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說‧書人】專訪何建宗:正視文藝勞動 藝術家不只是一份工

2016/12/30 — 16:44

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研究助理教授何建宗

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研究助理教授何建宗

【說書‧人】系列:訪問作者,介紹新書。說書,也說人。

數月前,改編本地棒球隊真人真事的電影《點五步》上映。幕後人員低薪,甚至無償工作,惹來「消費熱血」的批評。

文化藝術工作,總予人浪漫的想像。為了夢想,大家好似都不惜去到盡。然而,年輕學者何建宗認為事情不應如此,「文藝勞動是理想,也是一種工作。當藝術家收入要課稅時,為甚麼討論勞動權益卻忽略了他們?」

廣告

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研究助理教授何建宗 (Louis),兩年前開始文藝勞動的研究。十多年後回到母校執教的他,聽到不少學生表示希望投身文藝行業,但很多畢業後都只是以自由工作 (freelance) 維生。他感嘆,這種朝不保晚、不穩定、不安全的狀態,跟自己畢業初年類似,甚至前輩也面對相近境況。

「那到底發生甚麼事?過去二三十年,香港的文藝創作一直發展,但個別勞動者的待遇依然無被重視?」

廣告

文藝勞動浪漫化

香港近年文創手作市集更是隨處可見,Louis 認為「消費文藝」的場地遍地開花,文藝消費群亦有所壯大,但社會對文藝勞動者仍然不甚了解。他笑言,不少人覺得藝術家只是躲在家裡畫畫,坐在一旁等靈感到,是故「做藝術」仍被視為不事生產。就算你以此為職業,人們還是覺得你不會認真看待,文藝勞動也只是「興趣」。

「我想做的事是還原,多說藝術家勞動的細節,破除大眾浪漫化的想像。」

Louis 訪問數十名香港藝術家,當中有初入行者,亦有資深從業員,分別來自視藝、文學、電影、音樂範疇。他透過訪談了解他們日常生活的狀態,以及對於勞動和保障的想法。其中 16 人的訪問內容,輯錄成《文藝勞動》一書。他尤其記得邀約白雙全的訪問時,對方當日要到法庭聽審做資料搜集,故主動提出約在午飯時間。他說:「你以為藝術家工作時間應該比較彈性?其實他們都有工作,有自己的時間表,與一般工作有共通點的」。

創作喜悅不能是唯一報酬

或者,大眾對文藝勞動仍抱著浪漫化想像,但 Louis 發現藝術家本身的自我浪漫化情況並不嚴重。創作人起初認為低薪、長工時等待遇問題,是「入行必須付出的代價」,但不久便意識到要這些「代價」化為社會或文化資本,轉換過程不那麼快,如是他問:「既然他們都知道待遇的問題,但仍然入行堅持繼續做,原因為何?」

《文藝勞動》

《文藝勞動》

經過多場訪問之後,Louis 相信創作帶來的喜悅,是藝術家持之以恆的關鍵。創作本身的喜悅,帶動他們繼續創作,但他質疑喜悅不是勞動唯一的回報,「正如從事其他行業的人,都可以享受著自己的工作,但他們都獲得正式的經濟回報。為甚麼文藝勞動者得不到應有的待遇?」

突破傳統勞雇關係

「年輕人要捱」、「入行要吃苦」的論述並不陌生,文藝行業亦時有出現這些「消費熱血」的「工作機會」。今年,年輕創作群體成立藝術家工會,期望為業界捍衛創作自由之餘,亦爭取公平合理的待遇。然而,當 Louis 問及藝術家對於成立工會的意向時,不少受訪者都態度保留。他發現,藝術家認同文藝勞動是理想,也是一種工作,但卻未能處理創作個體性和工會集體性的矛盾,「他們也不知道,工會實際可以為自己做些甚麼。」

「工會這個概念是否能夠解釋藝術家的勞動模式?」

Louis 認為,藝術家是獨立的「文化企業」(cultural entrepreneur),他們自身已是「一盤生意」,與傳統的勞工與僱主關係迥異。過往勞工組成工會向僱主爭取權益的做法,在藝術家群體中未必合用。與其倡議成立工會,他認為「聯盟」的概念,可能更配合文藝勞動者獨立創作個體的特色。

聽過那麼多文藝勞動者的說法,Louis 提出「生態說」,鼓勵業界以合理待遇培育新人,叫行業得以長達穩定發展。他形容,今次出書目標微小,只求拋磚引玉,引起更多人關注討論議題。長遠而言,他希望繼續深化研究,從勞動者本身出發,提出具體政策建議,「當藝術家收入要課稅時,為甚麼討論勞動權益卻忽略了他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