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兩部奧斯卡得獎片:《神奇女郎》和《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2018/3/8 — 9:51

今屆奧斯卡主要項目的得獎片,香港都映過了,多數現仍續映。

智利片《神奇女郎 (A Fantastic Woman) 》已在上月開映,很冷門。最近得到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後,放映場數也很少,但當然值得談談。

《神奇女郎》描述一個跨性別「女郎」的經歷,去年已在歐洲和拉丁美洲得獎不少。跨性別 transgender 人士範圍複雜,包括變性人,雙性人,想做女人的男人,想做男人的女人,以及本地俗稱的「人妖」。這部智利片好在沒有標奇立異,更沒有賣弄色情,而拍得平實,主演的丹妮艾娜維嘉 Daniela Vega 尤其演得真切。

廣告

片中年輕「女郎」是餐廰侍應,晚上兼職夜總會歌女,她原屬男身,未完成變性程序,證件仍是男性。與她相戀同居的中年中產男士忽然死亡,她不但傷心,還被死者的妻兒痛恨,不滿「人妖」弄到他們家破親亡。她落難吃虧的情景,編導列里奧 Sabastian Lelio 拍得細緻而不過火,片中也有一些人同情她。最重要是她認為自已是女子,自主自決,面對逆境毫不氣餒。死者留下一條「神秘」鎖匙,也帶來懸疑之謎。

《神奇女郎》拍得不錯,但不算傑出。最可觀是「女主角」丹妮艾娜維嘉,本身就是跨性別人士,原名丹尼維嘉,還受過女聲唱歌劇名曲的訓練。全片就靠她支撐起來,後尾登上高雅音樂廰大展歌藝。

廣告

今年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另四部影片,我未看到黎巴嫰的《侮辱》和俄羅斯的《無愛》,看過匈牙利片《夢鹿情緣》和瑞典片《方寸見人心》。其實《神奇女郎》不及後兩部優異,而勝在演得真切。

說起來,銀幕上跨性別題材不算新奇,《蝴蝶君》就是一例。近年《丹麥女孩》描述男畫家想做女人,成為全球接受變性手術的先例之一。其他男扮女,女扮男的影片早已很多。《哭泣的遊戲》那個迷人美女原來是男身,真是樸朔迷離。艾慕杜華《我的華麗皮囊》更是非常奇情的變性報仇片。十多年前泰國喜劇《人妖打排球》,在香港很受歡迎。

至於得到今屆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獎的《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Call Me by Your Name) 》,故事發生於數十年前意大利,一個書香世家的少男,愛上高大威猛的美國俊男,發生同性戀關係。少男同時又和少女拍拖上床,但他真愛的是那個俊男。

此片改編美籍埃及裔猶太學者安德烈阿司曼的小說,老牌文藝片名家占士艾華利編劇。最好看是意大利別墅、鄉野和古色古香的小鎮景物,以及悠閒的懷舊風味。可是同性戀拍得拖泥帶水,又太作狀扮文藝。意大利導演瓜丹連奴 Luca Guadagnino 一向扮嘢賣弄,今次故作典雅含蓄,其實非常造作,而且越拖越長,越拍越別扭。曾經盛產大師的意大利,現在是否只得扮嘢的導演呢?

我認為《神奇女郎》雖非神奇,好在真切,勝過花假的《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得最佳原作劇本獎的《訪・嚇》就更離譜,早已談過,這部黑人片把白人妖魔化,成為另一極端的種族主義,不值得恭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