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孔子(八)

2016/4/11 — 9:47

魯定公五年,西元前五0五年,發生了季氏家的大夫陽貨挾持季桓子的事件。『論語.陽貨』:「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這是『論語』中很重要的一段記錄,因為記的是發生在孔子身上的糗事,連這樣的事『論語』都忠實記載,無所避忌,可見『論語』所反映出的孔子,確切可信。

陽貨據占了季氏的大權,就想找孔子幫忙,孔子知道他的用意,不願見他。陽貨利用孔子「知禮」、守禮的個性,就送了大禮給孔子,依禮孔子非得回拜致謝不可。於是孔子就耍詐,故意挑了明知陽貨不在的時候去回拜,還是避開不和陽貨見面。然而多倒楣啊,偏偏就在路上遇到了陽貨。

陽貨是地位比孔子高的大夫,『論語』裡也忠實紀錄了他對孔子不太客氣的態度:「來,我有話要跟你說。」說什麼呢?「一個擁有能力的人,不把能力拿出來,卻坐視邦國迷失方向,這樣算是有仁心的人嗎?」孔子乖乖地回答:「不可以這樣。」陽貨又問:「平常積極任事,卻老是不懂得如何把握時機,時機在眼前確任其失去,這樣算是有智慧的人嗎?」孔子也乖乖地回答:「不可以這樣。」陽或再說:「時機稍縱即逝,歲月不會停下來等人的!」孔子回應:「好,我會來幫你做事的。」

廣告

陽貨為什麼找上孔子?因為孔子名聲在外,不只是他有能力、身邊圍著一群也有能力的弟子,更重要的,是他長期反對「三家」,所以陽貨要拉攏孔子對付季桓子。

孔子在路上迫於情勢,不得不敷衍答應陽貨,但一直到兩年後「三家」集結反撲趕走了陽貨,他都沒有真正「出」。靠著另外兩家,孟孫氏與叔孫氏的協助,季桓子擺脫了陽貨,但接著輪到叔孫氏家出現了強勢大夫公山弗擾,公山弗擾權力上升威脅叔孫家的過程中,也找上了孔子。孔子一度動心,被子路強烈質疑,所以才留下了「吾其為東周」的解釋。

廣告

孔子與子路的師生對話,清楚顯示了局勢對孔子的考驗。站在「禮」的立場,他痛恨「三家」囂張地僭越魯國君應有的地位與權力,樂於見到「三家」受到打擊。然而能夠打擊「三家」的力量,卻不是來自有為的魯國君,而是有樣學樣的大夫們,他們用世卿對待國君的模式,來對待世卿,以下犯上僭越「三家」的地位與權力。看得近一點,陽貨或公山弗擾都能夠削弱「三家」,也就都有助於讓魯國君免於受「三家」控制;但看遠一點,這些人和「三家」不都是同一種人,都是「禮」的破壞者?

幫還是不幫?要不要參加陽貨或公山弗擾的陣營?不是那麼容易的決定,『論語』的記錄表明了孔子的猶豫與掙扎。

發表意見