的一生很短,能夠完全實現自己理想、目標的人很少。但是我覺得我很幸運,能夠在某個程度實現了,我沒有後悔。」

中國史學家陳寅恪曾經說過:「敦煌者,吾國學術之傷心史也。」 讀著常書鴻在書中的辛酸自白,實在不得不敬佩那一代愛國學者對中國傳統藝術文化保育所作出的貢獻。但願,我們這一代能夠繼承常先生的遺志,將敦煌藝術的光彩延續下去。就由這本書開始吧!

--

【ONE WEEK.ONE BOOK】以最短小精悍的文字,為大家介紹一些值得推薦的藝文新書,系列文章請按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