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孔子(三)

2016/4/4 — 18:24

孔子三十歲時,確立成為一個老師。千萬別小看這件事,別以為三十歲當老師,有什麼了不起的。從歷史的角度看,這件事再了不起、再重要不過。

傳統上尊稱孔子為「至聖先師」,「先師」的本意,就是「第一個老師」、「最早出現的老師」,而這樣的稱號,不同於「至聖」,是有明確歷史根據的,不是誇張浮泛的推崇。

在孔子之前,有教育,但沒有專職的老師。一直到春秋時期,都是貴族教育,貴族教育在貴族的系譜網絡中進行。前代的貴族將自己受過的訓練,不管是禮樂射御書數或詩書易禮樂春秋,傳給同屬貴族身分的下一代。這是封建宗法體制的一環。貴族教育是封閉的、壟斷的,內在於這套體制的人才能受教育,也是內在於這套體制的人才有辦法提供訓練傳承。

廣告

有資格教的人,教給有資格學的人,而這中間的資格,是以血緣身分來定義的。所以到了戰國的文獻中,我們都還能看到「父兄不能以移子弟」這樣的套語反覆出現,顯然是從過去普遍都由「父兄」來教「子弟」的教育習慣而來的。

孔子和他所教的人,沒有血緣關係。孔子的許多學生,甚至在原本的封建秩序中,不具備可以接受這套貴族教育的合格身分。孔子開創的角色,事實上是破壞封建秩序的,或者換一個角度看,正是在封建秩序動搖的春秋時期,才給了孔子這樣一個空間,違背了舊體制規範,將原本封閉、壟斷的貴族教育內容,拿出來「有教無類」提供給更多的人。而這些無法從父兄親族紐帶中獲取教育訓練的人,跟隨孔子,成了他的「弟子」、「門人」。

廣告

孔子立志於普及貴族教育,他不只成為第一個老師,而且從一開始就將老師這個身分、這個工作,建立為一份理想。原先只能在貴族間流傳的知識與技能,孔子拿來開放給所有的人。必須要有內在強大的叛逆性,才可能創造如此激烈的變革。

他實質上叛逆了西周體制最核心的原則。周人的傳統以血緣判別為前提,一切都先問出身、親族關係,怎樣的出身決定你有怎樣的地位,怎樣的親族關係決定逆和別人該如何彼此對待。孔子最崇拜的,是周公;他念茲在茲的理想,是恢復「周禮」,周公制定的社會秩序,所以他努力地將自己所知道的、所能掌握的「禮」教給弟子們。然而這樣的工作,有著內在的根本矛盾──很簡單,如果真的能逆轉時間,回到周公的時代、周公的制度,那麼首先被取消,不存在、不能存在的,就是孔子這種「老師」的角色。

「禮」的根本,和孔子的「有教無類」就是牴觸的。「禮」的開端,就是分類,判別宗法中的身分位置,由此規範人的行為。傳統的「周禮」,是先確定了「類」才能「教」,只有確定屬於貴族這類的人,才有資格受教。

孔子聽到子路的志願時,笑笑了,治理國家的關鍵在「禮」,子路自己如此大剌剌不節制,要如何讓一國知「禮」呢?不過換個角度,同樣的矛盾不也發生在孔子自己身上?我們也可以「哂之」,欸,孔先生,你的志願是復興「禮」,但你自己不也大剌剌不節制地破壞了封建宗法的原則,「禮」的基礎嗎?

在封建宗法中,沒有「老師」存在的空間。幸好孔子不可能真正實現他的理想,那個時代不允許他實現理想,在那個環境中,他創造的新角色,他帶來的創造性破壞,才更能適應新時代的需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