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在延續父權?

2015/4/15 — 16:57

就算作為一個男性,我也是對身邊的男性沙文主義文化很反感。父權意識不但壓抑了女性,亦壓抑了男性之中的多元生活,例如如果你說你不介意伴侶是否處女,一些口沒遮攔的男人會笑你「溝公廁」、「用二手貨」,十分刺耳。有些女性朋友說,她們就是害怕惹男性反感,交不到好男人,才會對規限她們自由的父權道德認同起來。我看見一些思想右傾的朋友說,其實 slut-shaming 在女人之間比在男人之間更流行,壓迫女性的其實就是女性自己,所以「父權」是一個左翼迷思云云,但這種現象其實正是父權當道的證據。

「父權」不是世界上的某一半人集體欺壓另一半人這麼簡單的意思,世事往往並非可以很清楚地區分施害者和被害者的,正如納粹德國在屠殺猶太人時,就經常以威迫利誘的方式讓猶太人來管理其他猶太人。而作為「施害者」的德國人,也有不少是害怕自己也會落得猶太人的下場,便跟著其他人一起排斥猶太人,凸顯自己是純正日耳曼人,跟猶太人不同。這跟校園欺凌也很相似,施暴施得最厲害的往往是對自己在同濟間的位置最缺乏安全感的,而欺凌的系統一旦建立起來,我們往往可以發現班級內其實人人都擔心自己會否成為下一個目標,但卻沒有人願意中止這個惡性循環。

父權社會也是如此,男男女女為了不成為這個系統的欺凌目標(「那型」、「雞」、「bitch」),就爭相擁抱起這套價值起來,久而久之也就內化了這套價值,讓這套文化塑造了自己的口味、興趣、思維習慣、性格,卻自以為「男人/女人就係咁」。我知道有些人會否定他們的「個人選擇」跟父權意識有什麼關係,但他們可能已經忘記了小時候父母老師是如何跟他們說「男孩子不要哭,男孩子哭醜怪怪會比女孩子笑」、「女孩子斯文一點,女孩子粗魯就找不到老公囉」。其實難保這個社會原本並非每個男生都只喜歡一種女生,也並非每個女生都只喜歡一種男生,而父權體系把我們的口味都窄化了,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內化了壓迫我們的價值觀,把生活方式的多元性給謀殺了。

廣告

我也曾經為了融入「主流社會」,刻意去認同主流價值,以取悅身邊的男男女女。不只是性別意識,有時還要掩飾自己對原則的堅持,用講錢講手段的方式跟別人溝通。有時不這樣做,就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坐在一旁就感覺自己完全是個 outsider ,所以我很明白為什麼很多年青時特立獨行的人,進入社會後就慢慢不得不開始被主流價值觀同化,不但是孤獨的感覺難受,也因為做事不同讀書,跟人合作就得圓滑,能把原則堅持到底的人,大概是家裡有錢,或是找到了非主流維生方式的少數幸運兒。但同情歸同情,這種千人一面地擁抱「主流」的傾向,也是很危險的,尤其是現在的香港常常動不動就批評別人「離地」,很多人爭相標榜自己粗鄙,因為粗鄙才是貼近主流,不故作高尚,不居高臨下,不作狀。有女生出來選學生會、搞社運的話,好像不講句「精服佢」、「博出位」就違反了社會潛規則似的,會被歸類為「離地左膠」似的。

講了這麼多,其實我不是要干預別人的「個人口味」,而是說,你仍然可以選擇一個自願給你待在廚房的「賢妻」,但不要排斥其他作風開放的男女,不要追逐那些侵犯隱私的桃色新聞,不要向那些跟你有不同生活方式的人作道德審判,不要給小孩子灌輸自己的觀念,要「像個男孩子」還是要「像個女孩子」,請讓他們自己選擇。如果生活的圈子太保守,沒有溝通餘地的話,那就保持沉默吧。的確,過於陶醉於孤獨是一種虛妄,但過份陶醉於群眾也無不是同樣的虛妄。我知道這並不容易,互勉之。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現題為立場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