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孔子(十五)

2016/4/18 — 10:53

2010年上映的孔子電影,周潤發演孔子一角。

2010年上映的孔子電影,周潤發演孔子一角。

孔子是個歷史人物,意味著他活在一個特定的時代,他所做的、所說的,和那個時代的處境、遭遇分不開來。也意味著他一生經歷不同時期、不同狀況,他所做的、所說的,必然是因應這些不同時期不同狀況而發的。孔子本來就沒打算要讓他說的每一句話都被當作普遍的真理來看待。他真正了不起的地方,在於不同時期、不同狀況下說了那麼多話,而背後依循著一套我們可以推斷、可以理解、也可以認同的道理與原則。

孔子的一生,並不順遂,他選了一條「少有人跡」的道路。三十歲之前,未曾在魯國有什麼可稱道的成就,三十歲突破性地成了第一個「老師」,然後到將近五十歲才出仕,從中都宰、司空到大司寇,但也沒有幾年他就開始「周遊列國」,東奔西走,偶爾才遇到願意收留他、聽聽他意見的國君,其他時間都在路上顛沛流離。十四年後回到魯國,因為學生愈來愈有名了,藉此得有較為安穩的生活,但又遭遇了兒子和重要弟子的死亡打擊。

孔子死後,靠著子貢、子夏、曾子、有若這幾個弟子的努力投入,『論語』編成了,又快速地流傳了,奠定「儒家」的地位。「儒家」就是「孔門」,而且隨著「儒家」的壯大,甚至進一步把原本「王官學」中的傳統內容都變成了「儒家」的景點和教訓了。

廣告

孔子生活多艱,但在『論語』裡卻留下了許多他「樂」的記錄。宋代大儒周敦頤當年教程灝、程頤兩兄弟時,其中一個重要的啟示,就是要他們「詢仲尼顏淵樂處所樂何事」,看看孔子、顏淵在樂什麼,因何而樂?

『論語』全書第一段話,是:「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三句中,有兩句直接說「樂」,學與習是「樂」,難得一見的朋友來,是「樂」。第三句,事實上也在說「樂」,只是換了方向說,告訴弟子要做個君子,就要修養自己別老覺得懷才不遇,別浪費時間和力氣怨怒別人不了解你。

廣告

另外『論語.述而』中有:「葉公問孔子於子路,子路不對。子曰:『女奚不曰,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葉公私下問子路:孔子究竟是個怎樣的人?子路不知該如何回答。孔子知道了,就跟子路說,你應該告訴他,你這個老師當他專注於一件事的時候,他會連該吃飯了都會忘掉,整個人投入其中,當然更忘掉了所有憂慮,連自己老了都可以一併忘了。這一年,孔子六十三歲,是真的老了,但他仍然維持著「不知老之將近」的活潑態度。

他在樂什麼?如果能夠了解「子之樂」,我們就能進入那樣一個特別的內在世界。『論語.公治長』:「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子貢特別指出,孔子不太說「性」與「天道」。這是什麼?在先秦思想概念中,「性」指的是人的天賦,與生俱來的部分;「天道」指的是人力所無法控制、無法扭轉的局勢。

為什麼孔子不談「性」與「天道」?因為那不再我們個人努力與改造範圍內,而孔子在意的,尤其是他的教育關注的,是人如何改造自我,如何讓自己變成一個更好的、更豐富的人。「性」是你改變不了的,「天道」是你控制不了的,人只能被動地接受「性」和「天道」,對孔子來說,這兩樣東西就和教育、修養、自我精進完成無關,不管這兩個觀念在那個時代多麼流行,就都不在他的關心範圍內。

孔子之樂,樂於知道自己是誰、知道自己能做什麼、知道自己做了能做且應該做的事。孔子如何稱讚顏淵?孔子特別稱許他「不貳過」,犯過的錯誤不會再犯第二遍。「不貳過」算得上了不起的成就嗎?從孔子的根本價值上看,很了不起,也很重要。我們會因為無知而犯錯,會因為外在環境的影響而犯錯,沒有人不犯錯,但關鍵重點在,一旦你知道這是錯的,你自己認定這是不該發生的,你能夠讓自己「不貳過」嗎?

第一次犯錯,往往有我們自己無法控制的因素,然而一旦知其為「錯」,卻還「貳過」,那就徹徹底底是個人的責任了。在孔子的理念中,分辨什麼是「人」的責人很重要。有「天」、有「人」,「天」比「人」大,「天」是外在的力量,不會因我們主觀意志與努力而改變的,「人」則是我們自己可以控制、可以做到的。孔子念茲在茲要分辨出「人」的部分,也就是我們沒有藉口推給別人、推給環境的責任。

孔子說:「知其不可而為之」,為什麼要這樣,明明知道做不成,還是得去做?「知其不可」是外在環境,是別人,是所有你控制不了的因素,阻礙、甚至取消了你個人擁有的那一點點力量。但因為這樣,知道「不可」,我們就放棄不做了嗎?孔子說:不行,這是兩回事,做自己認定該做的事,用自己相信的準則做人,是我們身為一個人的根本,關係的是自己的責任,其本身是目的,不單是為了換來什麼樣結果的手段。因此,就算明知換不來那樣的結果,我還是不能不為了對自己交代而去做對的事。

『論語.述而』:「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仁」有那麼簡單,我要「仁」,「仁」就在這裡?這話什麼意思?孔子這句話的關鍵,在「欲」字。窮究到底,在人生中,有什麼是我們自己可以完全、徹底控制,不需要依賴任何外在條件配合的嗎?換個方式說,有什麼是自我的絕對責任,完全、徹底規避不了、找不出任何推諉藉口的嗎?

有,那就是「欲」,就是自己發心動念要做對的事,要遵照原則道理活著的意志。這純粹你自己就能做到,而且誰也影響不了你,誰也沒辦法進到你內心將這個「欲」給奪走。到了後來,孟子的說法就是:「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再大的軍力,沒有辦法保證一定會贏,不可能絕對保護指揮官不被擄走,但相對的,任何一個人內在意志,比有三軍保護的指揮官更穩固,誰能進到你心中奪走你的意志呢?

誰也阻止不了你做個有原則的人,下定決心做對的事,或下定決心「不貳過」,絕對不犯已經明白了的錯誤。一個人立意要行「仁」,要以「仁」的原則待人接物,其「仁」能帶來什麼樣的效果,很大一部份不在自己控制之內,但請記得:決心行「仁」,「我欲仁」這件事卻完全不甘別人的事,只和你自己有關,這份「仁心」是絕對屬於你自己的。

 

作者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