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說故事的人:本雅明/雄仔叔叔

2016/5/6 — 13:22

本雅明說,「說故事」事實上是一種人類相互交換經驗的能力;但在變化過於急速、經驗貶值的世界,「說一個故事」,對我們來說已變得愈來愈難。而講故事的雄仔叔叔,正是在這個時候,受到大家的注意。據雄仔叔叔說,他是沉睡很久,但被保衛天星皇后的碼頭的保育運動青年弄醒的。雄仔叔叔現開辦一氣呵成兩週四節講古創作坊,有聽有學有備戰。他常說,他的心願是要找到更多的講故事接班人,為親子、為創作、為社運、為份工、為興趣,都係講古。「絕對有得做,可以搵到食。」

說故事,也包含一些人際關係的假設?像《一千零一夜》裡山魯佐德以故事救人自救的情況當然有點極端,但一般而言,人很難殺死跟自已講故事的人吧?說故事的人,通常受到一點愛戴,就像在床邊給小孩子說故事的媽媽,總要解答孩子的許多問題,說故事的人也有務實的傾向,經常成為其聽眾的良好顧問。說故事的人,先要述說自己的故事,並包含對實際生活的勸告,這些勸告編織起來,便成為智慧。

本雅明說,「說故事的人和智者和大師同列。他是一位良好的顧問(但和諺語不同),他不只為某些情況提供建議,而是和智者一樣,能為所有的情況提供忠告,因為他有能力以整個生命作參考以及和其生命經驗同化。」最基本的,是得先能用適當的語言表達自己的處境。在這個年代,這確實是一種需要學習的能力。

廣告

本雅明這樣形容:「過去的真實形象,只在閃電般的片刻中出現,這個形象,一但出現,由下一刻起便會永遠地消失。」「一個靜止等待研究者前來發現的真象」,當然不是「歷史的真相」。雄仔叔叔的故事,常常由個人出發,加入魔幻意象,指涉更大的社會現實,而在講故事的過程中,他回到了自己更久遠深藏的回憶,過世的母親、自己的兒子、新認識的青年,都一一連繫一起。講故事,某種幸福就存在於故事裡。無論歷盡滄桑的中年人、青春浪盪的青年人,或是天真可愛的小朋友,都被故事打動,打開自己與世界更大的連繫。講故事最終是對人和世界的理解,以及彼此的關係。雄仔叔叔「等你來教佢點講古」,他這樣說︰

「講咗好多年古,有啲心得;也教咗好多年講古,始終未盡人意。

廣告

各人帶住唔同嘅心情同目的來,有親子啦、泵人入黨啦、同基層拉近關係啦、反拆建啦……我好明白嗰啲迫切感,但總係覺得自己教嘅嘢唔埋欄,總係有啲隔。

最初同大人講古,喺皇后碼頭。當時好好笑,大家都知有個阿伯好有心,但係啲古同個運動冇乜挐褦,我自己都覺得有啲古怪,唯有安慰自己,當去捂佢哋瞓覺。

日月推移,依家好啲啦。講東北守土護地,我講我條村阿婆孭住塊田周圍種;講小販,就講當年佐敦街頭小販的七俠蕩寇;講佔領,我講耶穌來平反五餅二魚唔係神蹟,係社會主義……

都是從生活點滴開始,先不計較,講一個好聽的故事,慢慢就跟萬事萬物接軌。我條村阿婆、街頭小販、耶穌就這樣來到我嘅古仔度。

而且,不接軌又怎樣?講一個好聽嘅古仔咪好囉。

呢個諗法係啲細路教我嘅。同佢哋相處廿多年,就明白不懷好意咁同佢哋傾計,傾下傾下就有古仔。首先佢哋唔識嘢所以亂講,我又不懷好意,唔去糾正佢噃,咁,古(已有嘅、實體生活)就生仔(世界係新鮮嘅)!古仔就來啦!」

* * *

日期︰2016年5月14、15、21、22日

時間︰下午6時至8時

地點︰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一樓「香港文學生活館」

學費︰$700 (香港文學館會員八折優惠)

名額:15人

# 本課不接受單節報讀

報名連結

(注︰部分節數會於戶外空間進行。)

雄仔叔叔簡介︰

阮志雄,人稱雄仔叔叔。七十年代社運青年,曾當中學教師、幼兒教育工作員,劇團教育主任。於 1994 年創辦「慢慢走故事坊」,自此成為全職工匠,製作想像的真實。他亦是組織「四圍講古」的成員,毎月舉辦講古聚會,建立公眾講古平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